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张济的狡猾
    张绣听到这里,惊出了一头冷汗,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有些飘了,这次有些想当然了,狂傲嫉妒之心有些冲昏了自己的头脑。姜看来还是老的辣,叔父能这么快便从诱惑中清醒过来,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

    张绣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心悦诚服的说道:“叔父明察秋毫,孩儿不如,那依叔父来看,我们要如何做呢?”

    张济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突然睁开眼睛,张绣见张济睁开眼睛,知道他拿定了主意,连忙摆出一幅洗耳恭听之色。张济看向张绣,朗声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兵不动,示之以诚!”

    按兵不动?示之以诚?想了半天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还按兵不动,特么的一动不动是王八!我们都在武关下一动不动装王八快半个月了,还没有诚意?

    张绣听到叔父想了半天就想了这么一个好主意,心里一阵吐槽,然后无奈的一叹,说道:“叔父,我军若是按兵不动,那断粮之危如何解决呢?”

    张济听到张绣所问,哈哈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这事简单,我军虽然缺粮,但是南阳之地钱粮充足,武关座做为军事要地,肯定囤积了很多粮草,你直接派人向武关要粮草就可以了。”

    张绣听到张济让自己派人向武关要粮食,心里也是一懵。向武关要粮食?这也算是方法?这也算此事简单?你真是我亲叔叔啊,不带这么坑侄子的啊?找武关要粮食,我要人家就给啊,我脸有那么大呢?

    张绣被张济如此轻描描淡写的一句话说的懵了,心里充满了疑问,疑惑的看着张济,问道:“派人向武关要粮?可是他们会给我们粮草么?”

    张济听到张绣所问,淡定的一笑,接着说道:“天子在华阴之时,曾经吟诗作赋赞扬我西凉军守卫边疆之功,更是说过西凉军祸乱洛阳之罪,只追究董卓,李榷和郭汜三人的罪过,其余西凉军则全部免罪。”

    “天下麾下杨奉、徐晃等将领都是出身于西凉军中,天子都给予了信任和重用。贾诩更是鼓动李榷和郭汜造反的罪魁祸首,天子也丝毫不怪罪,以之为大军军师,授予军政大权,由此可见天子的心胸气度,赦免西凉军之事并非说说而已。”

    “贾诩智谋超群暂且不提,天子连杨奉、徐晃这等无名之辈,都给予了重用,我相信天子不会对我们置之不理的。我们叔侄乃是西凉军重将,威名卓著,难道连杨奉、徐晃之辈都不如吗?”

    “天子应该真如文聘所说确实不在宛城,但是宛城接到消息肯定会快速通知天子的,算算时间应该快有消息传来了。我们乃是天子入主南阳之后,第一批前来投效的人,乃是为天下人做出了表率。”

    “我军若是在武关城下,因为断粮而另走他处,哼哼,那天子的脸……。好了,你尽管去武关要粮便可,就算天子不在宛城,那文聘也不敢不善待我们,一定不敢看着我军断粮的。”

    张绣听到张济所说,也是回过味儿来了,自己以前只想着夺取南阳,再找一个地盘扎根,没用心思想别的。现在听到叔父所说,真是茅塞顿开,自己乃是天子千金买马骨的马骨,文聘定不敢看着自己大军走投无路。

    张绣虽然放下心来了,但是觉得还是应该做两手准备,对张绣恭敬的一拜,说道:“叔父一番话说的孩儿真是茅塞顿开,侄儿这便去武关找文聘要粮草。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文聘若是万一不给我们粮草,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张济听到张绣所问,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猛的起身,拔出腰间宝剑,插到身前的桌案上,冷声说道:“若是那文聘连这般形势都看不出来,充其量他也就是个酒囊饭袋之辈了。那这南阳之地就是我们叔侄的再次发家之地,到时我们就直接发兵袭取武关,直扑宛城,活捉天子重演董相国旧事!”

    若是文聘给粮草,说明他不是草包,自己虽然不能攻打武关。但是自己有了粮草,也就有了活路,顺势投效天子便可。若是文聘不给粮草,说明他就是个酒囊饭袋,天子用一个酒囊饭袋把守命脉之地,那天子应该也没什么大才,应该就是一时运气占领了南阳了,自己就可以取而代之。

    高,真高,姜果然是老的辣,叔父这一手玩的真是溜!张绣听完张济所言,便拜别道:“叔父的意思,孩儿明白了,我这就亲自带人去武关,好好的会一会这个文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