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曹宏谋刘备
    曹宏追随曹豹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可以说曹豹和曹氏能有今天在徐州如日中天的势头,曹宏的奇谋妙计占了大半的功劳。曹豹心里自然还是比较信任曹宏的,只是刘备已经特么的快成了曹豹的梦魇和心魔了,所以曹豹听到曹宏让自己效忠刘备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开口质疑曹宏是不是投靠刘备了。

    曹豹斥责曹宏的话说出口以后,心里就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了,只是话已经说出口,为时已晚了。曹宏已经打上了自己曹氏的烙印,与自己荣辱一体,就算他有投效刘备之意,刘备也绝对不敢轻易的接纳他。更何况他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刚才又冒死劝谏自己,应该没有背叛自己,自己多半是误会他了。

    曹豹想到此处,再听到曹宏的解释,心中疑虑便一散而空。曹豹知道曹宏的才学能力,更知道自己现在还离不开他为自己出谋划策。

    曹豹慌张将手中的佩剑丢在地上,立刻上前将曹宏扶起来,宽慰道:“宏弟万万不可如此,刚才都是愚兄的错。你也知道愚兄可是一直将你当做亲弟弟看待的,又怎么会怀疑你的忠心呢?只是可恨那刘备先夺我州牧大位,现在又要夺我军权,图谋我曹氏根基,为兄刚才也是一时气急、激愤之下,这才失言错怪了宏弟,还望宏弟万万不要往心里去。”

    自己作为曹氏的一个旁支子弟,曹豹将自己扶到曹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上,又对自己言听计从、百般信任。曹豹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又百般礼遇自己,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叛他。

    哎,毕竟是曹豹为主、自己为臣,现在主公都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不原谅他,还能如何呢?

    曹宏在心里深深一叹,便顺势站起身来,对曹豹恭敬的拱手深深一拜,回道:“主公万万不可如此!主公对我有知遇之恩,又对我百般信任,宏别无可报,唯有拼死报之,绝不会另投他人!主公,现在正是非常之时,宏便也不再多言。既然主公认为宏的第一策不可取,那主公便再听一听宏的下一策吧。”

    曹豹见曹宏不再生气了,心里也着急听听他的下一个对策,便将他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问道:“宏弟还有什么计策,但说无妨,为兄一定不会再错怪你了。”

    曹宏站起身子,接着说道:“主公认为现在徐州局势如何?”

    曹豹能得陶谦信任,执掌徐州军多年,当然也不是草包,现在冷静下来了,沉吟了一会,说道:“现在天子已经下诏册封刘备为徐州牧,刘备与麋氏联姻之后,便可暂收徐州士族之心。虽然现在徐州局势还不平稳,但若是给刘备时间的话,以他的能力再加上关张二人的武勇,他应该能整合徐州上下,建立一番功业。”

    曹宏见曹豹已经认清了现实,没有再小瞧刘备,暗自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陶州牧在位之时,曹操率军讨伐徐州,动则屠城,杀得徐州尸横遍野、哀嚎遍地。陶州牧遍请各路诸侯,却没有一支援军前来救援,刘备没有受到邀请,却在徐州如此危难之时,率军前来援救,并劝退曹操,可以说是救徐州与水火之中,此举已得徐州士民之心。现在又有了天子诏书和麋氏投效,以刘备的能力和声望,若是给他足够时间的话,他确实可以坐稳徐州之主的大位。”

    曹豹自己夸刘备是为了显示自己度量,但是听到曹宏这么夸刘备,心里就又有些不爽了,只是想到刚才自己已经错怪了曹宏一次,这才忍着没有再次发作。曹宏看到曹豹的脸色,也知道自己夸得差不多了,便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刘备能不能坐稳徐州之主的位子,就在于时间二字。刘备得了天子诏书,暂时稳住了徐州内部的矛盾,但是徐州的外患却还没有解决。”

    “淮南袁术和驻军小沛的吕布都对徐州虎视眈眈,早有吞并之心,兖州曹操上次讨伐徐州未果,却被刘备轻而易举的了徐州,更是心有不平,早已枕戈待旦,只待徐州稍有异动,便会举兵前来讨伐。只不过现在徐州内部稳定,他们又相互制衡之下,这才都保持观望之势,没有付诸于行动而已。”

    “如此而来,主公的态度便极为关键了,主公提领徐州兵马多年,军中多有亲信,而且对各地的关卡要塞、驻军情况知之甚晓,更在下邳城外握有五万大军。”曹宏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沉吟片刻,还是想在争取一下让曹豹投效刘备,便接着说道:“主公若是给刘备时间的话,他便可从容不迫的接掌徐州,令袁术等人没有可趁之机。”

    曹宏看了一下曹豹的神色,看他还是没有意动的意思,只能心里哀叹一声,接着说道:“现在刘备接掌在徐州不久,正是君臣相疑、实力弱小之时,若是主公不给刘备时间的话,他便没有时间来接掌徐州。只要主公和袁术、吕布和曹操三家联络,承诺愿为内应,献上徐州,他们见有了可趁之机,必会发兵前来攻取徐州。”

    “现在主公只要不轻举妄动,先假意效忠刘备,刘备便不会在掌控徐州局势之前,贸然行事处罚主公,如此可保主公暂时无虞。主公再暗中联络袁术、吕布和曹操中的一家,与其里应外合、献上徐州,便可解主公之危。这便是宏的第二策,还请主公定夺!”

    自己联络袁术等人里应外合、献上徐州,这样确实可以让刘备失了徐州,可是自己也做不上徐州牧的位子啊,曹豹想到这里,心里便有些不甘,便出声说道:“若是我与袁术、吕布、和曹操三家联络,假意承诺愿为内应、献上徐州,诱使他们出兵讨伐徐州。待到刘备与他们大战之时,我再趁势取了徐州,做这徐州之主如何?”

    现在写徐州的事,是在给刘协出兵做铺垫,若是中原诸侯不动,曹操屯在兖州,给刘协俩胆儿,他绝对不敢离开的老窝的,所以各位大大别急,好戏马上登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