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办法都是逼出来的
    王越这话说完,瞬间也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连忙偷偷地瞄了刘协一眼,果然看到刘协狠狠地瞪着自己。王越一阵心虚,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黄忠听到王越所说,现在还没有华佗的线索,再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顿时没心情再跟王越吹牛逼了,转过头继续看着刘协。

    刘协被黄忠看得也是无奈了,这不怪我好吧,谁让你特么的回来这么快啊!既然王越已经说了,自己也就直说的得了,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你还能咋地!刘协想到此,便也直接说道:“哎,确实如王师所说,现在还没有打探到华神医的下落,朕心里实在是有愧对将军!”

    刘协说完,往旁边扫了一眼,看到王越低着头、优哉游哉的模样,妹的,惹事了你自己倒是挺清闲,你咋这么滋润呢?王越撇道刘协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就知道有些不妙了,果然听到刘协接着说道:“不过将军过来之前,王师已经向朕禀报过了此事,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想来近日便会有华神医的消息传来。”

    牛逼已经吹出去了,自己也只能认了,要是真的找不到华佗,也就特么的认栽了!王越见自己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也连忙迎合着说道:“黄将军不要着急,令郎有陛下关怀,自有天佑之。经过陛下提点,现在华佗之事确实有了一些眉目,过些时日定会有消息传来。”

    黄忠知道刘协很看重自己,肯定会全力找寻华佗的下落,现在还没有找到华佗的下落,只能怪黄叙的福薄了。黄忠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听到刘协和王越二人的宽慰,先对刘协一拜说道:“末将多谢陛下厚恩,定拼死报销陛下恩德。”

    刘协心中惭愧,摆了摆手让黄忠起身,黄忠又对王越拱手一拜,说道:“华神医之事,就有劳王剑师了。”王越见到黄忠这么客气,心里愧疚之色更深了,连忙上前将黄忠扶起,说道:“黄将军客气了,华神医之事,我已经让我大弟子史阿亲自前去查探,定不会辜负将军所托。”

    黄忠虽然心里勉强能想得通,但毕竟关系到自己爱子的性命,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又对刘协拱手一拜,说道:“末将并没有质疑陛下的意思,但是还请陛下能告诉末将治疗犬子的方法,末将也好前去做好准备,等到华神医前来,便立刻动手治疗犬子。”

    刘协听到黄忠之言,终究还是问到自己要怎么治疗黄叙了,不由得一阵头大。若是自己不说,那么容易引起黄忠的疑心,若是自己直说了,恐怕黄忠会立刻就暴走了。刘协沉吟片刻,还是觉得暂时先别跟黄忠说实话,比较稳妥一些。

    刘协轻笑几声,做出一副轻松之色,假装没有听出黄忠的话外之意,笑着说道:“黄将军不用着急,治疗令郎最需要的东西便是华神医自制的一种秘药,别的都是些寻常之物,只要华神医到来之后,便可即刻着手治愈令郎的病情了。”

    黄忠听出了刘协的敷衍之意,但是刘协乃是天子,君臣有别,自己也不能强逼陛下说出治疗黄叙的方法,只能等华佗来了之后再说了。陛下和王剑师刚才都说了很快便会有神医华佗的消息,想来陛下和王剑师二人不会联手欺骗自己,自己也只能等下去了。

    黄忠见还不能立刻治愈黄叙,再想想黄叙发病时,疼的生不如死的样子,转念想道:不知道陛下有没有减轻叙儿发病时的疼痛之法,既然叙儿还不能痊愈,现在若是能减轻一些疼痛,也是不错的。

    黄忠想到这里,又向刘协拱手一拜。刘协见黄忠又拜向自己,顿时感觉脑袋都特么的快炸了。大哥啊,你可别拜我了好不!你特么的拜我总没好事啊!大哥,我还没成仙呢,不能你特么的一拜,我就给你显灵啊!

    刘协正在头疼之时,果然听黄忠说道,“既然治愈犬子之法,非华神医不可,那末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是不知陛下可有缓解此症发病时的疼痛之法?末将每每看到犬子发病时,疼的生不如死,实是感同身受,心中痛不欲生。陛下若是有此法的话,还望陛下不吝赐下,末将一定不忘陛下大恩!”

    刘协听到黄忠所言,只是问自己有没有阑尾炎发病时缓解疼痛的方法,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妹的,总算没有再给自己出难题。刘协想想刚见黄叙时,他发病疼痛的样子,也是心生怜悯,便开始想起阑尾炎的一些症状来。

    阑尾位于盲肠与回肠之间,它的根部连于盲肠的后内侧壁,是个死腔,大多是因为口被大便堵塞形成阑尾炎,才会引起疼痛。阑尾炎疼痛起来没有办法减轻,自己只能想办法减少黄叙发病的次数了。

    刘协想到此处,看向黄忠问道:“不知令郎在家之时都吃些什么食物?”黄忠自豪的笑了一笑说道:“回禀陛下,末将虽然家道中落,但是对于犬子却是没有任何薄待。末将知道犬子身子薄弱,为了给犬子补充元气,犬子在家中肉食不断。”

    刘协看着黄忠自豪的样子,直接傻眼了,我嘞个去,黄叙挣扎到现在还没有死真是特么的命大啊!刘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说道:“黄将军,令郎现在身体虚弱,容易虚不受补,需要多吃一些清淡的食物。将军可以给令郎准备一些粥来食用,可以减缓令郎的症状。”

    黄忠听到刘协所说,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办了错事,连忙谢恩领命,然后看向刘协等着他给出别的建议。刘协看到黄忠的眼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擦,我也不是医生好不好,只是知道阑尾炎要吃一些清淡的,你再看我,我也没别的办法啊!

    但是看到黄忠期望的眼神,刘协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他自己也没辙了。得,既然没有正统的科学方法了,那只能来靠自己忽悠了,办法都是特么的逼出来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