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底牌
    “哐当!”裴元绍和太史慈还比较好一些,听到刘协装逼只是楞了一下,周仓的定力就有些不足了,手中的茶杯直接掉在了地上。听到茶杯掉落的声响,裴元绍和太史慈也回了过神来,佩云少喝太史慈两人对视了一眼,裴元绍起身一拜,说道:“陛下说的可是要出兵汉中,讨伐张鲁?”

    “嗯,确实如此,汉中张鲁大逆不道,违抗朕命,此次就是要出兵讨伐与他,让提下诸侯看看我汉家的威严!”刘协说完,便把华佗的事和张鲁的话给他们三人说了一遍,然后想了想又把徐州大战的事情也说了一下。

    裴元绍听完,立刻心中大怒,拜倒在地,说道:“末将请命,追随陛下讨伐张鲁。”太史慈和周仓二人见此,也立刻拜倒在地,跟着说道:“我等请命,愿追随陛下讨伐张鲁!”

    都说了是小事嘛,你们还这么激动,咋就没点定呢!刘协起身扶起三人,正颜说道:“讨伐汉中乃是小事,朕叫你们来此是有件大事要让你们去做。”裴元绍立刻问道:“不知道陛下想要托付给我等何等要事,我等定誓死报效陛下大恩!”

    刘协猛地看了裴元绍三人一眼,接着说道:“坐镇新军大营,训练新军。”裴元绍、周仓和太史慈仨人,听到刘协以这么沉重的口气,说出这样的“大事”,顿时又楞了一下,这特么的算什么大事啊,玩我们呢?

    周仓性格比较火爆,听到刘协的话,立刻回道:“陛下莫非瞧不起末将不成,陛下征战在外,我等怎么能安心在宛城训练新兵呢?末将请命,愿为陛下马前卒随陛下出征汉中!”

    刘协刚安抚下一群请战的,就是怕又出来一群请战请命的,才这么说的,没想到都这么装逼了,还是得再来一回。好在刘协早有准备,接着说道:“出征汉中之事,朕和军师早有筹谋,已经视汉中为囊中之物了,此次出兵势在必得!新军乃是关系到我南**基的大事,耽误不得,你们三人必须坐镇新军大营,不得出丝毫差池。而且朕留你们在新兵大营,确实有大事安排。”

    裴元绍三人听到确实有大事托付给自己,也都打起了精神来听听刘协怎么说。刘协看到三人把自己说的当回事了,接着说道:“现在我南阳众军正在秘密调往南乡郡武当城,不出意外的话,出兵日期就在五日之后,朕到时会秘密前往武当,领兵出征!朕走之后,你们还要每天来校场训练,做足声势,让所有人都认为朕还在宛城,知道了么?”

    裴元绍三人也琢磨出来了一些刘协的意图,虽然有些不甘心刘协不带自己出征,但是也知道兹事体大,连忙应诺领命。刘协看着三人的神情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接着嘱咐道:“朕这次出兵汉中乃是以奇兵取胜,你们在宛城的所作所为,关系到朕取汉中的策略,能不能顺利实施,一定要慎重而行。”

    裴元绍三人这时已经猜到了一些刘协的战略意图,脸上也没有了敷衍之意,躬身一拜,说道:“末将领命,比不负陛下所托。”刘协见三人这次真正的听进去了,接着说道:“刚才元绍让朕把子义带在身边,朕知道子义本事过人,文武双全,也很想将带在身边。但是朕还得再委屈子义一段时间。”

    太史慈听到刘协所说,就想行礼说话,刘协摆了摆手打乱了他。刘协看了裴元绍和周仓一眼,接着说道:“新军乃是朕的心血所在,朕想带走子义,不是因为子义留在新军是大材小用,而是朕相信元绍和周仓两位爱卿的能力,已经足够坐镇新军了。”

    裴元绍和周仓听到刘协所说,见刘协这么在意自己二人的想法,眼中都流露出一些感情之情,然后向刘协恭敬的一拜。刘协扶起二人,接着说道:“朕率众将领兵出征之后,宛城明面上只有徐将军和荀爱卿坐镇。宛城乃是南**本,南阳乃是朕的根基之地,不容有失,否则朕就再难寻立足之地了。”

    “只有徐将军和荀爱卿坐镇坐镇的话,力量着实有些不够,朕实在是放心不下,而你们三人就是朕留在宛城的后手。新军初立不过月余,不容易引人关注,敌人不会把新军放在眼中,但是朕相信这三万新军在三位爱卿的手下,战力必然不可小觑。待得朕在汉中的消息传开之后,你们便不必在去城中练军,就在新军大营坐镇。朕相信不管是外敌入侵还是出现内患,三位爱卿一定能不负朕的厚望,做出一番大事。”

    裴元绍三人听到刘协一阵忽悠,将自己作为守卫南阳的底牌,吨林有些热血沸腾了,齐齐拜道:“末将开始没能看出陛下的苦心,竟然还反驳陛下,实在是罪该万死!我等定誓死完成陛下所托,必不辜负陛下厚望。”

    刘协也没想道自己这顿忽悠,不,是这番安排效果这么好,别真的有人来了,这哥三真的就以死相报了,连忙说道:“南阳虽然重要,但是也不及三位爱卿重要。朕此次讨伐汉中势在必得,一定用不了多长时间。记住朕的话:能战则战、能守则守、保全自身!若是敌军势大,一定要保全自身,等待朕回军救援!”

    裴元绍三人听完,又要下拜,刘协见这哥仨没完了,连忙扶住他们,接着说道:“你我四人名为君臣,实为亲朋,不必在意这么虚礼。哎!只是如此而来,就有些委屈子义了。子义和小霸王孙策一战名震天下,为了不引人注目,朕这次就不能封赏与你了,还望你不要怨朕。”

    “末将赌斗输与陛下,安敢在寻求赏赐。”

    刘协见自己最后还是坑了太史慈,笑了笑说道:“哈哈哈,赌斗之事,不过是戏言而已,子义不必在意。子义大才,朕怎能不用,虽不能明面上册封与你,但是暗地里还是可以的,只要诏书还得以后才能补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