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无敌也是一种过错!
    现在天子诏书来了,刘备的位子稳了,自己曹氏有些风雨飘摇了,曹豹知道事不宜迟,便亲自书信一封言明自己与其联姻结盟、共谋徐州之意,又为自己爱女曹芳写了一份婚书,一起交给了曹宏,让他前往小沛面见吕布,阐明结盟之意。曹宏接过书信之后,也不敢耽搁,便日夜兼程的赶往小沛。

    徐州、小沛、吕布大营。

    吕布的五万并州狼骑都驻扎在小沛城外的高坡之上,大军伐木为营、连绵数里。大军分为五部,吕布亲领三万狼骑主力坐镇中央大寨,中央大寨的五里开外,四角防卫各有一个护卫营。四个护卫营各自驻扎五千狼骑。并由八健将中的曹性、成廉,魏续、宋宪四将坐镇,各营之间巡骑往来不断,防卫森严。

    大军营墙之上甲士林立,持弓带弩,旗幡密布、铠甲森森。大营布置的十分规整,法度严明,营中人马嘶鸣,操练喊杀声冲天而起。士卒个个威武雄壮、杀气腾腾,战马也都是高头大马、上等良驹,吕布正是凭这五万并州狼骑才得以纵横天下、遍无敌手。

    在这座大营的中央便是吕布的帅帐,自从入秋之后,曹操便屯兵山阳、济阴一带,对自己小沛虎视眈眈,一来想报自己攻打兖州之仇,二来想再次谋取徐州。吕布本来一直在小沛城内,陪着美女貂蝉夜夜笙歌。吕布已经吃过曹操的亏了,要不是自己跑得快,就折在兖州了。曹操擅长奇袭,他屯兵边界的消息传来以后,吕布也不敢大意,便只能来到城外大营吃草了。

    吕布大帐之内,只见吕布器宇轩昂、威风凛凛的坐在大位置上,高顺、张辽等将侍立在侧,面若寒蝉,低着头不敢说话。另一侧却是坐着一位文士,只见此人虽是文士却一脸英武之相,安坐塌上,好不自然,正是东郡名士陈宫字公台。

    吕布本来好好地在城里抱着貂蝉亲亲我我,现在却只能在这荒山大营里面吃草,心里当然十分不爽了,现在又看见陈宫老神自在的样子,顿时爆发了,大声喊道:“军师,现在曹操大军已经跟我们对峙快十天了,说不定什么时间曹操就会挥兵东向,难道我真要为了刘备跟曹操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自从来到大营之后,吕布便像来了大姨妈一样,每天都会爆发一会儿,陈宫已经习惯了,抬头看了吕布一眼,便接着低头喝茶。吕布见陈宫不搭理自己,更是火上添油了,接着喊道:“军师,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取徐州,再等下去,恐怕军师说的机会来不了,曹操的大军反倒是要先来了。”

    “刘备不过一织席贩履之辈,关羽也不过一看门护院之辈,至于张飞更不过是一屠狗宰猪之辈,现在三人不过一时运气,得以窃居高位,军师到底有何惧哉?军师领两万狼骑坐镇小沛、提防曹操,我亲率三万狼骑再有张辽、高顺辅助,大军星夜疾驰之下两日便可到下邳,一战便可定徐州,军师有什么要担心的呢?”

    陈宫见吕布又有了出战之意,怕他贸然行事,便也有点坐不住了,只能开口说道:“主公,大军奔行难以遮掩行踪,若是刘备不与主公野战而凭城据守,下邳城高池深、城防坚固,主公又如何破城呢?主公若是久攻不下,曹操必会趁虚而入,仅凭两万狼骑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四将,恐怕难保小沛不失。到时主公失去小沛根基之地,便若无源之水,难逃兵败之危啊!”

    吕布听到陈宫之言,也是无话可说,但是心里又不服气,便硬着头皮说道:“刘备初得徐州,得意忘形之下,难免会生骄纵之心,恐怕军师高看刘备了吧?”陈宫知道吕布是顺毛驴,自己只能顺着他说,苦笑一声,接着说道:“主公勇武、威震天下,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又领教过主公的战力,怎么敢贸然出城与将军作战呢?”

    吕布听着吕布的话,自信的点了点头,自己乃天下第一武将,刘备他们三人合力也仅能在自己手下支撑,自己又带着张辽跟高顺和三万狼骑,刘备怎么敢出城跟自己作战呢?哎,都是自己的错,盛名累人啊,无敌也特么的是一种过错,寂寞如雪呐!

    吕布心里自责了一会,胸中怒气也消散了不少,脸色也缓和了不少,接着说道:“那军师说的机会到底什么时候能来呢,曹操可是进兵在即,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陈宫想到曹操大军步步紧逼,心里也是一阵烦躁,但是他也知道吕布的操性,吕布军中只有自己能拿主意,自己是万万不能慌张,要不就全完了。陈宫喝了一口茶,压下心中燥意,说道:“主公莫急,消息应该快来了,一定就在这几天了。”

    陈宫说完,好似再给吕布解释,又像是在给自己打气,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陶谦将徐州让与刘备,天子却诏令其二弟关羽为徐州牧,关羽拒诏不受,愿以己功表奏刘备为徐州牧。现在徐州虽然看似平稳,但是已经暗流涌动了,就等着天子再次下诏来拉开徐州乱局的序幕了。”

    “关羽拒诏不受,天子肯定不会再授关羽徐州牧之职。现在刘备暂掌徐州,若是天子诏令他人为徐州牧,刘备又怎会拱手相让?但是刘备失去大义之名,徐州士族便不会再鼎力支持他为徐州之主,徐州必会立时生乱,这便是主公取徐州的时机了。”

    吕布听着陈宫所言,点了点头,现在陶谦挂了,徐州失其主已经成了大家眼里的肉包子,哪个不想啃下一口来呢?若是天子诏令不是让刘备任徐州牧,不用说别人,自己就第一个调兵攻打下邳,到时徐州群雄并起,刘备又没有徐州士族支持,怎么可能守得住徐州!

    至于徐州群雄,呵呵,又有哪个能跟自己相比,到时徐州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吕布想到此处,便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成了徐州之主,心中欣喜不已。但是转念一想,吕布又想到了天子诏书的另外一种可能,连忙急声问道:“那若是天子诏令是让刘备为徐州牧呢?我又该如何施为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