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张绣到来
    黄忠的目的就是要做了阎芝来将功折罪,对于那些喽啰当然看不上眼了,看到这些碍事的走了也不去追,周围的汉中军士兵看到这情况,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了,猛然之间便一哄而散,朝着四面八方跑了出去。

    黄忠随手砍死几个没眼力见的,很快便杀到了阎芝的背后,阎芝听到自己后面的动静越来越,也寻摸出来一点不对了,阎芝回头一看,只见黄忠马上就杀到自己身后了。阎芝见此亡魂大冒,身上的冷汗出了一身,大喊一声:“敌将来了,快跑!”

    阎芝的亲卫回头一看,看到黄忠拍马赶来,看了看前面的乱象,便知道自己等人不可能全跑出去了。阎芝的亲卫见此互相看了一眼,对阎芝了一声:“将军,的这条命今就还给您了,还望您看在过往的情分上,能找看下的老!”

    亲卫完,便调转马头向着黄忠杀了回去,这倒不是这些亲卫多么忠心,而是这些亲卫都是阎芝的家臣,自己出征之事带在身边,一来保卫自己的安全,二来,帮助自己处理一些杂务,世家大族都是这么玩儿的,基本每家每户大点的世家门阀都会有个几百号私兵家将。

    刘协攻打宛城的时候,城中伍氏就曾经率领家族私兵助战。为什么黄巾起义之时,朝廷让各地各自筹集兵马剿贼的口子一开,便冒出来那么多训练有素的兵马呢?就是因为各大家族都有私兵家将,而且都是训练有素、本事过人的精兵。

    只要遇到战事,个个都可以做军官的主,世家大族不缺钱粮,只要拿出钱粮便可以招募到足够的人手,只要给世家大族个准备的时间,他们便可以将自己手下的兵马的数目翻个十倍、百倍,再稍加训练,便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强兵,在经历几场大战,便是一支精兵!

    这些亲卫的全家老都得靠着阎芝吃饭生存,要是阎芝死了,自己就算跑出去了,也落不到好的下场,而且自己全家都得跟着自己受累。还不如自己死了,换取个阎芝跑出去的机会。

    要是阎芝跑出去了,一定会厚待自己的亲族家眷,因为他还得让别人给他卖命,就不得不照顾自己家人。就算最后阎芝没跑出去,自己也落个忠义的名声,驻驾虽然不会优待,但是也不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再加上阎芝为人义气,对待亲卫十分亲厚,所以这些亲卫转身之后,都已经报了拼死的心思,只求能拖延时间让阎芝跑出去,也让自己这条命的价值更高一些。阎芝听到亲卫们的话,便知道了亲卫的心思,阎芝是真的想让亲卫们不要回去送命,但是又不敢出口,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想活下去。

    其实战场上的规则很简单,就三个字,活下去!

    阎芝看到亲卫们转身,只能狠狠的摇了摇,连句放狠话的时间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自己能活下去,才会让亲卫们死的更有价值一些,他不能辜负了亲卫们的期望。黄忠看到调转马头杀回来的亲卫,冷冷一笑,哼,就这些杂鱼,还想挡住我的脚步?

    黄忠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但是无疑他还是有资格这么想的,黄忠现在正值壮年,此事世上能和他匹敌的人确实不多,应该不足两掌之数。黄忠提起长刀随手挥了几刀,虽然这几名亲卫已经很拼命了,但还是被黄忠扫到了马下,基本没有阻碍黄忠前进的脚步。

    阎芝双手无力,本来马速就不快,再加上还要寻找道路,冲散乱兵,所以很快便被黄忠追了上来。黄忠打马来到阎芝身后,举起长刀便向着阎芝劈了下去,阎芝听到身后的风声,也知道自己完了,便不再反抗,闭着眼睛伏在马上等死。

    黄忠快要看到阎芝的时候,脑中想起来拼命为阎芝而死的亲卫,这员敌将能让将士为自己效死,应该不至于太坏。想来一个活着的人总比一颗人头对陛下的意义更大一些,自己要想将功折罪还是将功劳最大化比较好一些。

    黄忠想到此处便变砍为扫,用刀背将阎芝扫到了马下,黄忠看到阎芝落马,便也停下马来,长刀指着阎芝,对身后亲卫大喊一声,“将人绑起来,放在马上带着!”

