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不要怕自己弱
    甘宁介绍完之后,看到刘协傻笑着愣在原地,甘宁也不知道刘协是咋了,连忙打了个手势让周泰和蒋钦上前拜见。周仓和蒋钦二人看到刘协的样子,还以为刘协是生气了,看到甘宁的手势之后,连忙上前再次拜道:“草民周泰(蒋钦)拜见陛下,我等冒昧前来觐见,还请陛下责罚我等,不要责怪甘将军。”

    刘协听到周泰和蒋钦的话,才回过了神来,看到他们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连忙上前将他们扶起来,宽慰道:“哈哈哈,两位将军误会朕的意思了。幼平和公奕乃是世之豪杰,甘将军能够将两位将军举荐给朕,朕怎么会怪罪你们呢?”

    “朕刚才乃是太过激动了,两位将军在扬州的时候,朕就听说过两位将军的威名。可惜那刘繇在军中不能用太史子义这样的智勇之将,在民间又让幼平和公奕这样的英雄豪杰流浪与江湖,而无可以用武之地,否则他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败军失地、托庇与他人的地步呢?”

    刘协说完,对两人躬身一拜,接着说道:“朕刚刚听到竟然是幼平和公奕你们两位将军当面,心中实在是有些大喜过望,这才有些出神。朕刚才惊扰了两位两军,还望两军将军不要怪罪于朕啊!”

    周泰和蒋钦强人看到刘协真如甘宁所说的礼贤下士、平易近人,这才彻底放心了下来,看到刘协拜向自己,连忙回礼道:“陛下万万不可,陛下礼贤下士、如此厚待我们兄弟二人,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如何敢怪罪于陛下呢?还望陛下收回此礼,我等万万不敢接受。”

    刘协看到周泰和蒋钦两人的表现,知道自己要是不起身,恐怕他们就一直跟自己僵持下去了,便站起身来,将周泰和蒋钦两人也扶起来,看向甘宁说道:“甘将军,如今幼平和公奕他们两人在军中担任何职呢?”

    甘宁听到刘协所问回道:“回禀陛下,如今幼平和公奕二人尚未在军中担任职务,只是在帮助末将编练水军。末将曾想为他们二人求陛下册封军职,但是他们想建功立业之后,再求封赏,于是此事便拖了下来。”

    刘协想了想说道:“如今水师编练的如何了,共有多少兵马船只,可堪一战?”

    甘宁天天泡在水师大寨,对水军的家当门清,听到刘协所问,直接回道:“回禀陛下,现在水师共有两艘三层楼船,每船驻有三千人共六千人;大型战船戈船二十艘,每船驻五百人共一万人;小船例如“冒突”、先登”、“朦冲”和“赤马舟”等两百余艘,驻有军士四千人;综上所述,水师现在共有两万人。”

    “但是陛下编练水师非是一日一月之功,虽然所招募的水师将士都是精通水性之人,但是若想要水军形成战力,也需要最少半年的时间。所以现在水军虽然有两万人,但是可堪一战的也只有末将以前的八百手下和后来招收的一些水匪等约有三千余人。”

    刘协虽然听了甘宁说的一堆,但是刘协只知道战列舰、巡洋舰和航空母舰,对于古代的水军那些船只都不太清楚,所以听的有些懵逼,刘协想了想总结了一下,虽然自己水师有些家底,也有两万人了,但是能拉出去溜溜的就三千人,也够开一艘楼船的。

    刘协听完甘宁的话,对于古代水军隐隐约约也有了一些了解,刘协现在就庆幸一件事,幸亏自己没有特么的招惹刘表,想向刘表那二十万水军,铺天盖地的楼船战船、再想想自己孤零零的一个楼船,想想就特么的害怕啊,自己好像除了被喂鱼没有一丝一毫别的可能了!

    怪不得刘表活着的时候,曹操也不招惹荆州,原来不是曹操不想招惹,是人家真的能够守的住啊!你丫的步兵再多、骑兵再厉害,你敢过江不?你只要敢过江,无论是来多少,一样送你丫的去喂鱼!

    嗯,自己确实是招惹不起荆州水军,但是汉中应该也没有像样的水军吧?在历史上也没记得有这方面的记载,自己手下最起码还有甘宁他们几个牛人,汉中好像什么都没有吧?自己的水军应该跟他们半斤八两,或者比他们强吧?

    刘协知道甘宁是巴郡人,里汉中比较近,便看向甘宁问道:“兴霸,你是巴郡人,离汉中比较近,你可知道汉中张鲁麾下可有水军?战力如何?”

    因为事情有些久远了,甘宁低头想了想,才回道:“回禀陛下,汉中地势险要、境内汉水也比较狭窄,在汉水边上便可以攻击汉水中的船只,所以汉中向来不以水师为发展主力。汉中水师应该仅有千余老弱维持水道安全,也就能对付一些一般的水匪水贼,几乎没有战力。”

    好!刘协听到甘宁的话,顿时心中就有底气了,虽然自己手上没有多大的实力,但是不要怕自己有多么的弱,只要敌人比自己更弱就可以了!刘协接着问到:“兴霸,那依你之言,以我水军三千主力来战汉中水军,定可一战而胜了?”

    荆州水军甘宁肯定是招惹不起,也不敢招惹,但是甘宁听到自己可能有出战的机会,而且对手还是鸡毛不是的汉中水军,顿时腰板也挺直了,大声应道:“回禀陛下,只要汉中水军可敢我军作战,末将保证定可一战而定,将汉中水军覆灭!”

    牛逼虽然已经吹出去了,但是甘宁不知道刘协想要如何用兵,想了想汉水的情况,还是又说了一下:“陛下,汉中水军虽然不值一提、一战可灭,但是汉水狭窄,我军又处于水面之上,无法隐藏行踪,若是敌军在岸上埋伏我军,我军恐怕也有全军覆没之危!”

    刘协听到甘宁的话,能够击败汉中水军心里已经有底了,笑了一笑,接着说道:“哈哈哈,兴霸勿忧,朕不会让我水师将士白白送命的。汉水虽然狭窄可以在岸上攻击水军,但是只要汉水两岸也是我军的土地,不就可以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