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拍马屁的意义
    现在正主已经上门,自己也只能见上一见了,不管怎样,先把这一次忽悠过去再说吧。刘协想到这是黄忠第一次正式觐见,自己也不能太过随意了,便令卫士将黄忠带到大堂觐见,自己带着王越便也往大堂走去。

    刘协刚刚在大堂落座,黄忠便被卫士带着走了进来。只见黄忠现在虽然没有甲胃在身,只穿了一件紧袖常服,但是他身上一股威猛彪悍之气勃然而出,令人不敢等闲视之。尤其是黄忠现在知道了自己爱子黄叙病情有救,自己又有了驰骋疆场、与天下英豪争雄的机会,心结已破,身上威严是更加厚重,无敌英姿更是显露无余!

    黄忠jin ru大堂,看到刘协直接拜道:“末将黄忠奉命前来觐见,拜见吾皇万岁!”刘协回礼道:“爱卿平身。”黄忠站起身来,然后便一脸期望的看向刘协。

    刘协知道黄忠所求,但是现在华佗还没有找到,刘协现在不能开始治疗黄叙,也不敢对黄忠说怎么治疗黄叙,毕竟开刀割肠之说太过吓人,华佗有神医光环在身,这些话还是让华佗来说,让人比较容易接受一些。

    饶是刘协的脸皮久经磨练,但是被黄忠那热切的眼神看得久了,也是十分不好意思。刘协尴尬的轻咳一声,勉强提起一丝微笑,对黄忠说道:“将军爱子黄叙身患重病,难以承受颠簸之苦,朕还以为将军要过些时日才能到宛城。没想到将军竟然这么快便到了宛城,将军一行可还顺利,令公子可还无碍吧?”

    黄忠听到陛下这么关心自己的儿子,感激的拱手一拜,说道:“末将代犬子谢过陛下厚恩,水上行舟比陆上行车终究要安稳一些,犬子身体还承受的住,并无大碍,有劳陛下牵挂了。陛下亲自前往临湘为犬子看病,末将唯有效死以报陛下厚恩,如今南阳有事,末将又怎敢在路途之中拖延时间呢?”

    尼玛!张济和张绣的事那都是小事,你的事才是大事好不?他们俩人绑在一块,你不如你一个重要啊!你这么着急干嘛,你在道上多花点时间就是报恩了好不!

    刘协听到黄忠的感恩报国之言,也是一阵无奈,只能激励道:“将军拳拳报国之心,朕甚为感激。若是天下豪杰都能如将军这般忠君报国,天下又怎么会变成如此乱世呢?将军骁勇善战、勇猛无双,朕得将军相助,真乃如虎添翼,大业可期!”

    黄忠听到刘协所说,心中涌现无限豪情,拜道:“愿追随陛下,讨伐诸侯、堪平乱世,唯死而已!”刘协上前将黄忠扶起,一阵抚慰,刘协说完之后,黄忠站起身来,然后继续一脸期待的看着刘协。

    刘协再次看到黄忠这样的眼神,顿时快崩溃了,你要哪样啊!我不搞基的好不好!刘协实在是没了办法,只能给王越使了一个眼神,你自己办事不利,自己的锅自己背,赶紧把黄忠给我搞定了!

    王越在黄忠进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知道黄忠能当得起刘协的称赞,对黄忠已经有了一些兴趣,现在看到刘协的神色,出身先对刘协一拜,说道:“恭喜陛下,再得良将,大业可期!”然后看向黄忠拱手一拜,说道:“刘表老迈守成,荆州军一直声名不显,没想到荆襄之地还有黄将军这样的大将之才,倒是王某有些孤陋寡闻了!”

    黄忠进来之时就感到了王越带来的压力,仿佛能给自己带来生死之危。黄忠自从武艺大成之后,便很少有人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所以黄忠也早就留意到了王越。只是刘协就高坐堂上,黄忠虽然心里好奇这人是谁,但是一直没能发问。

    黄忠虽然一直没有正式出仕,但是胸怀大志、一直关注天下大事,所以对天下成名人物也是如数家珍。现在听到王越说话的口气好像挺牛逼,自称王姓,能在天子身前能佩剑,又跟自己武道修为差不多,黄忠心里对王越的身份隐隐也有了一些猜测。

    刘协见黄忠终于对别的事情有了兴趣,不再死盯着自己了,看到黄忠眼里的疑惑之色,便开口说道:“这位乃是剑师王越,至于王师之能,想必就不用朕多说了吧?两位爱卿都是当世豪杰,现在都在朕麾下效力,以后可要多亲近一些啊。”

    黄忠听到刘协所说,此人正如自己所想乃是剑师王越,连忙拱手一拜,正颜说道:“王剑师当年为了我大汉百姓,以不到弱冠之龄,便匹马入贺兰山。单骑独剑踏平贺兰山三十六寨,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诸羌无人敢当剑师锋芒。现在黄某想想剑师当年风采,便觉令人神往,今日能得一见,实在幸甚!幸甚!”

    要知道拍马屁也得看是谁拍的,也是要讲究身份的,以王越的声望,要是一个无名小卒拍他的马匹,他理都不会理一下。但是王越知道黄忠的本事不下于自己,现在听到黄忠说起自己最自豪之事,心中的滋味当然也是不一样的。王越被黄忠夸得心里美滋滋的,再想想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能救黄忠爱子性命的华佗,心里也有了一些愧疚之意。

    王越略带愧疚之色的向黄忠拱拱手,略带歉意的说道:“黄将军厚赞了,为我大汉百姓出力,不过本分而已,区区薄名、何足挂齿!说起来还是王某对不住黄将军啊,陛下令我寻找救治将军爱子病情的神医华佗,王某却一直没能找到华神医的行踪,现在听到将军之言,实在是令某汗颜啊!”

    本来刘协看着王越跟黄忠聊得挺好,黄忠也不死盯着黄叙病情的事了。现在听到王越竟然自己又拐回来,提起来华佗的事了,顿时无语了。尼玛,让你转移话题,现在你自己又提起来了,要搞什么飞机啊!人家拍一个马屁,你就特么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