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张卫的打算
    张卫这边刚刚着急忙慌的把军阵布置完毕,自己前往南阳军大营接应的溃兵也终于逃了过来。不得不,有句话叫两条腿的不如四条腿的跑得快,这个道理确实不假,虽然劫营之时,汉中军骑兵跟着阎芝横冲直撞杀进去的比较深,但是最后还是骑兵最先逃到了张卫的接应大军阵前。

    汉中军士看到自己终于逃到了自家大军阵前,顿时就跟找到了组织一样,便也不再慌张,都停了下来。在验证身份之后,溃兵便有序的通过盾阵中央的道,jin ru了盾阵的后方。毕竟敌军还没有追来,自己有的是时间,要是自己的性命没留在敌军营中,反而因为冲击自家军阵被射杀了,那可就太不值了,这个道理溃兵都还是懂得。

    溃兵过来之后,张卫便一直盯着那个豁口看,想等着看到了阎芝之后,叫过来询问一下这次袭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是第一批到达的军士都过去了之后,张卫还是没有看到阎芝的身影,他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阎芝跟随张卫多年,张卫自然知道阎芝的为人,标准的士族子弟,虽然有一些本事,看起来为人仗义、十分好相处,但是骨子里还是十分高傲的,别的暂且不,张卫可以肯定阎芝肯定没有为了自己张氏而奋不顾身,为大军断后的心情。

    而且就算阎芝有这番心思,他的家臣亲卫也肯定会把他给拖回来,这阎芝如果能回来,肯定妥妥的事第一批撤退回来的人,现在第二批回来的人都已经到了,还没有看到阎芝的身影,那阎芝八成是回不来了。

    这丫的坑人啊,阎氏虽然看起来枝繁叶茂、十分兴盛,但是这一代人出彩点的也就阎圃和阎芝两个,别的都不过是一些寻常之辈罢了。阎芝现在全靠阎圃和阎芝一文一武勉力支撑,现在阎芝让自己给送进火坑了,阎氏能让自己好过?自己虽然是太守的弟弟,但是阎氏盘踞汉中多年,是真的不好惹啊!

    现在自己大哥张鲁跟阎圃闹得有点僵,自己真的只是想让阎芝去捡一个军功,来缓和一下自己张氏和阎氏的关系啊!谁能想到这阎芝战功没捡到,连人都特么的跑不出来啊。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梁子应该已经结下了,在什么也晚了,现在军情紧急,还是想考虑一下怎么应对眼前的局面。

    张卫扫了回来的溃军一眼没发现,对亲卫嘱咐了一声,让他呆了一个校尉过来。亲卫也看出来张卫的心情不好了,听到张卫所,连忙去溃军之中找了一个校尉过来。亲卫来到军阵之后,便看到一个校尉正靠在马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亲卫也懒得再找别人了,便向那人走了过去。

    那校尉看到张卫的亲卫向自己走来,就知道糟糕了,但是看到亲卫已经认定了自己,知道躲闪也来不及了,只能认命的跟着亲卫去见张卫。这人是统领骑兵的校尉,亲眼看到了黄忠一刀差点没秒杀了阎芝的一幕,也看到了黄忠红着眼睛追杀阎芝的场面,不用猜就知道,阎芝肯定没有回来,军中校尉最大,将军找自己肯定是询问在大营时的情况。

    特么的,这倒霉事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了啊!骑兵逃回来了很多,营中发生了什么事,疑问便会知道,校尉也不敢有所隐瞒满,将阎芝率领自己等人冲杀入敌营,到了马厮之后,遇到敌方大将,阎芝险些一合被杀,然后众军陷入了缠战,最后敌军来了援军,阎芝下令撤退,然后慌不择路被敌将追杀的事,跟张伟了一遍。

    张卫对于阎芝的本事是知道的,虽然不能胡多厉害,但是也算是一个好手,听到校尉所,阎芝竟然差点一合被斩,心中十分惊骇,听到校尉把话完之后,急声问道:“以阎将军的勇武,竟然不是敌将一合之敌?你可否有夸张,蒙骗与我?”

