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一点小事
    自己前去汉中带着四员大将和两个一流的军师,多一个太史慈不多,少一个太史慈不少,但是自己出征汉中之后,留下南阳的人说就有些不足了,可堪大用的只有徐晃、荀彧和魏延三人,而且还有一个自己没有十足把握保证他不会反复的张济在宛城。

    自己虽然将张济和张绣隔开了,但是自己前去汉中带的主力大都是张济的西凉军,若是张济出现什么反复或者闪失的话,可以说自己立刻就会危在旦夕。再加上宛城乃是南阳最为重要的所在,所以徐晃和荀彧一一定要在宛城坐镇,不可以轻动,一来保证宛城不失,二来,也可牵制住张济,使他不敢有异动。

    这样一来,宛城外围就只有魏延一人可堪大用了,其余董承、韩暹等辈都不能独当一面。自己留下太史慈在南阳,而且让他隐藏于新兵营之中,这就是自己留在南阳的一个后手。若是有外地入侵或者南阳内部有变,哼哼,太史慈就是自己的一个杀招!

    刘协上前拍了拍裴元绍和周仓的肩膀,笑了笑说道:“两位爱卿有心了,这段时间委屈你们了,太史慈的去留一会再议,现在先把正是忙完,朕的将士们可都快等不及了。”

    刘协说完,便不在多说,向着已经列队完毕的教导营走了过去。教导营将士也都是百里挑一之人,自然也能看出刘协箭阵的厉害,众将士看完军阵演练之后,再也没有了上午训练时的怨气,再次看向刘协之时,仿佛看向神人一般。

    不,在大汉百姓和将士心中,刘协就是大汉的皇帝,就是大汉的天子,就是上天之子,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只是经过黄巾之乱、十常侍之乱、董卓之乱,再到现在天下大乱,刘协这个神明被打落尘埃了而已。

    众将士看到刘协用区区三十名新兵,便演练出前所未见、威力巨大的箭阵,仿若看到神迹一般,刘协这个大汉的上天之子在众将士的心中,又恢复到了神明的地位。看到刘协来到阵前,众将士纷纷拜倒在地,高声拜道:

    “我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愿陛下武运昌盛,我大汉国运永存!”

    “我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愿陛下武运昌盛,我大汉国运永存!”

    “我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愿陛下武运昌盛,我大汉国运永存!”

    刘协可看着眼前拜倒在地的将士,心中情绪激昂,大声说道:“朕曾听闻:‘民心既天意!’,在朕的心中,我大汉的国运、武运靠的不是虚无缥缈的天意,而是朕的子民还有你们这些愿意为朕效死的忠勇的将士们!现在国家蒙难、朝纲沦陷、诸侯割据、天下大乱,朕问你们,你们愿意为朕效死,平灭乱世乎!”

    将士齐声拜道:

    “我等愿为陛下效死,誓死追随陛下平灭乱世,陛下武运昌隆,大汉国运永存!”

    “我等愿为陛下效死,誓死追随陛下平灭乱世,陛下武运昌隆,大汉国运永存!”

    “我等愿为陛下效死,誓死追随陛下平灭乱世,陛下武运昌隆,大汉国运永存!”

    “好,众将士平身!”刘协看着众人站起来,接着说道:“朕说过会给你们最精良的武器和最好的训练,现在朕的练军之法,你们已经亲眼所见,望你们不负朕望,努力训练、早日成军,能够追随朕征战天下!现在天下百姓正处于水火之中,我大汉也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朕需要你们!朕在这里拜托将士们了!”

    刘协说完,向着众将士拱手深深一拜,“众人不敢授刘协之礼,连忙拜倒在地:“陛下不可,不能为君分忧,我等死罪也!我等定拼死训练、早日成军,定不负陛下重托!”刘协这才站直身子,将将士们都扶起来,然后宽慰了几句,让他们继续训练。

    刘协看到众将士又开始接着训练,训练的也更加刻苦努力了,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军心已收,只要自己不犯下大错,这里的将士们应该会忠心耿耿了,这五百将士就是自己种下的种子,现在就等着他们开花结果的一天了。

    “子龙,你在校场盯着众人训练,裴将军、周将军还有子义将军,你们随我到书房一叙,朕有要事告诉你们。”刘协安排赵云在校场盯着教导营训练,然后带着裴元绍、周仓和太史慈三人向着书房走了过去。

    刘协来到书房之后,让侍者端来茶水,然后吩咐道:“嗯,你们都退下吧,书房五十步之内,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违者杀无赦!”“诺!”侍者连忙忙退出书房,出去传达刘协的命令。

    裴元绍三人看到刘协这么谨慎,便知道刘协肯定有大事要说,便都聚精会神的看向刘协,等着他说话。刘协看着紧张的三人,笑了笑打趣的说道:“朕就是好长时间没跟裴将军和周将军一起坐下聊聊了,现在子义来了,朕也没有给自已接风,就把三位爱卿叫来一起品品茶。”

    裴元绍三人听到刘协所说,以为刘协真没啥事,变端起茶杯来品茶。刘协接着说道:“三位爱卿看起来没品茶的兴致,朕便也唠叨一句,要是说起来,也确实有一件小事要说,朕要出兵攻打汉中张鲁了。”

    裴元绍三人听到刘协说有点小事要说,还以为说些家长里短的问候一下自己等人,便也没有在意,边喝茶边听着刘协说话。“哦,陛下说一点小事,哦,陛下要攻打汉中张鲁,确实不是……,一点小事?一点小事?!确定这是一点小事?!!”

    裴元绍三人听清刘协说的话,脑子里一群草泥马跑过,这特么的是一点小事么?人家张鲁也割据汉中一二十年了啊,地处险要之地,也不是好惹的好吧?这特么要是一点小事,那在您老人家看来什么是大事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