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吕布干爹不好当
    吕布虽然骁勇无敌,但是他手下的可用之人并不多,麾下大军也只有五万并州狼骑,实力在三家中是最弱的。虽然吕布这五万并州狼骑都是百战强军、骁勇善战,但是人数毕竟只有五万余人,要想掌控徐州是远远不够的。

    自己也有五万大军在手,虽然战力肯定不如吕布的并州狼骑,但也算是一股大势力,吕布要想掌控徐州,肯定得重用自己。而且吕布若是想快速稳定徐州的话,肯定要有本地士族的支持,吕布不像刘备已经有了麋氏相助,手下还没有本地士族投效。

    自己曹氏正可做这第一个投效吕布的家族,在帮助吕布稳定徐州的时候,自己曹氏也可趁机在徐州扩大势力,谋取高位。等到吕布稳定徐州之后,自己和曹氏也就根深蒂固了,吕布就算是想过河拆桥也没有那么容易!

    曹豹心里越想,也是越觉得还是投效吕布更划算一些,不过吕布这人办事有点不地道,自己还得想办法再加一层保险,来加深自己和吕布只见得关系。要不跟他拜个把子?可是自己孩子也就比吕布小几岁,让他跟自己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点难为人了啊……

    拜把子这事,确实有点不靠谱,要不让他认自己当干爹?也不行,自己实力比他弱,他应该不愿意。就算他被迫答应了,自己也特么的瘆得慌啊!做吕布干爹的下场都不好,有丁原和董卓的前车之鉴,自己还是算了吧,自己虽然岁数大了,但是还想再多活几年啊……

    拜把子、认干爹都不行了,该咋整呢?对了,自己孩子跟吕布岁数差不多大,不光麋氏家里有小姐,自己也有闺女啊,麋氏为了勾结刘备,大小姐都献给老头子了,自己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更何况吕布风流潇洒,英武不凡,自己女儿能嫁给吕布,也不算是委屈。

    自己要是跟吕布联姻之后,自己就是吕布的岳丈,那王司徒将貂蝉献给吕布,做了吕布的岳丈,吕布就帮王司徒杀了董卓,让王司徒把持朝纲、权倾天下。只是可惜王司徒刚愎自用、不听谏言,致使自己兵败身死,朝廷又沦落西凉叛军之手,要不然这天下恐怕是另一番模样啊。

    嗯,还是做吕布的岳丈来的好一些,风险小、收益高,自己还是把女儿献给吕布,跟他联姻来加深自己曹氏跟他的关系吧。曹豹想到这里便想问询曹宏的意见,刚要开口说话,又转念一想,自己乃是徐州大族之主,坐拥五万大军,若是主动提出献女儿给吕布有点太掉份儿了。

    曹豹沉吟一会,便说道:“宏弟之言,为兄感觉甚为妥当,吕布骁勇善战又有陈宫之智,确实是值得我曹氏投效的明主。但若只是空口承诺的话,恐怕难以取信吕布,也难以安我两家之心,宏弟认为呢?”

    曹宏听到曹豹愿意投效吕布,便安下心来,开始思索曹豹后面话的意思,思考能让自己曹氏和吕布都能安心的妥当之策。曹豹见曹宏眉头不展,没有领悟自己的意思,便又说道:“可叹当年王司徒为郭汜、李傕二贼所害,要不然这天下恐怕又是另一番局面,我汉室天下真是多劫多难啊!”

    曹宏被曹豹这一句话直接怼懵逼了,这刘家的天下关咱曹姓人什么事啊,什么时候主公在这么有节操了啊?难道主公还是忠臣?自己以前看错主公了?曹宏脑子里闪过这个年头之后,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这重点不在后面的话,就在前面了。曹宏这是突然想到王司徒三字,王司徒做的最出名的是什么,不就是献义女貂蝉给吕布,让吕布诛杀了董卓么!

    主公这是想把女儿嫁给吕布,以联姻来巩固和吕布的关系,曹宏当然也能看出这里面的好处,便为曹豹排忧解难道:“主公爱女如今二八芳龄,还未出嫁,主公何不将爱女许配给吕布呢?那吕布英武过人、坐拥雄兵,也算是天下豪杰,主公将爱女许配给他,也不算辱没了我曹氏的威名。

    曹豹心里本来就有此意,现在见曹宏终于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将自己的心意说出,便作态道:“哎,如今正是我曹氏生死危亡之时,老夫为了我曹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依你之见,将老夫爱女曹芳许配给吕布,来与吕布联姻,我曹氏为其内应,里应外合,助其多去徐州。”

    自己本来没想到联姻这一步,不过现在主公提出与吕布联姻最好不过了,这样一来,自己的计策就更加完美了,定能说服吕布与自己曹氏联盟共谋徐州。到时主公虽然不是徐州之主,但确是吕布的岳丈,吕布又没有宗族可以依靠,便只能借重自己曹氏。自己曹氏在徐州的地位,到时可就是如日中天了啊!

    不过现在刘备势大又近在眼前,自己曹氏现在还是要低调,联络吕布之事也要谨慎保密,不要节外生枝了!曹洪想到这里,对曹豹拱手一拜说道:“主公深明大义,宏心中感佩万分。联络吕布之事关系到我曹氏存亡,事关重大,宏愿意替主公亲自跑一趟小沛,定说服吕布与主公联合,共谋大事!”

    联络吕布的事儿事关重大,交给别人曹豹也不放心,现在见曹宏主动请命,顿时欣喜万分,对曹宏点了点头,说道:“宏弟,此事事关重大,交给别人为兄也不放心,就有劳宏弟亲自跑一趟了。我曹氏的兴衰荣辱可就寄托在宏弟的身上了,还望宏弟早去早回,万万不可辜负了为兄的期望啊!”

    曹宏对曹豹郑重的深深一拜,说道:“我曹宏也是曹氏子弟,又得主公信重、对宏委以重任,如此艰难之时,宏怎敢不拼死以报呢?还望主公赐给我一封亲笔书信和一份小姐的婚书,我曹宏一定说服吕布,让其与主公共谋大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