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杨奉上钩
    自从陛下到了南阳之后,接连提拔了很多荆襄俊杰,虽然朝中势力还是自己西凉一系占优,但是已经有些人少势弱之危了。杨奉虽然是在李傕麾下为将,但是早就听说过张济和张绣的威名,对他们二人的能力知之甚晓。听到张济和张绣前来投效天子的消息,自己西凉一脉马上又能添两员重将,杨奉心中自然是是十分高兴。

    杨奉率军前来武关的途中,便一直在派出探马、打探张济、张绣二人的行踪,看看能不能在途中相遇,相商一下朝中大局。可是杨奉一路行来,竟然没有打探到一点张济、张绣二人的行踪,杨奉心中对此事十分疑惑,不知道张绣二人是走别的路前往的宛城跟自己错过了,还是他们还没进关另投他处了。

    现在正主就在眼前,杨奉跟文聘一番客套之后,心中惦记着此事,终于是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文大人,杨某有一事不明,能否请大人解惑?”文聘见杨奉先前还跟自己称兄道弟,吹天吹地,突然这么正经起来,便猜到杨奉要说的事肯定非比寻常,便也正了正神色,肃声说道:“杨将军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文某一定尽力为将军解惑!”

    杨奉见文聘重视起来,接着说道:“张济和张绣叔侄前来投效陛下,陛下召二人前去宛城觐见。杨某一路行来,确是没有见到他们二人的行踪,所以心中有些疑惑,不知张济和张绣叔侄二人是否入关了呢?可是我在路上和他们二人错过了?”

    文聘见杨奉所问之事,正视自己要说的事,便也踏下心来,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正要和将军商谈此事,没想到倒是将军先问起来了。张济和张绣叔侄现在尚未入关,此时说来话长,我们还是进关再说吧。”

    杨奉听到文聘所说,再想想西凉军的操性和陛下的诏书内容,便猜到肯定张济和张绣二人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了。看看文聘的神色并不紧张,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杨奉心里有了底,也就不那么着急了。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自己还是进城之后安置好大军再说。

    这些小事当然用不到自己亲自出面,杨奉听到文聘所说,便点了点头示意众将前去安排大军入关。文聘见此也给吴疆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前去协调杨奉大军入城。二人安排完毕,杨奉便也笑了笑说道:“哈哈哈,那杨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文大人先请!”

    文聘见杨奉如此客气,便也请杨奉先行,“杨将军以后就是此关之主了,还是请将军先行。”文聘、杨奉二人客套一番便携手进城,文聘带着杨奉前往将军府而去。二人进府之后,文聘便令众将散去,自己带着杨奉到将军书房之中商谈。二人到了书房之后相对而坐,文聘令侍卫端来茶水给杨奉解乏。

    杨奉坐下之后,将桌上茶水一饮而尽,便直直的看向文聘,等着文聘给自己解答心中疑惑。文聘见杨奉这么心急,便也就直奔主题,直言道:“不瞒杨将军,陛下的诏书我还没有发给张济、张绣叔侄,所以他们还不知道陛下召他们入宛城之事。”

    杨奉听到文聘竟然隐藏陛下的诏书没有发出去,心中大惊,这文聘到底有何图谋?杨奉心中思虑多种可能,脸色一阵变幻无常。杨奉慌乱之时,眼角无意看到文聘端坐原地十分镇静。见到文聘如此,杨奉便也冷静了下来,事已至此,只能看文聘接下来如何说了,杨奉便摆出一副洗耳恭听之相,继续看着杨奉。

    文聘原以为听到自己这个答案,杨奉会站起来怒斥质问自己,没想到杨奉这么快便平静下来,文聘见杨奉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也是露出一副敬佩之色。这杨奉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却能护送陛下离开长安,平安出关,果然不是易与之辈。

    文聘对杨奉拱手一拜,然后委婉的接着说道:“将军在西凉军为将多年,对西凉军了解很深,西凉军战力独步天下,所以军中一向有傲视天下之态。张济二人到武关之后,文某对他们二人的秉性也有了一些了解。陛下下诏,令张济和张绣二人将兵马留在关外,孤身入宛城觐见,恐怕张济二人不会轻易答应啊。”

    杨奉听着张绣所说,也是无奈的苦笑几声,自己在西凉军为将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西凉军的操性。西凉军跟随董相国把持朝纲,压制天下诸侯多年,所以西凉军将士一向目中无人,小觑天下英雄。陛下一纸诏书就要张济和张绣放下军队前往宛城,何其难也,所以杨奉对文聘没有下发诏书,也有了几分理解。

    文聘见杨奉露出一丝理解之色,接着说道:“张济叔侄乃是第一批前来投靠人马,天下英豪都看在眼中,陛下给予我便宜行事之权,文某对于此事也不得不慎重考虑。若是下达陛下诏书,张济大军直接出走另投他人,恐怕会对陛下的声誉不利。”

    杨奉见文聘被张济此事烦的如此焦头烂额,言语之间还顾及自己的颜面,再想想自己之前的无端猜想,心中也升起一丝愧疚之意,便开口宽慰道:“哎,此事确实牵扯极大,实在是有劳文大人了。陛下对西凉军的情况也是知之甚晓,一定会理解大人的。文大人操劳日久,可想出了解决之策?若是有需要杨某出力帮忙的地方,还请文大人不要客气,杨某一定全力相助。”

    文聘对杨奉诉苦这么长时间,等的就是杨奉这句话,现在听到杨奉终于上钩了,连忙起身对杨奉一拜,高兴地说道:“多谢杨将军体谅,实不相瞒,文某思虑这么长时间,确实想出了一个解决之策。现在也确实有需要将军帮忙的地方,先前见将军初来乍到,文某还有些不忍说出口,现在听到将军之言,文某也就直说了,还请将军能尽力相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