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阎芝的小算盘
    汉中现在出现的变数太多,跟自己进军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刘协是压力山大,还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单单想这些关键的问题,都快把刘协给逼疯了,现在听到黄忠俘虏了敌军主将,刘协的眼睛都绿了,恶狠狠的看向黄忠道:“这么重要的事,竟然不知道先,赶紧把人带上来!”

    黄忠看到刘协眼睛放光的模样,心中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对刘协一拜,然后起身跑出账外,把阎芝给带了进来。黄忠将阎芝带进来之后,看到阎芝见到刘协竟然愣在那里不跪拜,顿时心中大怒,呵斥道:“大胆狂徒,子驾前,还不赶快跪拜!”

    阎芝看到上位坐着的少年,对比了一下年纪,就猜到这应该是子了,但是听到黄忠的话以后,再看看刘协年轻的脸庞,还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阎芝jin ru大营之时,看到这座大营的规模之后,就已经被镇住了。

    自己等人都猜错了,这绝对不是子听到汉中三城收缩兵力之后,才仓促起兵讨伐汉中。子绝对是对汉中早有图谋,要不然子仓促之下不能拿出这么多大军来。以这座大营的规模,最起码有三万四兵马,而且军事训练有素、勇武凶悍都是精兵,绝对不是可以随意拿出来的。

    而且既然子在这里,周围肯定是护卫重重,既然有前军,想必也会有后军了,前军和中军就有这么么多兵马,那么后军又有多少兵马呢?子会不会还有别的后手呢?子一共带了多少大军呢?子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精锐之师呢?这些都是问题啊!

    子竟然能不动声色的、瞒过下人调来这么多精锐之师,而且还能隐蔽的调出这么多粮草辎重,竟然还能秘密的运到汉中来,潜行到西城这里,要不是自己被俘虏,被来到这里的大营,自己绝对想不到这个秘密,子如此布局,实在是太可怕了!

    阎芝看看刘协年轻稚嫩的脸庞,再想想刘协的手笔和布局,心中实在是画不上等号,心中胡思乱想着,便又愣在了那里。黄忠看到阎芝动了一下,又愣在那儿了,顿时也有些毛了。我擦,给我上眼药儿呢?跟老子对劈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这么能耐啊,你逃跑那会怎么没见你这么有骨气啊!现在老子把你带到陛下勉强了,你倒是犟起来了!

    黄忠看到阎芝的样子,顿时怒了,上前一步将佩剑蹭的抽出来一截,喝到:“陛下面前,还不赶快跪拜!”阎芝本来正在出神,看到黄忠一副要把自己砍了的样子,顿时吓坏了。嘛呢,不就是走个神么,至于动刀动剑的么,不能好好话嘛?

    阎芝在心中想想,瓷器不和瓦片碰,自己是士族子弟文明人,不和他一般见识。再了自己在汉中太守手下为将,做的也是大汉的官,拿的也是大汉的俸禄,跪拜子也是应该的。阎芝在心中默默服自己之后,退后一步跪拜在地,道:“罪将阎芝,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协听到他自称阎芝,心思一动问道:“汉中功曹阎圃是你什么人啊?”阎芝没想到刘协竟然你知道自己大哥的名字,便回道:“正是家兄。”刘协一听就知道这个阎芝肯定是个重要人物了,肯定知道不少秘密,便接着道:“就问汉中太守阎圃为人忠义、智谋过人,朕心中仰慕久已,只是一直不能得见,没想到今竟然见到了阎将军,实在是荣幸荣幸。”

    阎圃一直是阎芝心中的偶像,听到刘协这么夸赞阎圃,阎芝心中十分高兴,回道:“末将代家兄谢过陛下盛赞!”刘协话头一拐,接着道:“只是听张鲁匹夫重用人杨松,竟然将阎功曹此等大才弃之不用,朕实在是为阎功曹感到可惜啊!”

    刘协的这番话顿时让阎芝没法接了,不过听到刘协提起杨松,阎芝眼中的怒意还是忍不住冒了出来,刘协暗自一笑,上前将绑着阎芝的绳索解开,接着道:“朕仰慕阎功曹的威名,对于阎将军实在是不忍心加害,如今张鲁匹夫抗逆圣命、亵渎朝纲,朕欲代罚罪,将军可愿助朕一臂之力?”

    阎芝看过刘协的营地和实力之后,便知道刘协是有备而来,而且又占据大义的名分,张鲁仓促应对之下,汉中这一次张鲁八成是保不住了,自己投效刘协的话,没准还能让自己阎氏更上一层楼。所以听到刘协劝自己投效与他,阎芝心中便有意答应,但是碍于士族子弟的矜持,也怕自己表现的太过不堪,让人轻视,便低着头不话,不答应也不拒绝刘协的邀请。

    刘协看到阎芝的模样,就知道他的心思了,便接着道:“将军不必太过为难,朕素来仰慕阎氏的忠义之名,必不会加害将军。如果阎将军不愿意投效与朕的话,也可在此歇息一晚,明日朕便放将军离开。”

    阎芝刚刚差点被黄忠砍死,可以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既然已经活下来了,阎芝是真的不想再死了。阎芝听到自己自己就算是不答应投效刘协,刘协也不加害他,阎芝顿时就有些心动了。虽然刘协这一次有很大的把握拿下汉中,但是也有失败的可能,自己和不先回汉中,在另做图谋呢?

    阎芝听到刘协的话后,心中顿时大喜,看向刘协问道:“末将就算是不答应出仕,陛下也会放末将走?”刘协话已经出口了,肯定是不能改了,便回道:“朕金口玉言,还能欺骗将军不成?!”

    阎芝听到刘协的话,,顿时演技就上来了,退后两步对刘协躬身一拜,道:“陛下能看得起末将,是末将的福分,但是末将经此一败,心中暂时已经没有了想再领兵出战的想法,想回到家中休养一段时间,末将也断不会再为张鲁征战,还望陛下准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