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血腥鏖战
    众军士本来看到几百号汉中军要冲自己过来了,心里还有一些慌张,但是让这人一撩拨,心里也有些火气了。是啊!特么的被自己啊将军给打怕了,现在冲老子们来了,不就是拼命么?我西凉人独战下之时,又特闷的怕过谁!

    这人看到中军士们眼中的火气,便知道效果起来了,不过要让人拼命,不能只通过激将,还得拿出好处来,并且让人看到活下来的希望!这人便接着道:“后军据此不过十里之遥,援军应该马上就到,现在全军溃败,只要我们守下马厮便是大功。陛下最重军功赏赐,现在泼的富贵就在眼前,你们可愿随我去取?”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就心动了,是啊,现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不定下一刻援军就会到来,现在全军兵败如山倒,只要自己等人守下马厮,那便是大功,陛下肯定会重赏,不定自己也能捞个官儿做做,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人死鸟朝,不死万万年,这买卖不愧,我做了!”

    “咱西凉人自在马上打滚,又怕过谁来,不就是拼命么,老子倒要看看谁怕谁!”

    “陛下因为咱西凉人受苦受难,可是陛下对咱西凉人丝毫没有偏见,把这条命给陛下值了!”

    “对,老子烧杀抢掠都做过,算是作恶无数,今就当是赎罪了!”

    这人听到众人所,直到众人已经有了战意,举起大刀,喊道:“现在敌军正在整队,若是让他们冲起来,我们就不好拦住他们了,够胆的跟我冲上去,和他们缠在一起,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功名祗向马上取,才是英雄大丈夫,兄弟们,跟我杀!”

    只见此人完便举刀直接打马而上,向着正在整队的汉中军冲了上去。汉中军看到黄忠被人拖住之后,觉得大局已定了,这才敢对马厮发起攻击。自己这边可是有八百余骑,南阳军只有一百余人马,但是狮子搏兔、尚需全力,阎芝本想着自己整队之后,发动雷霆一击,一举攻下马厮。

    可没想到自己正在整军之时,南阳军竟然向着自己冲了过来,骑兵冲锋不起来,连步兵都不如。阎芝经过黄忠的打击之后,已经心慌意乱,现在看到南阳军冲锋之后,更加慌张了,也顾不上什么队列不队列了,连忙令人冲锋迎击南阳军。

    只是汉中军阵距离马厮不远,再加上以为南阳军那么点人定然不敢上来找死,便有些大意了,看到南阳军冲锋之后,才仓促冲锋,可是南阳军转瞬便到,汉中军还没有将马速提起来,南阳军便狠狠地撞上了汉中军。

    汉中军失去先机,一时落马无数,但是一来因为南阳军中,再没有像黄忠那样的猛将,无法杀穿敌阵,二来,怕汉中军错位之后直接毁坏马厮,放出战马,所以南阳军很快便失去了冲锋之力,很汉中军绞杀在了一起。

    黄忠透过军阵看到南阳军整队要攻击马厮之时,脸都被吓白了,心中怒火冲,长刀一扫斩落了七八名汉中军士,奈何汉中军人多势众杀不胜杀,有很快的被淹没在了汉中军阵之中。就在黄忠快要绝望之时,竟然看到自己留守马厮的兵马,竟然抢占先机跟汉中军混战在了一起,使汉中军一时无法脱身,去攻击马厮,这才稍微放心下来。

    但是黄忠回军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汉中军还剩下一千八百余人,出去狙击自己奔阵的兵马,敌军还有八百余人。自己留守马厮的人马不多,虽然现在凭借血气隐约占了一些上风,但是血气一散,汉中军反应过来,这战局就岌岌可危了!

    黄忠看着自己身边越来越少的军士,和蜂拥而上的汉中兵马,也是无奈至极,只能奋力拼杀,以求早些杀穿敌阵,希望留守兵马能扛得住,坚持到自己救援。再就黄忠奋力拼杀之时,留守的百余军士也便的岌岌可危起来。

    他们丧失马速之后,只感觉四面八方都是汉中兵马,顿然看不到自己同袍的身影。一格格的被四面八方的汉中军看落马下。

    “老子此战杀了两个,再找一个垫背的也够本了,希望活下来的兄弟,每逢过节别少了老子的纸钱!”只见此人被人砍断一臂,武器掉落之后,双腿一借马力,向着附近的一个汉中军士直扑过去,咬住了那人脖子,死死的不松开口。汉中军见此人临时还带走了自己的一个同袍,顿时恼羞成怒,向着此人乱刀砍下。、

    四周的西凉军士看到此人,顿时又被激起了血气,“格老子的,不就是拼命么,谁有怕过谁来,只希望活下来的弟兄,能把老子的抚恤托人带回家,老子谢过兄弟们了!”军士喊过之后,不再避让砍来的兵器,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砍死了三个汉中军,也很快被汉中军砍落马下。

    ……

    汉中军本以为没了黄忠之后,自己这八百精骑对付区区百余名南阳骑兵不过是菜一碟,反手可灭!可是谁特么的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先被这伙人马抢先冲锋、抢占了先机,瞬间死伤了一些人马。现在又被这伙人马拼死一搏,瞬间又特么的死伤惨重!

    汉中军被南阳军的一再撩拨之下,现在已经也杀红了眼、虽然现在南阳军剩下的人马已经不多,汉中军完全可以留下些许人马绞杀他们,然后分兵去攻击马厮,但是汉中军现在人人血气上头,不灭杀完敌军誓不罢休!

    阎芝差点被黄忠一刀砍杀,还是靠着亲卫舍命相互才活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在军中的威信已经动摇了。阎芝虽然知道现在是攻击马厮的大好时机,可是看道自己麾下这些满眼通红的军士之后,阎芝怕自己强行下令会引起军士们的不满。再加上南阳军还剩下的已经不满五十人,自己人马杀完他们也不过是一会的事,便强行忍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