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天子诏书
    刘备来到大营到了自己地头之后,便也不在着急了,一路给将士们打着招呼便来到了大帐之中。刘备jin ru大帐之后,便收起了一脸轻松的表情,低声向关羽问道:“人在哪里,将人请过来。”关羽听到刘备所说,便领命前去‘请’天子使者过来。

    刘备在自家的地盘上,这一路过来都着急忙慌的,天子使者就更别提了,这日子就更不好过了。上一波天子诏书传达天下之时,前去天下各处的传旨的使者们都是吃的白白胖胖的,拿的油水十足的,唯独徐州这里,别说什么油水了,人都被打得差点没有能回宛城,好像自己出城之时,那哥们还在床上养伤呢!

    使者想到那哥们的伤势,被打的大家都有点快认不出他来了,就感觉有点后怕。这次咋就轮到自己了啊,那么多人啊,怎么就自己这么特么的倒霉啊!

    使者想想那天的情形,就有些恨自己不争气。天下各处的诸侯都已经领旨接诏了,唯独徐州这里还得再来一波,大家有了那哥们的前车之鉴,当然是谁也不想前来徐州传旨了。但是圣旨已经下来了,必须得有一个人去,大家无奈之下只能抓阄选人,各安天命了。

    自己可是特么的第一个前去抓阄的啊,真特么的是手气到了,那可是十几个竹简啊,自己第一个就抓住了‘去’这个竹简!为了防止作弊,自己又把别的一个个的都看了,都是写的不去啊!自己这特么的是运气好还是该自己倒霉了呢?

    这一路走来路上倒还算平静,安安稳稳的到了下邳,没想到在快进城之时,被人拦了下来,好在是徐州兵马,看样子是要带自己进城。可没想到到特么的到了城门口了,又拐弯把自己带到了这军营,软禁在了这里!

    按照说书的话本,是不是下一步就要杀了自己,用自己的首级祭旗了啊!使者想到这里,就打了一个哆嗦,后背都被冷汗湿了。使者正在这里担惊受怕之时,突然听到账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使者连忙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自己前来传诏,代表就是天子,虽然不是自己情愿要来,但是既然来了,就不能做出有辱陛下威仪的事儿!

    关羽走到账内,看到这天子使者镇定自然,倒是也有几分风仪,便也客气了一些,拱手一拜说道:“见过天子使者,我大哥徐州之主刘备已经到了,正在静候天使前往宣读诏书,还请天使跟我走一遭吧!”

    使者也知道这是在人家的地头上,做啥决定已经由不得自己了,而且自己前来便是给刘备传旨的,怎么也得走这一遭。使者也知道自己也不能硬钢,便也客气的对关羽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哈哈哈,那就有劳将军了!”

    关羽虽然对使者有了点好感,但也只是稍微客气点而已,还没到能跟你嘻嘻哈哈的份上,听到使者所说,也不回答,转身就走出了账外。使者见关羽不搭理自己,顿时有些尴尬了,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着账内盯着自己的两个军士,也只能讪讪一笑,跟着走了出去。

    关羽带着使者来到刘备帐外,对军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自己便jin ru大帐之内。关羽jin ru大帐,看到刘备焦急的在大帐里走来走去,便说道:“大哥,人已经带来了,就在帐外。”刘备见关羽把人领来了,深吸一口气,恢复了淡然之色,对关羽点了点头,便迎接了出去。

    刘备出帐之后,看到天子便上前拱手一拜,轻笑着说道:“天使到来,刘备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罪过。二弟不懂事,竟然让使者在帐外等候,还望使者见谅!”刘备说着掀起大帐的门帘,说道:“还请使者入内说话。”

    张飞看到刘备如此厚待这天子使者,还亲自给他掀门帘,心里就有些恼怒了,站出来就想说话,关羽知道刘备的用意,便拉住张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让他说话。张飞见此,只能作罢,狠狠地瞪了使者一眼,又退了下去。

    使者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刘备这只是客气而已,再看到张飞的表现,更加知道自己不能真的托大就这么进去了。但是自己代表天子而来,也不能太过谦卑了,便也对刘备拱手一拜,说道:“哈哈哈,刘大人客气了,你我同进同进!”

    使者上前也掀起一边的门帘跟刘备一起进去了大帐,使者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被刘备牵着鼻子走了,便拿出刘协的诏书,说道:“刘大人,还请接诏吧?”刘备也知道自己要做啥事,也得先知道天子诏书的内容之后再说。

    刘备一向以忠义自居,便跪倒在地,拜了三拜,道:“草民刘备字玄德接旨!”张飞和关羽虽然不想行大礼,但是看刘备已经跪下了,也只能跟着跪倒在地,之事没有跪拜三次。形势到底比人强,使者见此也是敢怒不敢言,便展开诏书开始宣读:“陛下诏曰:河东关羽字云长为国屡次大功,今愿以己功表奏涿郡刘备字玄德为徐州牧,朕允之!今册封涿郡刘备字玄德为徐州牧,提领徐州军政事务,钦此!”

    使者宣读完诏书,想着早点完事自己早点回家的想法,也不等着赏钱,直接将诏书递给刘备说道:“恭喜刘州牧刘使君了,刘大人还请接诏吧。”刘备听到册封自己为徐州牧几个字,顿时大喜过望,听到天使让自己接旨,便下意识的就伸手想接过诏书。

    但是刘备毕竟是心机深沉之人,手伸到一半,猛地便意识到此事不对了。天子册封自己为徐州牧,可是后面却没有再提到二弟关羽的事,就是把二弟的徐州牧给了自己,没了关羽啥事了。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接旨之后成了徐州牧,关羽却从云巅之上直接跌落凡尘,会不会对自己有怨气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