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杨松快哭了
    杨氏和阎氏现在已经势不两立,以前张鲁信重阎圃,所以杨氏一直被阎氏压制着。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打压阎圃和他背后阎氏的机会,杨松怎么可能轻松放过,阎圃话音刚落,杨松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哈哈哈,我看阎功曹是让天子给吓破胆了吧?那少年天子不过一黄口小儿就算侥幸得到南阳之地,麾下又有多少兵马呢?”

    “除去防备武关、坐镇宛城和弹压各地的兵马,那小儿能拿出六千军马进驻武当,恐怕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吧?他又那什么来进行功曹所说的‘另有图谋’呢?莫非他还能如张角一般撒豆成兵,生生变出来兵马不成?”

    杨松说完,又对张鲁一拜,说道:“幸得主公仁慈,这才没有起兵攻打南阳,否则南阳区区弹丸之地,主公未必不能弹指灭之!主公坐拥险地,兵多将广,就算那小儿有所图谋,又能如何?若是天子当真敢出兵进犯我汉中,主公正可出兵攻取南阳,想必天下人到时也没有敢说什么的了吧?”

    阎圃被虽然感觉到事情不对,但是也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来,也想不出刘协能从哪里调动兵马,顿时被杨松说的有些哑口无言,顿时羞愤交加,大喝一声:“你这个奸邪小人,若是我汉中有变,一定是毁于你这个小人之手!”

    张鲁听着杨松的话微微点头,感觉很有道理,自己不就是顾虑天子的名望才不敢出兵南阳的么?若是天子果真敢进犯汉中,到时候自己再出兵南阳,天下人也就无话可说了吧?到时候自己拿下南阳,挟持天子,又坐拥汉中这等险要之地,未必不能重演董卓旧事啊!

    张鲁想到此处,便被其中的利益冲昏了头脑,听去阎圃的建议,自己做多也只能成就齐桓公那样的霸业,或者窦融那样的富贵,连一个王位都不可得。汉室能够两次凭借汉中、关中之地成就大业,自己怎么就不可以呢?

    张鲁想到此处心态便有些不同了,再听到阎圃呵斥杨松的话,顿时就有些感觉阎圃有些无理取闹了,皱了皱眉头,说道:“阎功曹醉了,还是坐下不要多说了!”阎圃看到张鲁的神色,便知道大事不好,连忙说道:“主公,我没有醉,还请主公再听我最后一言!”

    张鲁见到阎圃不知好歹,竟然违抗自己的命令,顿时大怒,说道:“来人,阎功曹醉了,立刻将他护送回府!”阎圃见此也知道一步错步步错,自己再多说也没有意义了,便也不在说话,整理了一下衣装,恭敬的对张鲁一拜,跟着卫士退了下去。

    张璐现在满脑子都是重演董卓旧事,成就大业,看到阎圃走了之后,便看向杨松说道:“现在已经清净了,我想要成就大业,不知杨公有何教我?”杨松也就有一些小聪明,刚才呵斥阎圃的时候,已经快用完了,听到张鲁向自己问策,顿时有些懵逼了。

    杨松知道自己回答的满意与否,关系到自己杨氏和阎氏的博弈,只要自己回答的不能让张鲁满意,别看现在好像张鲁跟阎圃已经闹翻了一样,明天张鲁就能将阎圃叫回来,重新给他信重,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就白费了。

    今天自己这么算计与他,等到阎圃重新得势之后,肯定不会轻饶了自己,到时候自己杨氏危矣!自己装了一半的逼,就是哭着也得把他装完,还得装的让人满意,杨松拿定主意,便开始思考起张鲁的问话来。

    ‘我欲成就大业,不知杨公有何教我?’,关键就在于成就大业,所以一定是自己最后一句“若是天子当真敢出兵进犯我汉中,主公正可出兵攻取南阳,想必天下人到时也没有敢说什么的了吧”,打动了主公!如此想来,那么事情的关键就在于引诱天子出兵汉中了!

    可是天子在武当只有六千兵马,他怎么敢出兵汉中呢?自己该怎么办好呢?我擦,出谋划策朕的不是哥的长处啊!张鲁看到自己问策之后,杨松便低着头不再说话,心里也是微微有了一些不快,我擦,自己手下这特么的都什么玩意啊!

    一个刚刚出谋划策,吓了自己一大跳,然后便被人装逼打脸,还特么的死撑着死不认错,落了自己的颜面。一个骂别人的时候嘴皮子挺利落,到了正事儿的时候,又特么的不敢说话了,都特么的什么玩意啊,一群废物!

    张鲁心里不爽,寒着脸说道:“怎么?杨公可是感觉有些为难?”杨松也跟着张鲁十几年了,看到张鲁的神色,便知道自己久久不应,让主公心里不爽了,连忙说道:“不为难,不为难,在下刚才只是在想妥当之法。西川刘璋已经和我汉中对持多年,急切之间主公不能将其吞并。关中李傕、郭汜二人,麾下十余万西凉铁骑,实力强大,主公万万不可图谋。主公想要成就大业,必须东出取南阳之地。”

    张鲁听到杨松憋了半天,就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脸色更难看了,这特么的还用你说啊,打了这么多年了,我特么的自己不知道啊!张鲁冷声一笑,接着说道:“哦?杨公想说的就是这些?”

    杨松被张鲁逼的都特么的快哭了,但是也不敢不应,杨松知道要是自己现在停下了,就是戏耍张鲁,恐怕张鲁杀了他的心都会有了。杨松听到张鲁的话,背后一凉,连忙说道:“主公想要东取南阳,所虑者乃是如今南阳是天子驻地,若是主公贸然起兵攻打汉中,必会引起天下震动,从而引起天下诸侯对主公不利!”

    “所以主公想要图谋南阳之地,不能贸然出兵攻打南阳,只能由天子出兵攻打汉中,然后主公再起兵反击,等到击退天子之军之后,到时主公再顺势取下南阳之地、擒拿天子,天下诸侯便也无话可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