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张济的狡猾
    张济本来骂着文聘,心里正爽,已经快把张绣的事给忘了,现在听到张绣又嘚瑟了起来,顿时气急,都什么时候了,还特么的起兵攻关,这傻缺孩子真的是自己教出来的,不是别人冒名顶替的?张济心中质疑着自己的眼光,心中气极反而笑了起来。张济嘴角带着几分冷笑,冷着说道:“起兵攻关?好啊,本将现在就兵发武关!张绣,这次就由你统领一万大军为前军,替本将拿下武关可好?”

    张绣听到自己百般劝说之下,叔父终于答应出兵了,心中大喜,连忙起身拜道:“末将领命,末将愿意率领……”张绣说到这里顿时有些卡词了,起先听到叔父要发兵攻城,只顾着高兴了,没注意看张济的脸色,也没细想张济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拜倒之后,越看张济的脸色越感觉不对,再想想张济刚才说让自己领兵一万攻下武关,顿时有些傻眼了。

    之前没有看到武关的防备和文聘的本事,张绣心里对武关还有一些轻视之意,觉得凭借西凉军的精锐,自己可以一鼓而下拿下武关,但是去过武关还被文聘耍了一次之后,张绣对于武关已经有了新的认识,让自己率军一万前去攻打武关,这是让自己去送人头啊,张绣话说到此,顿时停了下来,躲躲闪闪的不敢接着说下去。

    张济见张绣不说话了,看来张绣还没有自大到完全看不清形势,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张济的脸色也是有些缓和了下来。但是张济心里还是有气,继续嘲讽着说道:“嗯?怎么不说话了?你愿意,你愿意什么啊?大军粮草还够五日饱食,五日之内你可能攻下武关?”

    张绣听到张济所言,顿时脸红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畏畏缩缩的说道:“叔父,孩儿,……,看过武关防备情况之后,孩儿五日之内攻不下武关。”张济冷哼一声,说道:“哼!还五日之内你攻不下武关,恐怕你根本就攻不下武关吧?”

    张绣也不敢再次惹张济生气,见此连忙再次一拜,说道:“叔父英明,孩儿确实难以攻下武关,孩儿知错,请叔父责罚!”张济见张绣已经知错了,便也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张绣站了起来。张绣经过张济的一顿冷嘲热讽,这时头脑已经完全冷静了过来。

    张绣站起来沉吟了一会,想想现在的情况确实很不乐观,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便站起来轻声问道:“文聘虽然答应三日之后会给我们消息,但是我军现在只有五日存粮,若是真的等到三日之后,恐怕就为时已晚了,到时就只能任文聘宰割了,不知叔父到底有何打算?”

    张济听到张绣所问,心里哀叹一声,都到这时候了,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自己现在除了投效陛下,还有什么出路呢?现在军中存粮虽然勉强能维持七天,就时间来看,自己还有腾挪辗转的余地,可以去投靠别人。但是关中群雄哪个不是虎狼之辈,自己前去相投就能有好下场么,恐怕更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就天子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天子还是有些仁义之心的,而且自己作为第一批投效天子的人,天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苛待自己,最多只会夺了自己的军权,然后找一个高位将自己高高挂起来,做给天下豪杰看罢了。但是陛下大业初创,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就算自己没有了机会,自己的侄儿张绣,陛下肯定会用的,自己张家还是有出头之日的!

    自己现在投奔天子乃是雪中送炭,就算天子暂时对自己有些疑心,但是自己只要诚心辅佐陛下,又有自己在朝中为质,自己的侄儿一定有领兵的机会。天子现在占据南阳之地,占据大义之名,又有良臣猛将相辅,天下豪杰定会闻风来投,陛下未必没有中兴汉室的机会。到时自己和侄儿一个在朝中为官,一个在军中为将,自己张氏大兴之日指日可待!

    张济虽然心里想好了退路,但是还是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一搏的机会,毕竟投效天子,是将期望建立在别人的身上,不在掌握之中。而若是自己还有奋力一博的机会,能占据南阳,手握天子,到那时打的可是自己张家的天下,建的乃是自己张氏的江山,若是不试一试、看一看自己还有没有最后一搏的机会,自己是真的心有不甘啊!

    张济此时心中已经想好了退路,心里也就安稳了下来,静声说道:“嗯,绣儿莫慌,我心里已经有了对策。就等到三日之后,看看那文聘如何施为,我们再随机应变吧。”张济说完之后,便闭上眼睛不在说话。张绣见此,知道叔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哎,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张绣便也不再多说,拜别张济之后,便退出张济大帐,回到自己大营之中。

    时间悠悠转瞬便逝,三天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按照日期今天就是杨奉前来武关的日子了。大军失期乃是重罪,想必杨奉就算有护驾大功,也不敢轻易误了军期。今天的日子和杨奉大军事关自己今日大事,所以文聘一早便派出探马开始打探杨奉大军的下落。

    文聘和吴疆正在焦急等待之时,探马忽然来报,杨奉大军已经到了关外十里之处,文聘听到探马禀报,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站起身来说道:“杨将军对陛下有护驾大功,乃是陛下的心腹重将,现在被陛下派来镇守武关。我们与杨将军两军之间,以后免不了要打交道,众将跟我一起迎一迎吧!”

    众将听到文聘所说,也知道杨奉受陛下信重,自己现在得罪不起,而且西凉军一向嚣张跋扈,也不知道这杨奉性情去如何?自己现在也只能礼多人不怪了,便也都唉声叹气的跟着站起身来,跟随文聘向关外走了出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