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一波三折
    黄忠大营。

    黄忠领军杀至马厮之时,守卫马厮的几十名西凉军已经列好军阵在就地防卫了,黄忠看到马厮还没有出事,急迫的心情也舒缓了一些,就在黄忠要上前询问之时,只知道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了过来,黄忠立刻脸色一变,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接着隐隐约约的火光,见一名汉中军大将统领无数铁骑向着自己所在的马厮方向冲了过来。黄忠知道不能让敌军接近马斯,否则这两千匹战马来个马踏连营,自己就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黄忠看到汉中军杀来,便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看了守卫马厮的几十名西凉军一眼,然后拱手一拜,大喝一声,“敌军当前,本将也就不客套了!你等留守马厮,有我军将士过来之后,也让他们跟着守卫马厮!切记马厮万万不可有失,本将谢过诸君了!”

    黄忠对守卫马厮的军士拜过之后,转身看向身后的亲卫,大喝一声:“建功立业、将功折罪就在此时!儿郎们跟我杀!”

    黄忠喊完,便不在多,提着长刀,一马当先便向着汉中军迎了上去。黄忠的亲卫铁骑都是从两千西凉铁骑选取的精兵,西凉大马、横行下,这句话不是而已,西凉军对于骑战从来不怵任何人。虽然不知道敌军有多少人,但是西凉铁骑仍然大喝一声,“西凉大马、横行下,杀!”,然后便跟着黄忠,闷声向着来军迎了上去。

    阎芝进去军营之后,分出去几队人马前去放火,杀散南阳军聚集起来的人马,并且制造混乱。阎芝丝毫没有停歇便带着两千精骑,在斥候的带领下向着黄忠大营的马厮杀了过来。阎芝一路冲击营帐、斩杀乱军,击穿了黄忠的大半个军营,终于杀到了马厮前面。

    阎芝本以为马厮的守军应该早已经吓跑了,心里还盘算起了是不是不要烧毁马厮,而是将战马保留下来,等到战后带回城里。自己西城也不过只有五千铁骑,自己这次前来袭营,将军也仅仅派给了自己两千骑而已,听斥候马厮之中战马不少,自己要是将战马带回城中,肯定又是一件大功。

    阎芝打着算盘心里美滋滋的,可是没想到到了马厮之后,竟然发现敌军竟然聚集起来了几百铁骑,而且还不断的有附近的南阳军士聚集起来。这南阳军将能在乱军之中,收拢起这么多兵马来,看来也不是易于之辈,幸亏自己入营之后,没有做停留,直接杀来了马厮,要不然一不心还真有可能让他给打个措手不及!

    阎芝顿时也收起了自己的心思,开始正视起眼前的敌军来,阎芝杀穿南阳郡大营之后,阵型已经稍微有了些松散。阎芝本想准备停下来稍微重整一下阵型,再重新冲锋,可是没想到南阳军竟然这么凶残狂妄,竟然敢以几百骑兵首先冲击自己的两千精骑!

    我擦,特么的挺狂啊,样儿,看看特么的谁怕谁!阎芝顿时怒气冲,也顾不上重整阵型了,长枪一挥,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杀,回城之后老子请你们喝酒!”阎芝喊完,也不等军士们绘画,便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剩下的弟们一看,老大都这么牛逼,而且对面也就三四百人,心里也不打怵,回了一声,“我等谢过将军了!”,便也举起武器冲上了上去。

    “轰隆隆!”

    “彭!”

    只听到雷霆一般的巨响,两军便冲撞到了一起,因为大营过道不宽,所以众人之间的间隔也比较窄,一时之间战马、军士,撞飞了一片。黄忠知道自己这边以寡敌众,必须擒贼先擒王,得先斩杀敌将才能有胜算。黄忠看到阎芝一身红色的衣甲,十分显眼,再听到他一声大喝,来激励军心,便知道这人就是敌军主将了。

    黄忠便也不管别人,微微调转方向,向着阎芝便冲杀了过去。阎芝一身红甲比较显眼,黄忠这一身打扮也毫不逊色,阎芝一眼之下便也认出了黄忠应该就是敌军主将。阎芝看到黄忠冲着自己杀来,便知道黄忠打了什么主意。

    阎芝虽然人多势众,但是他也不知道南阳军到底有没有援军,还是斩杀了敌将来的比较省事,阎芝自持勇力,便也不做躲避,迎着黄忠便杀了过去。时迟那时快,只见两人瞬息之间便冲杀到了各自面前。

