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贾诩谋汉中(新年快乐!)
    刘协看了地图一会,也没想出来太好的主意,转头看向贾诩问道:“不知先生所言的,兵贵神速、出奇制胜何解?”贾诩见刘协已经看清了汉中东部的形势,便接着说道:“所谓兵贵神速、出奇制胜,就在于快字和奇字。上庸、房陵和西城三城占据天险、城高池深,又互成掎角之势,可谓是易守难攻!若是我军从房陵依次攻打过去,恐怕急切之间难以攻克三城。就算是侥幸攻克三城,也难免会伤亡惨重,这对陛下的大业不利。”

    “上庸、房陵、西城、三城守军以张卫为首,张卫虽然有些勇力,但不过是一无谋莽夫,我军若是绕过上庸和房陵两地直插西城,定可出其不意。我军从宛城出兵,距离西城一千两百余里,若是正常出军需用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但是我军若是星夜急行的话,最多时日便可到得西城城下。到时张卫措不及防之下,定难以防备万全,我军定可一战而下西城。”

    贾诩说完沉思片刻,接着说道:“张卫在杨县之地并未派驻大军,若是西城有了防备我军难以攻下的话,也可以退往杨县之地再做筹谋,如此便可两全。”

    西城对于刘协来说已经是囊中之物,刘协心中已经有了更好的打算,可以更快的攻克西城,他忧虑的也不是这一点,便问道:“有先生的谋划,在朕看来,西城已经是朕的城池了。朕对于此事并无疑虑,朕忧虑的事,朕拿下西城之后,又该如何?”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看着地图又思量了一番,开口说道:“回禀陛下,臣有上、中、下三策,可以供陛下选择,还请陛下决断!”

    刘协听到这经典的谋士开场白,也是愣了一下,刘协知道贾诩是那种拿定主意后,很难改变的人,他既然说出了三种选择来让自己决断,这说明了他的心里也是游移不定的。刘协想到此处,眼光也更加凝重深邃了一些,正色说道:“先生有何谋划,但说无妨。”

    贾诩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我军拿下西城之后,汉中郡治南郑往东便再没了大城要塞。臣所说的上策便是,我军拿下西城之后不做停留,星夜直袭南郑。汉中张鲁不过是无谋之辈,又在南郑安稳享乐多年,现在不过是守家之犬而已。我大军若是突然出现在南郑城外,汉中君臣定会惊慌失措,我军定可一战而下。只要陛下攻下南郑、擒拿张鲁,汉中便可传缴可定。”

    张鲁虽然是守家之犬,但也是能守家的啊。若是自己不能一战而下南郑,汉中各县援兵纷纷回师救援,上庸和房陵两地再如自己先前所想,出兵断了自己的粮道后路,自己可就无力回天了。刘协沉吟了一下说道:“此策虽然快捷,但是太过行险,若是南郑久攻不下,我军难逃全军覆没之危,朕需要好好思量,先生且说中策如何?”

    贾诩知道上策太过行险,听到刘协所问也不劝说,接着说道:“这中策便是我军攻克西城之后,派一偏师大张旗鼓前往南郑,然后派出一使者假扮张卫信使去往上庸、房陵两地,言称我军留下偏师驻守西城,大军主力已经直扑南郑,让他们出兵杨县断绝我军后援,方便其收拢败军夺回西城。”

    “张卫为三将之首,又为张鲁之地,杨昂和杨任二人必会出兵杨县,策应张卫夺城赎罪。我军主力再秘密返回杨县设伏,伺机一战歼灭上庸和房陵两地守军。如此而来,陛下再派一上将率一支偏师,即可攻下上庸和房陵二地。我军再无后顾之忧,陛下便可率我军主力直扑南郑一举覆灭张鲁。”

    刘协听贾诩说完中策,心中暗暗称好,此策不快不慢,偏师前往南郑,可以先为自己大军扫清道路,方便自己大军同行。收服上庸房陵二地,又可以免除自己的后顾之忧,而且成功几率很大,此策可行。

    刘协虽然认同此策,可是还是想听听贾诩所说的下策,便先不动声色,接着说道:“嗯,先生此策甚为妙极,但是不知先生的下策是?”

    贾诩所中意的也是自己的中策,听到刘协所问便说道:“臣的下策便是我军拿下西城之后便固守此地,再从南阳派一支兵马两面夹击收服上庸和房陵二地。此策虽然稳妥,但是臣认为太过与保守,所以臣不建议陛下选择此策。”

    刘协听完贾诩所说,上前拱手一拜,说道:“听完先生之言,汉中大势尽在朕掌握之中矣!先生上策如履薄冰、太过行险,稍有差池便有全军覆没之危。朕根基浅薄,经受不起如此大败而且徐州大战也定不会那么快结束,所以朕认为不必如此行险。”

    “先生下策正如先生所说,虽然稳妥但是太过保守,耗费时日钱粮暂且不说,将士们接连攻坚之下,也难免会死伤惨重,所以朕认为此策也不可取。”

    “先生的中策暗度陈仓之计正合朕意,若是操作得当的话,说不定可以在杨县为朕再添万余兵马,兵不血刃拿下上庸和房陵两座坚城。用计出其不意,用兵张弛有度,此策甚合朕心,朕认为就依此策而行,先生以为如何呢?”

    贾诩见刘协的选择跟自己想的一样,便不再多言轻声一笑,上前拜道:“陛下分析透彻、见解深远,实在英明!臣远远不及,任凭陛下决策便可,无论陛下作何选择,臣一定全力施为!”

    刘协看到贾诩的样子,便知道他所中意的肯定也是中策了。这明明是自己辛辛苦苦做出的谋划,却把功劳都推到了自己的头上,真是一个老狐狸。怪不得丫的在历史上能活的那么滋润,看来懂得让功、会拍马屁也是一门学问啊!不过不愧是“毒士”贾诩拍出来的马匹,让人就是特么的舒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