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你咋不上天?
    太史慈话刚刚说出口,便听到了裴元绍的呵斥,但是他知道裴元绍也是为了自己好,他怕自己再多说,会牵连到裴元绍便低下头不再说话。刘协听到裴元绍称呼其“子义”之时,就感觉有点耳熟,只是没有立刻想起这人是谁,只是隐隐觉得这应该是位大牛的字,要不然自己不可能这么耳熟。

    刘协再听到裴元绍的介绍,说他是东莱太史慈时,刘协便立刻想起来这人是哪位大牛了。这特么的可是太史慈啊,武艺能跟孙策拼个不相上下,孙策死了之后,说他武艺冠绝江东也不为过。在历史上太史慈投效孙策之后,一直被授予重权,为孙氏坐镇一方,可以说是文武双全,而且其人侠肝义胆、忠心耿耿,极为难得!

    刘协也没想到自己激将之下,竟然炸出来了这么一位大神,顿时高兴的有点懵逼,找不到北了。我擦。难道自己现在也特么的算霸气侧漏了?也能文臣武将、英雄豪杰纷纷来投了?我嘞个去,不知不觉中自己都这么牛逼名声在外了?

    一来,刘协见过的历史名人太多了,已经有些免疫了。二来,刘协也知道自己现在正事还没昨晚,还没到该激动的时候。刘协努力压下心中的情绪,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装作不动声色地说道:“裴将军不用担忧,朕并无责怪之意。尔等也尽管畅言,朕绝不会因言下罪与人!”刘协说完,直接走到太史慈面前,接着说道:“你刚才有何事想禀告与朕,若是还有胆量,但说无妨!”

    太史慈本来心中就有些不服,怕牵连到裴元绍才又忍了下来,现在听到刘协再次相激,立刻就忍不住了。不过太史慈虽然现在脾气有些炸裂,但是头脑还是冷静的,在言语之间耍了一个小聪明,拱手说道:“回禀陛下,末将认为确实如陛下所言,现在新军刚刚训练不久,将士们的军阵训练需要长久之功,陛下现在就让将士们演练军阵,有些操之过急,纵然有些疏漏,也不全是将士们不用心训练之故。”

    刘协听到太史慈的话,笑着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朕不知兵事,苛责太过了?”太史慈虽然有些炸了,但是不是傻子,知道这个自己心里可以这么想,但是万万不能这么说,便含糊其辞的回道:“末将不敢。”

    刘协不用他回答,看到他不服气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不过这正合自己的心意,刘协挑了挑嘴角,接着说道:“你是东莱太史慈?可是跟小霸王孙策搏杀不相上下的太史慈?”

    太史慈听到刘协所问,诧异的皱了皱眉头,虽然现在离孙策攻打刘繇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此战的消息应该已经散布开了,但是自己不是刘繇手下的统军大将,只是跟孙策拼杀了一番,能注意到自己的人应该还不多。陛下竟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能说出此事,看来陛下的能力和志向都不一般啊。

    既然陛下已经认出了自己,自己关明正大也没有需要隐瞒的,太史慈抬起头便回道:“陛下圣明,末将正是太史慈。”刘协接着说道:“朕知道子义是知兵之人,骁勇善战、文无双全,可惜刘繇短见,不以子义为大将,否则他怎么会落到兵败失地的地步呢?”

    太史慈听到刘协的话,也是满脸的落寞之情,叹了一口气,回道:“陛下谬赞了,末将区区贱名,没想到竟能入陛下之耳,实在荣幸。”刘协见太史慈有点上钩了,便回到原处说道:“好了,都平身吧,太史慈出列。”

    众将听到刘协的话,都站起身来,太史慈也起身走到阵前,刘协看向太史慈接着说道:“朕知道你心中不服,你可敢跟朕赌斗一场?”太史慈不知道刘协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跟天子赌斗,不管输赢都是大错,但是又不想低头失了颜面,便低着头不说话。

    裴元绍听到刘协的话,以为刘协想借机处罚太史慈,便想上前劝说。裴元绍刚要上前,不料被旁边之人给拉住了,裴元绍往旁边一看却是周仓拉住了自己。裴元绍不知道周仓什么意思,便疑惑的看向周仓。

    刘协就在身前,周仓也不敢说话,便对裴元绍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裴元绍和刘协,最后往北向着河南尹的方向指了一指。裴元绍跟周仓这么多年的老基友,看到周仓的动作,“自己”“周仓”和“陛下”在河南尹,便明白了周仓的意思。

    陛下是在河南尹收服的自己和周仓,陛下乃是识才之人,又爱才、惜才,太史慈乃是当世大才,陛下应该不会责罚太史慈。那么现在陛下应该是想借此机会收服太史慈,这对太史慈乃是一件好事,自己有些关心则乱了。裴元绍想明白此处,便笑着对周仓点了点头,站在原地不在上前。

    刘协看到太史慈不说话,便接着说道:“子义将军,你说新军训练时间比较短,所以才演练不出军阵?对于将军的话,朕却有些不以为然。朕就用给裴将军的练军之法,七日之内,便可使军阵行进五十步乃至百步而不散乱,只要月余,便可使大军行动如同一人,大军行进而军阵严明。”

    刘协边说着话,便走向太史慈,最后走到太史慈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说道:“子义将军,不知你可敢跟朕一赌?”

    暂且先不说刘协这十五岁的少年,上去拍太史慈这三十岁中年人肩膀的画面,是多么辣眼睛。单单太史慈听到刘协的话后,便有些发蒙了,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一副‘你逗傻子玩呢,信你才怪’的表情。

    就这些新招募的军士,七日之内,让他们演练军阵行进五十步乃至百步不乱!?只要月余,便让大军行进如一人!?你丫逗我呢吧?太史慈真想问问刘协,知不知道你丫所说的那是什么概念!?只要七天最多一个月,你就能练出这等强军?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