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刘备的选择(月初,求保底月票)
    刘备知道关羽志勇超群、精通军略,是自己现在最得力的臂助,万万不能让其同自己离心。而且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关羽跟自己离心的话,难免张飞也会有兔死狐悲之感,到时自己的这两个兄弟,恐怕都会跟自己离心。

    刘备想到此处,立刻停住了伸过去的双手,没有再去接天子使者递过来的诏书,而是问道:“不知天使可还有其他旨意下达?陛下对我二弟关羽,可还有其他安排?”

    使者本来看见刘备要接诏书了,自己的任务要完成了,自己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宛城了,心里正在高兴。可没想到刘备突然停下动作了,又问起关羽的事来了,也知道麻烦事来了。但是刘协的旨意就只有这一个,使者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陛下只有这一封诏书,册封刘使君为徐州牧。至于关将军嘛,既然关将军已经用他的功劳表举刘使君为徐州牧了,陛下自然对他也就没有其他安排了。”

    刘备听到使者所说,差点炸了,我擦,关羽和张飞用功劳表举我为徐州牧,就是托词好不好,是给朝廷和天子一个台阶下好不好!功劳哪有让别人替的啊,再说了老子自己也有功劳好不,而且徐州我已经占了好不!你把老子封为徐州牧,再给关羽随便封个什么将军,大家勉强都能过得去不行啊,一定要弄的这么难堪么!

    刘备心里一阵气急,想把天子使者杀了的心都有了。但是徐州虽然看似安稳,其中却内忧外患不断,自己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一封诏书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用说别的用处,自己接诏之后,有了大义之名,最起码行事就能方便很多。

    刘备想到此处,便忍住了胸中的怒气,接着问道:“那我三弟张飞呢?陛下可有安排?”使者来徐州之时,对此事倒是已经了解清楚了,便回道:“陛下之前已经下诏,册封张将军为镇东将军,现在既然对张将军没有别的安排,那就是让张将军仍担任镇东将军一职了。”

    关羽本来听到天子以自己之功册封大哥为徐州牧,没有封赏自己之时,虽然心里不爽,但还能忍住,毕竟是自己上表请天子这么做的,就当弥补自己先前被册封为徐州牧的事了。

    但是现在听到自己三弟还担任镇东将军之职,身份地位在自己之上,顿时就有些忍不住了。关羽本来就是极为高傲之人,现在被自己三弟骑在了头上,心里顿时就有些毛了。

    我们兄弟二人一起上表的,为毛我现在直接被罢官了,他还是镇东将军啊,当我关羽好欺负不成?关羽想到这里,就想出声说话了,但是抬头看到刘备看向诏书渴望的眼神和蠢蠢欲动的双手,关羽又忍了下来。

    毕竟上一次是天子册封自己为徐州牧,现在天子册封大哥为徐州牧了,自己要是表示不满,容易引起大哥的猜疑,破坏自己兄弟的感情,自己现在不该说话啊。哎,就看大哥如何处置此事吧,为了自己兄弟三人的情义,无论如何自己也只能认了。

    现在刘备这里忍了,关羽这里认了,但是张飞这里就不好过关了。张飞听到天子册封大哥为徐州牧,自己为镇东将军,却唯独没有册封二哥关羽。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拨自己兄弟三人得感情么!

    张飞想到这里,顿时就有些不耐烦了,也不再跪着站起身来,说道:“大哥,这鸟皇帝没有安什么好心思,大哥你可万万不能接诏啊。现在徐州就在大哥的手里,就算是没有这诏书又能如何,大哥照样是这荆州之主,不如我们把这鸟使者给杀了……”

    刘备本来心里也是十分烦躁,现在听到张飞越说越起劲,越说越牛逼了,竟然敢当着天子使者的面,说让自己杀了他,顿时也是忍不住了,扭过头来大喝一声打断张飞说话,然后接着说道:“大胆,给我跪下,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赶出去!”

    张飞听到刘备急眼了,顿时也蔫了,鼓鼓囊囊着说道:“那把我这个镇东将军让给二哥总行了吧。”刘备见张飞还站在那里嘟嘟囔囔的,又扭过头来瞪了过去,张飞这才彻底老实了下来,又重新跪倒在地。

    刘备见张飞老实了,又转过头来对使者说道:“我三弟一向脾气火爆,刚才只是气急之下,信口胡言,还望天使见谅。”

    张飞本来就是一脸的凶相,使者刚才听到张飞说要杀了自己,吓得都有些快尿崩了,能忍住没尿出来,就已经是心理强大了。现在见刘备喝住了张飞,自己保住了性命,才稍微安下心来,连忙回道:“不见怪,不见怪,张将军心直口快,乃是当是豪杰,令人佩服,佩服。”

    使者现在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刻了,看到刘备的神色,也看出来了刘备想接诏的意思,便想让刘备赶紧接诏,自己办完事赶紧撤退,这里太特么的吓人了!使者便又催促道:“刘使君,你看着诏书你是?上次退回诏书,陛下可是发了雷霆之怒啊,这次刘使君要是再退回诏书的话,那可就……”

    刘备听到使者所说,也知道自己要这次不接诏的话,天子肯定不会再任命自己做徐州牧了。自己现在是真的需要这封诏书啊,可是自己接诏的话,难免会影响自己兄弟的感情,该如何是好啊。

    刘备这里虽然左思右想的拿不定主意,但是他看向诏书越来越火热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他是想要这封诏书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给兄弟一个交代而已。

    关羽见刘备迟迟拿不定主意,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看到刘备越来越火热的眼神,便知道自己得说话了。自己现在要是不开口给大哥一个台阶下的话,恐怕大哥接诏之后,心里也会怨恨自己。为了自己兄弟三人的感情,自己只能走这一步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