    亲卫们看到自家将军将敌将打落马下,连忙下马将敌将绑了起来,然后也不管阎芝舒不舒服,将他横着扔到了马背上,阎芝虽然吃痛反抗了几句,但是在挨了几个拳头之后,便乖乖的不再言语,知道了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俘虏。

    就在黄忠追击阎芝将其生擒的功夫,张绣的援军也终于冲进了黄忠的大营,因为黄忠就在后军附近,所以张绣jin ru大营不久,便看到了黄忠。张绣也顾不上和黄忠客套,喊了一声:“黄将军久战辛苦,还请歇息片刻,我去救援前面的兵马,追击敌军。”

    张绣喊完之后,便不再言语,向着大营深处杀了过去。黄忠知道现在敌军撤退,正是打落水狗的时候,可是敌军撤退是因为张绣远道而来救援自己,黄忠一来,不好意思去强抢战功;二来,黄忠看了看周围的亲卫,仅剩下了将近百人,而且各个已经疲惫不堪、浑身是伤,便熄灭了追击敌军的心思,开始领着亲卫打扫战场、聚集残军、救治伤兵。

    后军的汉中兵马见机得快,张绣进营的时候,都已经逃跑到了前面点的地方,再加上后军的南阳兵马大多也已经被黄忠聚集起来了,所以后军还比较整齐一些,张绣很快便杀到了大营深处。

    但是jin ru了大营深处之后,到处都是四处奔逃交战的乱军,到处都是冲的大火,张秀根本难以分辨敌我追击敌军。张绣看到自己大军到来之后,蹲坐在一旁的前军兵马,心思一转,大声喊道:“我等奉命前来救援,无论敌我,站立着死,蹲下者生!”

    左右众军听到张绣的喊声,顿时也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

    “无论敌我,站立者死、蹲下者生!”

    “站立着死、蹲下者生!”

    南阳军士看到援军到来,便也不再乱跑,就地蹲了下来。如此而来敌我便分明了很多,张绣清理大营的速度也快了很多。汉中军袭营之军,出了两千轻骑,别的都是步卒,仓促之下哪里跑的过骑兵。汉中军士看到南阳军士蹲下便活了下来,便也有样学样的放下武器蹲在地下。

    无论何时俘虏的价值都比头颅来的要大一些,战功也是一样。这些蹲在地上的汉中军士,变成了张绣大军眼中移动的战功,路过的张绣大军见此,便留下几名骑兵就地看俘虏,这些清扫过得地方都成了自己大军的腹地,也不怕他们能翻出浪花来。更多的汉中军士看到这样蹲下真的能活下来,便就有更多的汉中军士扔下了武器,如此而来张绣大军清理大营追击敌军的速度便更快了一些。

    黄忠大营外,张卫大军!

    张卫稳住众将之后,便又开始闭目养神,不再提起派军的事,就在众将快要忍不住再次上前请战的时候,突然听到喊杀声本已经渐渐有些平息南阳军大营,喊杀声又震而起。张卫听到喊杀声之后,心中暗道不好,也顾不上闭着眼睛装逼了,连忙看向南阳军大营方向。

    众将也不是傻子,现在喊杀生又震而起,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敌军来援军了,只是不知道敌军来了多少援军,自己的人马又能出来多少。众将此时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幸亏是将军阻拦,自己等人要是也领军冲上去了,恐怕也得陷在里面。

    众将此时心中对张卫更加敬畏,看向张卫的眼光也更加佩服了几分。张卫此时眼中都是南阳军大营的情况,可没有心思去理会身后众将的心意。果然不多一会,便有人马从南阳军大营杂乱不堪的跑了出来,看旗号衣甲,不对旗号已经扔了,现在只能看衣甲了,正是自己汉中兵马。

    张绣看着从南阳军大营仓皇跑出的自家兵马,也没了侥幸的心思,大喝一声:“布阵,准备迎敌,中军闪开道路,接应我方大军。”

    众将听到张卫的喊声,连忙下去开始准备布阵迎敌之事。张卫大军本来站在大道之上,随时准备冲杀覆灭南阳军,看到己方败军之后,连忙占据两方高地开始布置防御军阵。

    军中刀盾兵上前,将大盾重重的砸在地上,然后军士用身体顶住巨盾,在大道上留出一个豁口,等着自家将士通过,几名刀盾兵留在豁口附近,准备随时堵上,将军阵布置完整。盾墙布置完成之后后方的长枪兵,再把长枪架在巨盾之上,弓弩手也连忙散开布置在盾墙后面,张卫看过之后,又在两翼的高地之上埋伏一些弓弩手和骑兵,一个简单强悍的防御阵型便准备完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