    校尉听到张卫问这个顿时放心了,这事大家可都看见了,立刻底气十足的回道:“回禀将军,阎将军险些被敌将一合斩杀,若非亲卫舍身相救,阎将军恐怕就被当场斩杀了,此事两千精骑都看到了,末将绝对没有欺瞒将军。”

    这件事是必须掰扯清楚的,这关系到背锅的问题,阎芝差点被黄忠一刀秒杀,这就明此次兵败不是我们这些将士无能啊,而是敌将太过牛逼,自己这方的大将不行,这是阎芝的锅,不是我们这些将士的过错。要是阎芝跟敌将打的有来有回,而自己两千人没有拿下南阳军几百人,这就是自己等人的罪过了!

    此事随便找个人一问便知,再加上自己在军中也有耳目,张卫知道这事他应该不敢骗自己,便接着问道:“你等可亲眼看到敌军援军到来?援军有多少兵马?”

    这校尉本来想好好地替南阳军吹一波,一下援军多么牛逼,自己此败非战之过,而是敌军太过狡猾,实力太过强大。但是校尉看到张卫阴冷的眼神之后,背后的冷汗唰的都流下来了,想的话也不敢出口了。

    算了,自己如果谎的话,这就是自己一个人的罪责了,自己没必要担着这么大的干系,还是实话实为妙。正好现在有现成的背锅的,还是让他接着背,校尉抬起头接着道:“回禀将军,末将正在厮杀之时,听到南阳军大营后侧传来无数战马奔驰之声,烟尘滚滚而来,观其声势应有数千人左右。末将正要继续厮杀之时,突然听到将令让全军撤退,末将便跟随大军撤退到此处。”

    张卫听到这校尉的话,眼皮也不由得抽动了几下,还特么的你正要继续厮杀之时?你特么没得骗鬼呢?不过听到校尉也给了自己一些实用的讯息,张卫便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接着问到:“你可亲眼看到阎将军被杀?”

    这事就算是谁真的看见了,谁特么的敢承认啊,什么你亲眼看到主将被杀?你当时怎么不前去救援啊,你当时在做什么啊?这事水要是敢承认,后边一大推麻烦就来了,校尉讪讪的一笑道:“回禀将军,末将距离阎将军比较远,只看到了敌将追向了阎将军所在的方向,末将看到阎将军身边兵马不多,本想过去救援,奈何失去了阎将军的方向。”

    张卫听完校尉的话,就知道了校尉的意思,敌将那么牛逼带人追过去了,阎将军身边人不多,八成是挂了,将军你就别指望阎芝能回来了。张卫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确认了消息之后,还是不由得一阵心疼,既为自己好心办坏事,可能得罪了阎氏,也为失去了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爱将。

    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自古美人与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生在乱世之中,是我辈的大幸,也是我辈的不幸,谁又能自己一定会有个好下场呢?

    张卫确认了阎芝的消息之后,心中一阵萧瑟,有一些兔死狐悲之忧,也没有心情再多话。张卫便挥了挥手让校尉退下去,校尉看到张卫嫌弃的让自己退下,要在平常的时候,肯定会惶惶不可终日。但在此时,这哥们是实在不想在张卫身边晃荡啊,总感觉随时都有被拉下去咔嚓的风险,看到张卫的手势之后,顿时心中大喜,面上不动声色的连忙拜别张卫退了下去。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回来的汉中军士卒也越来越少,南阳军大营中的喊杀声也越来越近,“轰隆隆!”猛然之间汉中军士卒便听到一阵狂乱的马蹄声传来过来,一条黑线慢慢的从南阳军大营出现,黑线慢慢的越来越粗,直到变成千军万马密密麻麻的向着自己军阵扑来。

    汉中军十足感觉到地面慢慢的颤动起来,一些石子哗啦啦的从两侧的高地上滚到大道上,汉中军士卒看着向扑来的南阳军铁骑,在黑暗中也看不清有多少人马,只感觉钢铁洪流像一道巨浪一样向着自己等人扑来,在这内心的影响之下,感觉自己所在的军阵,仿佛螳螂挡车、一触即破一般,众将见状,连忙上前激励军心稳住军阵。

    张卫看到军阵稳住了之后,站在高地之上大概估算了一下,看着来军的气势应该最少有三四千铁骑,回来的溃军虽然人数也不少,但是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让他们上来反而会动摇自己的军心坏事,自己只有五千兵马可以用来阻敌。

    张卫占据了险道地利,虽然不惧来军,但是敌军强攻的话,自己就算能击退甚至歼灭来军,也必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自己只要过了此难,便可以回城据守,实在是犯不上舍弃城池之利,在此地和一群骑兵死战。自己要是损失过重的话,那西城可就危险了,自己还是得想办法,兵不血刃吓退敌军为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