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激将
    刘协看着乱成一团的军阵,顿时在风中凌乱了,尼玛,啥情况啊,咋感觉还不如初中生军训呢?怪不得刚才裴元绍和周仓那么谦虚,原来呀真不是谦虚,这就是个样子货啊!现在不用说有敌军前来冲阵了,就是让他们拔出剑来,都能把自己人伤到一片。

    裴元绍虽然也知道现在新军拿不出手,但是也没想到会丢人现眼到这个地步,看到鼓手还在这里,“咚!咚!咚!……”的敲着战鼓,裴元绍也是怒了,丫的眼力见儿都没有?没看到军阵都特么成什么操性了,还敲特么的你妹啊!

    裴元绍狠狠地瞪了鼓手一眼,摆了摆手让他停下来站到一旁。鼓手也看到了军阵出事故了,也知道大事不妙,只是一直没人给自己下令,他也只能便瞟着裴元绍,便像傻子一样,咚咚咚的敲着战鼓,也特么的蛮尴尬的好不!看到裴元绍的眼色,鼓手立刻松了一口气,停下敲战鼓,站在了一旁。

    裴元绍和周仓二人立刻来到刘协面前,拜倒在地,“末将有负陛下重托,末将死罪,请陛下责罚!”裴元绍和周仓说完,便将头重重的扣在地上,不敢再抬起头来。刘协看见裴元绍和周仓才从凌乱的懵逼中惊醒了过来。

    刘协本来看到自己给予厚望的新军,被他们给折腾成这个模样,心中十分恼火,但是看到他们两人噤若寒蝉的样子,心中又有些不忍。他们之前不过是黄巾军头领而已,黄巾军都是百战不死自然而成的精兵,哪里有什么练兵之法啊。

    自己直接让他们两个人练兵,也确实有些难为他们了,更何况自己还是让他们,按照自己结合现代训练之法总结而成的练兵之法来练兵呢。他们能练成现在的样子货,差点蒙过自己去,也算是不容易了。

    再说了他们没有练成新军对自己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如此而来,自己便能光明正大的插手进来,给新军加上自己的烙印了。若是他们两个真的练成新军了,自己再插手其中,倒是会显得自己有点不信任裴元绍和周仓二人了。

    虽然刘协心里原谅了他们二人,但是给我的警告还是得有的,刘协没有上前扶起裴元绍和周仓二人,冷着脸色便转身走下点将台,边说道:“哼!让将士们自己训练,你们二人带营长以上军官来大帐见我。”

    刘协说完不在打理裴元绍和周仓二人,带着赵云直接向中军大帐走了过去。裴元绍和周仓见刘协走了,才敢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暗自庆幸自己二人这次算是躲过了一劫。两人不敢让刘协多等,连忙起身令众军退下,各自前去训练,自己连忙召集营长以上的军官,向着中军大帐走了过去。

    新军一团两千人,有一个团长和一个副团长,美团设五营各四百人,有一个营长。三万新军一共十五个营,不算裴元绍和周仓二人的话,营以上的军官共有一百零五人。中军大帐虽然比较大,但是最多也就能占三四十人,二人见此,无奈之下只能让众将在账外列阵等候,自己两人进去帅帐禀告刘协。

    刘协正在大帐内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看到只有裴元绍两人走了进来,顿时又有些生气了,妹的,不是让你们带着营长以上的将官么,就你俩来干啥?刘协眼睛一瞪就要发火,裴元绍两人刚刚逃过一劫,现在正是敏感的时候,看到刘协眼睛一圆又要发火,“扑通”一声便拜倒在地。

    裴元绍连忙解释道:“陛下,全军营长以上将官一百零五人,大帐内空间不足,末将已经令众将在帐外等候,还请陛下移驾。”刘协听到解释也知道自己疏忽了,再看到裴元绍两人受气包委屈的样子,也顾不上生气,“噗嗤”笑了出来。

    “怎么,心中委屈,可是怨恨与朕?”刘协笑着走到裴元绍二人面前问道。裴元绍两人看到刘协笑了,才放下心来,连忙回道:“末将不敢,末将练兵不利,有负陛下重托,末将死罪!”

    自己若是现在罢了他们两人的练兵之职,只要还在自己麾下,恐怕就再难有出头之日了。他们虽个虽然能力二流,但是忠心还是有的,也容易掌控。自己终究还是得让他们给自己练兵,自己也不能太过苛责。

    刘协上前拍了拍裴元绍二人的肩膀,接着说道:“起来吧,这次也是朕的疏忽,没有给你们讲解练兵之法,不过此事下不为例。朕这次会给你们演练练兵之法,你二人若再是办事不利的话,朕决不轻饶!”

    裴元绍和周仓听到刘协的话,知道此事到此为止了,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连忙拜道:“末将谢过陛下恩典,定全力以赴学习陛下练兵之法,为陛下练出精兵。末将愿下军令状,若是再办事不利,不用陛下责罚,末将自献项上头颅!”

    刘协看到他们立下军令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边往外走边说道:“起来吧,像个什么样子,朕还要你们为朕练兵呢,让将士们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裴元绍二人闻言,连忙起身跟着刘协走出了账外。

    刘协走到账外,看着眼前这一百多名军姿飒爽的中层军官,个个雄壮挺拔、英武不凡,不由得连连点头。虽然裴元绍和周仓练兵不怎么样,但是招募的军士倒是像模像样的,是些好苗子,怪不得能练出个样子货,差点把自己都蒙了过去。

    俗话说得好,请将不如激将,自己正好借着刚才演军之事激励他们一番,若是让他们化耻辱为动力,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刘协上前几步,大声喝道:“你们都是军中的中层军官,是大军的基石!刚才演练军阵才不过是简单方阵而已,你们都能演练成那个样子,不战自溃、乱作一团,朕都替你们感觉到耻辱!你们竟然还妄图建功立业、封侯拜将、光耀门楣?你们觉得天下还有比这个更荒唐的事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