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篝火戏美人
    刘协在厨房将事情安排好,再回到后花园之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但是园中有十余堆篝火,所以原理倒也不是太暗。刘协jin ru园中,见伏寿和董贵人都坐在凉亭里,已经令侍女掌上灯火,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都挺高兴的样子。二女说话之时,也看到刘协回来了,便都迎上前来。

    二女迎上前来,对刘协施了一礼,伏寿轻笑着,问道:“陛下可都安排好了?臣妾可都有些等不及了呢。”刘协听着伏寿铃声般悦耳的声音,心里痒痒的,坏笑着回道:”“爱妃放心吧,朕这烤肉之法,定让两位爱妃满意!就是不知道晚上爱妃能不能让朕满意了哦,哈哈哈……!”

    伏寿和董贵人听到刘协调笑自己,再想想自己陪刘协侍寝之时的无边春色,顿时脸都红到脖子根里了。伏寿虽然成熟稳重,但是脸皮比较嫩,顿时羞的头都不敢抬起来了,呢喃的说道:“陛下,怎可……”

    伏寿看到刘协还冲着自己坏笑,脸上羞意越来越重,声音也越说越低,最后都有些低不可闻了。董贵人生性活泼,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作风,忍着羞意,两眼咕碌一转,轻笑着说道:“陛下,我看他们还要准备一些时间,不如陛下现在来品鉴一下我和姐姐的茶艺吧。”

    伏寿和董贵人出身大族,又在入宫多年,虽然尚还年幼,但也都是聪慧之人。刚才刘协多番推诿,虽然理由看似合情合理,但是二女又怎么会不明白刘协的意思呢。虽然不知为何陛下不喜欢饮茶了,但是两女见刘协顾忌自己两人的颜面,接连找了多种理由掩饰,便也没有戳破刘协的打算。

    董贵人见自己放过了刘协,刘协却还当着这么多人调笑自己,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便立刻还嘴威胁刘协。刘协听到董贵人之言,瞬间也反应了过来,自己没有骗过伏寿和董贵人二人,只是她们为了自己开心,装作被骗过去了而已。

    刘协想到此处,看向二女的眼神更加怜爱了。但是刘协也知道现在自己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最好就是自己不点破此事。等明日自己将茶叶炒制好了,让她们喝过以后,她们边能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喝茶汤了。并不是她们的茶艺不行,而是整个大汉的茶道都是错的!

    伏寿见刘协此时已经没了调笑之意,而是爱怜的看着自己和董贵人,心中也是一暖。伏寿见场面有些尴尬,便也捂嘴一笑,轻声说道:“陛下这样看着我和妹妹,莫非是在等着我和妹妹给陛下烹茶不成?”

    刘协见伏寿和董贵人已经知道了自己不喜欢饮茶,就更舍不得摧残自己了。刘协讪讪一笑,说道:“嘿嘿嘿,品鉴茶艺之事,以后我们有的时间,不急不急。现在还是先准备烤肉之事,虽然食物已经在准备中了,但是我们用膳的地方还没有布置呢?我们还是先准备今夜用膳的地方,茶艺之事以后再说。”

    凉亭之中虽然掌灯了光线也不错,但是烧烤要得就是粗狂风,凉亭里面没有气氛,还是搬到篝火旁边比较好一些。刘协准备桌椅之时才发现有些不方便,现在没有高桌椅,只有一些矮的坐塌和桌案。

    以前坐着的时候,因为有坐塌上有坐垫,坐垫挺软的刘协还能忍受。但是现在吃烤肉,这高度就有些不方便了,而且也十分别扭。刘协再想想以后要是吃火锅,总不能把锅放地下,大家一人一个小桌子来吃吧,隔着桌子特么的也够不到啊!

    刘协想到这里,就更有些不能忍了!吃货的世界,美食最大,一切影响吃美食的元素,我们都要把它排除!自己现在空闲下来,也有时间了,一定要找时间把高桌椅做出来!

    但是现在现做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刘协只能令人取来两个略小的正方形的桌子,一个桌子放食材,一个桌子放调味料也做吃烤肉的时候用。

    因为大部分食材都只需要切一下而已,只有花椒和芝麻麻烦一些,需要用锅炒干一下磨成粉(胡椒都是干的,只需要直接磨制便可)。刘协令人将桌子和坐塌摆好了之后,侍者便也将准备好的东西端了过来。刘协让人将炭盆放在两个桌案之间,在令人将铁板架好。铁板架好之后,比桌子略高一些,高度正好合适。

    刘协令人将肉片放在另一个桌子上,然后将白菜叶、黄瓜分成三份,分别放在自己三人面前。再将麻酱和醋各装了三个小碟子,也分别放在三人面前。刘协再将葱、蒜、香菜、酱、胡椒粉和花椒粉放在自己面前,准备大展身手,给伏寿和董贵人烤肉吃。

    庖厨乃是贱业,刘协乃是大汉天子,天下最尊贵之人,如果他真的敢当着这么多人,给伏寿和董贵人烤肉吃。这事情流传出去之后,就算刘协现在麾下的文臣武将,都是他亲自提拔的亲信,明日也肯定会纷纷进谏,伏寿和董贵人也免不了祸国之罪。

    现在的阶级制度已经持续了数千年,在历史的惯性下,它还会再继续流传数千年,甚至会引入人的骨子里!现在这个制度最得利的人,就是自己、这个天下最尊贵之人。既然难以阻挡,而且还对自己有好处,所以刘协不想也没必要跟这样的制度抗衡。

    刘协见侍者将东西摆好了之后,便让他们都退出园中,只留下自己和伏寿和董贵人三人。这样而来,这性质就变了,明面上没有外人在,这就是自己和爱妃私下里寻欢作乐,也就没人会,也没人敢流传追究此事。

    华夏以礼治天下,礼之一字,就是人情世故。华夏社会,说白了就是人情社会,现代社会,法律森严,尚还存在人情二字,更何况古时,全靠‘人治’的社会呢?明面上过得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道理自古皆然,自古皆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