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一切尽在掌握(更!)
    在大汉待得时间越长,刘协就想的越多,他也慢慢发现了,这些名标青史的历史人物、英雄豪杰,其实也都是人,而且是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人,他就会有七情六欲,比如如果自己治好不好黄叙的话,他就不知道黄忠会不会发飙;再比如,如果自己没有南阳这块根基之地,他就不知道忠于汉室、忠心耿耿的荀彧,会不会来到宛城;再比如……

    刘协不能回答自己心底的疑惑,所以他便想将一切尽量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虽然现在他的能力还不够,但这终究还是要慢慢尝试的,调遣西凉铁骑征战汉中就是他所尝试的第一步!

    张绣听到刘协所问,便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哪怕是将自己张氏一族的基业亲手送出!若是自己稍有迟疑,自己这个要去讨伐不臣的人,或许就会成为陛下心里新的不臣!

    刘协话音刚落,张绣就丝毫不犹豫的回道:“陛下,这三万精骑跟随末将叔父征战多年的百战强军,人人骁勇善战、步骑皆精,自然善战能战,征讨汉中自然不在话下。这三万铁骑都是我大汉之军,都是陛下之军,自然对陛下忠心耿耿,也自然能为陛下征伐汉中、讨伐不臣!”

    不管张绣是否是真心实意,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做到了这点也就够了。至于是否是真心实意?谁又会没有私心呢。哪怕不是真心实意,只要他能一直做着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事,那在天下看来,此人就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真心实意!只要时间久了,连他自己也会这么认为,自己要做的就是一直胜利下去,给他把这养成习惯的时间。

    刘协听着张绣‘言不由衷’的话语,满意的一笑,接着说道:“张将军请看,朕和军师已经商讨完毕,要从武当沿着汉水道jin ru汉中,朕想让将军领兵秘密前行到武当城一带,然后潜伏起来,切切不可泄露行踪,打草惊蛇。”

    “汉中地势险要,坚城很多,讨伐汉中免不了要攻城拔寨。三万西凉精骑虽然步骑皆能,但是用来攻城的话,难免有些大材小用太过浪费了。朕会写一道诏令给你,你留下一万铁骑给文聘,让他用来镇压南乡诸县,然后你从他麾下调拨两万精锐步兵,然后你帅领这四万步骑潜行到武当城一带。五日之内,完成此事,你可能做到?”

    文聘虽然经过了历史的考验,算是一个忠臣良将,但是刘协还是想将其控制在掌握之内,比较安全一些,也免了他或者他的下属起一些不该有的心思。黄袍加身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发生,但是刘协知道了会有这种事发生的可能。

    用一万西凉铁骑来置换文聘麾下的两万精兵,便是刘协要走的第二部!

    文聘如果没有起别的心思,这一万西凉铁骑可是比他两万精兵更强有力的力量,对他来说便是一件好事。南乡诸县都是平原,适合骑兵驰骋纵横,一万西凉铁骑比起两万步兵,更适合用来弹压南乡诸县,也能更快的支援武关。

    如果文聘起了别的心思,有张绣的三万西凉铁骑在,他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等他离开了麾下的两万精兵后,他便不用在做出选择了。对于刘协和文聘两人来说,一个能更放心的使用自己麾下的大将,一个手下有了更精锐的力量,这都算是一件好事。

    张绣不知道刘协是想了这么多才做出的这个决定,他所知道的是,自己家的基业马上就要被自己让出去三分之一了,而且应该还会再分割出去一些。但是自己既然已经做出来了选择,那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张绣思虑了一番,只要文聘配合的话,自己从武关出发,再率领四万步骑潜行到武当一带,并不算是困难的事。至于文聘是否配合的话,这就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了。张绣思量完毕,便对刘协拱手一拜,接着说道:“武关距离武当路途不远,五日之内行军至此,并不是难事。至于潜行和调配兵马之事,相信有文大人的配合,应该也不是难事。五日之内,末将定能完成此事。”

    刘协见张绣应下此事,微微点了点头,至于文聘是否会配合,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刘协做成了此事,心中颇为满足,摆了摆手让张绣起身,然后看向贾诩自信的说道:“从南乡和武关调拨兵马之事,先生以为如何呢?”

    贾诩看着自信满满的刘协,也不得不承认刘协这步棋走的精妙,分配军权、解决内患之事,这不是臣子应该考虑和思量的,贾诩便省下了这一步的思考。

    贾诩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考虑此事对于征战张鲁的利弊之处。陛下从武关调拨这三万西凉军,然后偷偷置换南乡精兵来征伐汉中,确实足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恐怕陛下攻入汉中之后,张鲁也想不明白,陛下是哪里来的兵马。

    而且从南乡调兵先行潜行至武当附近,等到战事一开,陛下便可直接从武当出兵直袭西城,这比起从宛城出兵足足剩下了一般的距离。从武当出兵最多四日便可直达西城城下,可以省下一大半的时间,更为兵贵神速,更为出其不意。

    贾诩听到刘协问向自己,毫不掩饰自己的惊骇之色,拱手便道:“陛下胸怀韬略、腹有良谋,微臣远远不及。陛下如此调兵强将,定可让张鲁贼子措手不及,汉中之地已属陛下矣!”

    刘协知道不是贾诩想不到这一步,而是他不敢这么想,不敢这么建议自己。张济叔侄和他私交甚厚、又同出西凉,他需要避嫌。他是自己麾下的第一谋臣,文聘是自己任命的第一个封疆大吏,他也需要避嫌。

    正是因为种种缘由,所以这个策略只能自己想出来,只能自己提出来。嗯,或许自己想不起来的话,贾诩会引导自己想出来。刘协看着贾诩那张惊骇的脸庞,仔细想了想,这或许也没有那么可以骄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