    黄忠现在损兵折将,只求能够斩杀敌将来将功折罪,看到敌将到来,双手抡起大刀,当头便是一个力劈华山,向着阎芝的头顶劈了过去。阎芝本想挺枪直刺,但是看到黄忠这么凶猛,而且速度这么快,连忙变招双手架起长枪,迎着黄忠的大刀架了上去。

    “哐!”只听到一声巨响,阎芝双手虎口的顿时受伤,鲜血都流了出来,阎芝拼起最后的气力隔开长刀,打马便向一旁逃去。黄忠见一刀没能秒了阎芝,两人也已经错开,连忙一记回马刀向着阎芝的后心斩去。

    阎芝听到后面风声传来,便知不秒,但是双手已经没了力气,只能趴到马背上听由由命。阎芝身后的亲兵见状,知道自家将军都不是敌将的对手,自己肯定也挡不住敌将的长刀。大喝一声,“将军,记得欠我一顿好酒!”。

    只见那名亲卫喊完,便迎着黄忠的长刀撞了上去。黄忠招式已老,来不及变招,一刀便将亲卫一刀两断,只是经过亲卫的这一阻拦,黄忠也来不及杀阎芝了,也只能作罢,接着向前冲杀。

    那边阎芝听到亲卫的喊声,便知道是自己家臣长子,跟随自己征战数年的兄弟的声音。阎芝回头一看,只看到自己发被黄忠一刀两断,大喊一声:“狗贼,痛煞我也!定要与你不死不休!”,再加上阎芝受了内伤,差点掉下马去。

    黄忠身后的军士看到有便宜可捡,连忙挥刀斩向了阎芝,这一下可吓坏了阎芝的亲兵,连忙上前将隔开想捡漏的南阳军士,将阎芝护了下来,向着前方杀去。黄忠差点一刀秒了阎芝,大大提升了自己这边的士气,也浇灭了汉中军的火起气。

    两军交错而过,很快便杀穿了敌方的军阵,黄忠往左右一看,自己这边还有两百五十余人,除了自己,其余军士基本上人人带伤。黄忠一看也十分心疼,这一瞬间自己这边便减员将近五十人!这还是自己差点斩杀敌将,打击了敌军士气、敌军无心死战的缘故,要不然恐怕伤亡会更加惨重!

    黄忠也知道骑兵冲杀不是步兵阵战,而且两军又是在这么狭窄的地方相互冲杀,基本上没有重伤那一,落马的基本别想活,能留下个像样点的尸体,那都是祖上积德!两军冲杀之后,南阳军已经到了马厮的那一侧,黄忠担心南阳军趁势毁坏马厮,驱赶战马,也顾不上心疼了,连忙调转马头向着南阳军又杀了过去。

    阎芝在亲卫的保护下杀穿了南阳军之后,现在两手一点力气也没有,想想黄忠勇猛无敌的英姿,已经在心里留下了阴影,实在不敢在掉头冲杀了,阎芝又看了看旁边的军士也都脸色煞白,便知道军心已失,也就熄灭了杀散南阳军抢夺马厮的心思。

    阎芝看到自己杀穿敌阵之后,马厮就在眼前,前面只有百余名骑兵列阵在前,连忙看向左右喊道:“本将已经无力作战,你们分出一千人马,狙击南阳军片刻,剩下的人给我冲破眼前的军阵,烧毁马厮、驱赶战马!”

    左右众将也知道自己要是现在撤退,肯定就前功尽弃了,回到城内之后,张卫肯定饶不了自己。又看了看马厮前面也就百余兵人马,以剩下的兵力肯定能很快完成任务,等到乱马撒欢儿跑起来之后,敌将也就没有时间难为自己了,自己只是狙击南阳郡一会,应该问题不大。

    左右众将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便调转马头将军士排成密集阵营,向着南阳军撞了过去。黄忠看到汉中军分兵便知道大事不妙,连忙快马加鞭的杀了过去。无奈黄中虽然勇猛无敌,但是敌将就是不靠近他,只是让军士密密麻麻的往上撞。

    黄忠虽然奋力杀透了几重兵马,但是在不断的**之下,马速已经慢慢降了下来,黄忠被逼只能陷入了苦战之中,急切之间难以杀透敌军军阵。阎芝看到左右将黄忠烂了下来,连忙令剩下的将领向着马厮前的南阳军阵杀了过去。

    马厮前的军士看到几百名骑兵调转马头对向了自己,一人出列大声喊道:“黄将军拼死杀敌,而令我等护佑与后,这时对我等的信任!现在黄将军被困,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敌将不是黄将军的一合之敌,如今认为我等可欺,你们愿意担此懦夫之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