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太史慈的流浪生涯
    虽然自己新军成军训练时间还不长,但是确实是自己等人没有把兵练好,又在陛下面前丢人现眼,众将听到刘协的话,都羞愧的低下头,拜倒在地:“我等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刘协看着拜道的众人都是一副惭愧羞怒的模样,接着说道:“你们或许会想,现在新军刚刚初步成军,训练的时间还不长,现在就让你们演练军阵是朕在苛责你们了,朕说的可对?”

    新军本来就刚刚招募完成不久,加在一起训练的时间也就是十几天,现在哪能演练什么军阵?所以众将虽然顾忌刘协是天子,嘴上没有说话,心里都多少有些不服。现在听到刘协所说,正中他们的想法,众将都低着头不说话,仿佛是认错,又仿佛是在默认。

    刘协看着他们不甘的样子,也不生气,接着说道:“不说话那就是默认咯,看来你们是真的心有不甘了?”裴元绍和周仓看到这局面,怕刘协惩处众人,实在是忍不住了,连忙走到刘协身前,拜倒在地,急声说道:“启禀陛下,他们没有不甘,这都是末将的错,末将练军不利,教导不严!”

    刘协看了裴元绍和周仓一眼,没有搭理他们,继续一脸玩味儿的看着跪倒在地的众人,见还是没人说话,顿时有些蒙圈了。

    我擦,不是吧,难道就没有一个带把儿的,就没有一个有血性的?难道自己刺激的太大啊?按照剧本不是应该有个炸刺的出来说一句的么!

    就在刘协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启禀陛下,末将有话要说!”刘协见剧本终于正常了,便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说话那人三十岁左右年纪,虽然拜倒在地,但是仍能看出其人身材雄壮,尤其是一双猿臂十分粗壮,看上去就力量十足。

    刘协看向其面相,只见其剑眉鹰目、长须美髯,看上去就英武不凡,刘协看此人面貌不凡便问道:“哦,你乃何人,有何话要说?”

    裴元绍听到声音,也转头看向那人,一看之下心中暗道:“坏了!”,此人乃是自己最为看重的人,弓马娴熟,箭无虚发,一杆长枪无人能挡,只是这人本事不小,脾气也有点爆,所以才一直没有推荐给刘协。

    裴元绍想着让此人先在自己手下待一段时日,也让他脾气收敛一些,再找个合适的机会,推荐给刘协。裴元绍便将他提拔为团长,在自己手下呆了下来。刚才演练军阵的那一团人马,正是此人所率领的人马,裴元绍怕此人恼怒之下出言不逊,连忙说道:“子义,陛下面前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还不给我把头低下!”

    裴元绍说完,接着对刘协一拜,说道:“陛下,此人乃是东莱黄县人,名唤太史慈字子义!刚才演练的军马正是他所率领的,他心中羞愧之下才出言不逊,还请陛下赎罪!”

    太史慈本来是去投奔刘繇了,但是没想到自己虽然跟刘繇同郡,他却没有重用自己,只让自己做一些斥候的小事。太史慈因为跟刘繇的同郡之情,也不好意思弃之而去,便留了下来在那蹉跎岁月。

    没想到不久之后,袁术手下大将孙策率军前来攻打刘繇。太史慈请战想要领军迎敌,刘繇确是看不上太史慈的本事,派了部将张英前去迎击刘繇。刘繇被孙策打的一败再败,军马消耗了很多,最后太史慈虽然力拼孙策及其麾下众将,却是也没能力挽狂澜,最终刘繇兵败投靠了刘表。

    太史慈本来兵败之后逃到了泾县,打算再招募兵马给刘繇报仇。但是太史慈到了泾县之后,听说了天子刘协占据了南阳的消息。太史慈又打探了一些关于刘协的消息,感到十分好奇,又想想刘繇也不是成大事之人,便前来南阳投奔刘协了。

    太史慈到了宛城之后,本来是想直接去拜见刘协的。但是太史慈已经吃够了出身寒门、资历浅薄的苦,怕自己贸然拜见再被拒绝,无意间看到了新军招兵的消息,便想先jin ru军中看一看。

    太史慈自持一身本事也不下于人,若是天子军中能有自己的立身之地,自己能靠军功打出一番功业来,那自己便留下。若是天子军中也如同刘繇军中一般,被世家大族搞得一团乌烟瘴气,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自己便离开另投他人。

    太史慈没想到自己进去军中之后,无意间展露了一些本事,便得到了主将裴元绍的看重。裴元绍乃是黄巾出身,跟随天子比较早而且立下过大功,十分得天子的信重,现在被天子委以练兵重任,也算是位高权重了。

    太史慈被裴元绍提拔为团长,又经常教导他一些刘协和刘协麾下重臣的事,经常有言等得到机会便把他推荐给天子,对太史慈可谓是循循教导、悉心栽培了。太史慈因为裴元绍的知遇之恩,再加上刘协军中也算是军纪严明、没有那么多逼事儿,太史慈便留了下来。

    太史慈本来看到刘协,又听到刘协承诺‘军中选贤任全靠军功,而且瞒报战功者、谎报军功者、抢夺他人军功者斩!’,心中十分高兴,对刘协挺有好感的。

    但是太史慈没想到,刘协竟然要看才训练了十几天的士兵演练军阵,这特么不是瞎胡闹么,你丫的知兵不知兵啊?军阵是那么好演练完成的么?裴元绍没办法推辞,最后将这个重任交到了太史慈的头上,最终太史慈也果不其然的给搞砸了。

    太史慈本来看到自己军阵一团糟,心里就够窝火的了,但是毕竟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太史慈也不得不生受了。再看到因为自己把事搞砸了,刘协‘侮辱’自己的一干同僚,太史慈就有点压不住火了。

    太史慈最后看到刘协‘得寸进尺’,自己的恩公裴元绍不得不跪倒在地,替自己求情,太史慈顿时爆发了。因为顾及到裴元绍,太史慈才没有全面爆发,只是开口说道:“启禀陛下,末将有话要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