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袭破大营
    “将军心思细腻、末将拜服!”那将被张卫一番话得哑口无言,对张卫拱手一拜,便退了下去。张卫见众将在没人反对,便接着道:“如今城中有一万五千兵马,本将打算分成三部,选出五千精兵为第一部,今夜子时夜袭南阳军大营。”

    张卫扫了众将一眼,然后看向阎芝道:“阎将军听令!本将想要命你统帅这五千精兵,今夜子时夜袭南阳军大营,你可敢担当此任?”

    阎芝听完张卫的分析,已经感觉今晚夜袭南阳军,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听到张卫点到了自己带兵袭营,顿时大喜过望,出列应道:“末将领命,定袭破南阳军大营,不负将军所托!”

    张卫接着道:“好!那今夜就由你统领第一部兵马,本将亲自统帅五千大军为第二部,为你压阵。本将观营之时,已经发现了敌军骑兵不少,马厮就在大营后方,你突入敌军大营之后,便令人四处放火、制造混乱,你亲率主力,直袭敌军马厮,驱赶战马制作混乱。一定要记住,不求杀伤敌军,一定要让敌军乱起来,只要敌军一乱,便去瓮中之鳖,可任我施为!”

    “诺,末将知道了!”,阎芝应诺领命便退了下去。张卫又点了几名将领,道:“你们和本将一起出城,统帅第二部兵马,或趁乱袭营、或接应我军,听本将号令即可。剩余诸将统领剩下的大军守城,没有本将的号令,切记不可打开城门!听到了么!”

    “诺!谨遵将军号令!”众将听完张卫的话,都大声应诺领命。张卫将事情安排完毕之后,便令诸将退下各自前去准备袭营之事,自己也不卸甲,便靠在大堂的坐榻上假寐,等着子时的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流失,将近亥时的时候,张卫便令兵士们埋锅造饭,喂养战马,补充体力、养精蓄锐。众军吃过饭之后,又休息了大半个时辰,张卫便令出城袭营的兵马在城门处集合。

    张卫来到东门之时,一万大军都已经集合完毕,军士都披坚执锐,在月色中静静站里,仿佛一个个死神一般。因为是要夜袭,军士都不敢发出声音,只有隐隐的呼吸声传出。不过从军士握着兵器,收紧的手指也能看出,军士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将军,时辰已经到了。”

    张卫来到西门之后,便闭着眼睛在马上假寐,静静地等着出兵的时间。就在张卫快要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名亲卫上前提醒道。

    张卫闻声睁开双眼,拔剑而出,道:“敌军就在城外,你们的身后就是我汉中的子民,其中意味你们自知,本将也就不在多,出发!”

    众将士对张卫默默的一拜,然后便转身出城。汉中军士人衔枚、马裹蹄,用布缠住马嘴,牵着马匹疾步向着黄忠大营潜去。黄忠大营距离西城不过十里,阎芝率领五千精兵,不过几刻钟的功夫,便到了黄忠大营不远处。

    阎芝看着不远处的大营,也知道再往前去肯定会被发现了,便也不再隐藏行踪。阎芝冷笑一声,翻身上马,大喝一声:“诸位兄弟,南阳大军星夜急行已成疲兵,破营杀贼、建功立业就在此时,众军跟我杀!”

    阎芝大喝一声,便向着黄忠大营冲了过去。此时汉中郡已经距离黄忠大营不远,汉中军转瞬而至,阎芝当头而上一枪便挑飞营前鹿角,汉中军骑兵看到阎芝这么骁勇,士气大增,连忙上前乘机甩出钩锁勾住栅栏,然后转身借住马力拉飞营寨栅栏。

    只听到“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黄忠的大营便被汉中军彻底敞开了怀抱。寨栏打开之后,汉中军趁势一拥而入。黄忠的五千人马一路遇山开路、遇水搭桥,比刘协的主力大军更加疲惫。黄忠安营扎寨之后,虽然听从刘协的诏令,已经尽量提高警戒、防备敌军袭营了。

    但是因为明还要攻城,现在军士们实在是太疲惫了,如果不休整的话,明自己的先锋军很难发挥战力。黄忠不可能做了一次先锋,却只干了开路修桥的事,到了战场之后却因为太累而歇菜了。

    再加上黄忠的人马一路潜行而来,从武当到西城一路上没有发生一点意外,也没有遇到一个敌军,黄忠的心里也有些大意了。黄忠的大营所在距离西城还有一段距离,黄忠并不知道西城守军已经发现了他。所以黄忠不可能带领大军在营外埋伏,专门等着汉中军袭营。黄忠只能令军士多派人守夜轮流休息,严加防范。但是军士们太过疲惫,再加上大半夜了都没有什么事,也就更加疏于防范了。

    黄忠大营的守夜军士直到汉中军拉开木栅、冲入了大营之后,才从不可置信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敌军袭营!快禀告将军,敌军袭营!”汉中军冲入大营之后,阎芝令左右各带一支人马,到处放火,杀伤黄忠的守夜军士和闻声出帐的军士。阎芝带着主力轻骑直向黄忠的后军和马厮所在杀了过来。

    黄忠的大军虽然都是西凉军和荆州军的精锐,但是两军刚刚仓促的组建到一起,配合还不默契,如今汉中军冲入大营,两军本就疲惫不堪,再加上互不信任,顿时就乱上加乱了。个别将领虽然有心聚众抗敌,但是乱军兵士的胆气已丧,只顾四处乱逃,实在是难以聚集起兵士来。有的勉强聚集起来的军士也很快被被汉中军有目的的冲散。

    黄忠大营顿时火光冲而起,喊杀声此起彼伏,乱势很快便传遍了全军,汉中军士成群结队的营中到处杀人放火,横冲直撞,黄忠大军漫无目的的四处奔逃、互相践踏,军士们在夜色之中自相残杀,很快大营之内便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在阴森森的火光映射之中,黄忠的大营仿佛变成了修罗地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