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张绣的懵逼
    文聘想到此处,便忍住了心里的不爽,就当没有听出张绣的言外之意,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张将军此言差矣,将军可是见外了啊!你和张老将军乃是前来投效陛下的,陛下仁义,必会接纳你和张老将军。你我二人马上就同在陛下麾下为将了,以后免不了要互相扶持,大家都是自家人,还说什么借不借的呢?”

    我擦,真的假的啊,这文聘竟然这么好说话,这么痛快就把粮草给自己了?张绣见文聘这么爽快,心中虽然高兴不已,但是也对文聘轻视了几分,哼,这文聘也不过如此,自己大军压境之下,谅他也不敢不给自己粮草。张绣嘴里轻笑几声,接着说道:“哈哈哈,文将军说的对,确实是张某说错了,那不知文将军能给我多少粮草,何时能给我呢?”

    文聘早就有了让张济大军粮草耗光的想法,现在知道了张绣和张济军中还有存粮,当然不会现在就给张绣粮草用来资敌了,但是也不能不给张绣希望,以免直接逼走和逼反张济大军。

    文聘故作姿态的苦笑几声,满怀愧疚的说道:“哎,张将军来的不是时候啊,现在为了加固武关,文某便征调了一些民夫,现在武关的粮草已经所剩不多了。不过我已经向南乡个城征调粮草了,这几日便会送来了,还请张将军再勉力维持几日,等南乡各城的粮草运来,我一定第一时间给将军送去。”

    张绣听到文聘竟然说武关现在没有粮草了,还是因为加固武关征调民夫把粮草吃光了,顿时有些懵逼,靠,武关都没粮草了,你刚才说的那么爽快干嘛,答应的那么痛快干嘛,逗小爷玩呢?你丫的没有粮草,谁特么的跟你是自己人啊!

    张绣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之色,刚要作势将心中怒火发作出来,又听到文聘说到已经在南乡各城征调粮草了,马上就快送来了,便又生生的将心中怒气忍住了,勉强的笑着说道:“既然武关也缺粮,张某也就不难为文将军了。那不知将军征调南乡各城的粮草到底何时能到呢,还请将军给我一个确切的日期,我回应之后也好给叔父和军中诸将一个交代。”

    西凉军嚣张跋扈,张绣也是狂傲不羁,自己先前戏耍与他,这张绣竟然为了粮草生生忍住了怒气,能让张绣作出如此表现,想来张济军中就算有些余粮,恐怕也所剩不多了。文聘沉吟片刻,便笑着回道:“哈哈哈,这是应该的,咱怎么也得让将军回应之后能有所交代。将军不必过于担忧,南乡各城的粮草三日之内肯定能到达武关,到时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张将军。”

    粮草没有到手,自己还有求与文聘,是有气也不能对他洒,委屈只能自己忍,现在得到了文聘的准话,张绣便也不打算继续在武关继续受气了,听到文聘说玩,便向文聘拱手一拜,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先回营复命了。三日之后,张某在大营等候将军的好消息!”

    文聘也对张绣拱手一拜,笑呵呵的说道:“那就有劳张将军了,三日之后,南乡各城的粮草一到,我便第一时间派人通知张将军!”张绣见文聘说完,便冷着脸打马转身回到军阵,也不说话,长枪一挥,便率领五百西凉精骑绝尘而去。

    文聘见张绣领军退走,便也率军返回城中,吴疆见文聘回城,便连忙走下城投前来迎接,文聘见此对吴疆点了点头,然后将武关防务交给其他将领,令其不可懈怠严加防范,若西凉军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前来通报自己。文聘交代完武关防务,便又带着吴疆返回将军府之中。

    吴疆在城头之上只能看到文聘和张绣交谈,但是听不到两人再谈什么,只是见张绣好像是生气的退走了。文聘有意要栽培吴疆,便将城外发生之事和吴疆说了一遍,吴疆听到张绣如此嚣张跋扈,心里也是十分不爽,“哼,西凉军落到了如此地步,怎么还敢如此嚣张跋扈?也就是陛下仁慈宽厚,否则天下哪里还有西凉军的立身之地!哎,西凉军如此嚣张跋扈,陛下怎么还……”

    文聘心里也有怨气,听到吴疆抱怨西凉军便也没有动声色,现在听到武将居然质疑陛下的决定,猛地睁大双眼,怒斥道:“闭嘴!陛下雄才大略,岂是你能妄议的!”吴疆听到文聘的呵斥,也是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连忙跪倒在地,说道:“将军赎罪,末将失言了!”

    吴疆是文聘的心腹重将,文聘当然不可能因为吴疆非议刘协的一句话,就将吴疆治罪了,又瞪了他一眼,说道:“起来吧!现在不比以往,以后说话多动动脑子,不然的话,本将迟早也得让你连累了!”吴疆听到文聘所言,连忙拜谢几声,便站了起来。

    吴疆知道自己此前失言,便转移话题道:“武关关城之中,粮草还有很多,将军为什么要三日之后才给张绣粮草呢?”文聘见吴疆终于说到了重点,也就不再计较先前之事,解释的说道:“我观张绣神色,就算张济大营之中还有些余粮,恐怕也所剩不多了。我们不能逼走或者逼反张济的大军,必须给张济和张绣希望,三天时间不长也不短,张济和张绣才有耐性能等下去。”

    文聘说到此处,看向无疆接着说道:“至于我为什么选定的一定是三天时间,确实还有另一层泳衣,你自己来想想。”文聘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在说话,吴疆知道这是将军在考验自己,便低头开始思考起来。

    将军既然如此说了,那么将军肯定还有别的深意,那么将军为什么选择三天之后呢?三天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大事呢?吴疆便想着这个问题,便开始回想起最近的军报来,吴疆慢慢回想着,突然眼前一亮,欣喜地说道:“将军,末将想到了!末将想到将军为什么要三日之后才会给张绣粮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