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力斩四将
    这哥们看到黄忠将箭都扔了,身上也没藏着箭矢,便跟身后藏着的众将了一下,张伟等人这才放心下来走到了城墙边上,张卫扶着城墙看着下面耀武扬威的黄忠,也是很的一阵子牙痒痒。不过张卫看到黄忠这么撒欢儿,便在自己心里认可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南阳军已经已经全营出动了,毕竟什么耍诈诱敌深入之内的没有这么扬武扬威的。

    张卫看着南阳军兵马还是决定在探探底,便对身后诸将道:“贼子竟敢如此窗框,想欺负我汉中军五人吗?哪位将军敢下城取其首级,我顶我亲自为其请功。”

    左右众将虽然听了这人一合差点秒了阎芝,但在他们看来阎芝的本事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因为阎芝出身阎氏,自己让着他了而已。再加上在战阵之中啥事都可能发生,或许阎芝大意了呢?或许敌将偷袭了呢?在乱军中厮杀厉害,不一样单挑就牛逼!反正有太多的可能,谁也不认为自己能比别人差到哪去!

    听到张卫的话,“蹭!蹭!蹭!蹭!”,站出来了四名汉中军将领,齐声拜道:“将军,末将请战!愿意将那贼子的首级取回来,献给将军!”张卫看了看四个人,也不知道该让谁去,不让谁去,便道:“嗯,那就你们四人一起前往,相互也能照应一番,点出三百铁骑掠阵,本将在城头亲自为你们督阵。”

    四将见此,知道自己不能独享大功了,但又不想退出,也只能躬身应诺,然后抢下城头,点出三百铁骑打开城门杀了出去。四将统领三百铁骑出了城门之后,便在城门的不远处背靠城墙列阵。黄忠看到城门打开,知道有人出来了,边往后退了一点距离,避免自己冲入城头的箭雨范围内。

    汉中军军阵列开,只见军阵前面当先站着四员汉中军骁将,一人使锤,两人使枪,还有一人用刀,总共四人站在前面。四人正在商议谁先出阵的时候,黄忠等着有些不耐烦了,便大喝一声,“无名鼠辈,不用商议了,一起上来领死!”

    四名汉中军骁将听到黄忠所,顿时大怒,只见使锤的那人大喝一声,“贼子安敢如此欺我,我前去取此人首级,劳烦诸位为我压阵。”只见此人喊完,不待另外三人反应便打马冲向黄忠。其余三人看到之人这么不讲道义,心中暗暗叫骂,又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抢先出阵。

    使锤的那名汉中军骁将见自己拔的头筹,别人没有跟上拿过来,心中大喜,“哇呀呀!”的大叫着便轮动大锤,逼向了黄忠。两军军士们看到大战将起,都擂鼓呐喊为自家将军助威,一时喊杀声震而起。

    黄忠看着汉中军傻乎乎的向自己冲来,心中不屑的暗道一声,蠢货!黄忠嘴角轻蔑的一笑,停在原地就看着敌将想自己冲来,纹丝不动。汉中军骁将看到黄忠丝毫不动,以为被自己吓住了,心中大喜,更加用力的抡动大锤,瞬息之间便到了黄忠的身前,向着黄忠的脑袋便砸了过去。

    只见黄忠猛的一低头,然后长刀一记海底捞月,便将汉中军将领的胳膊看了下来,不待招式用老,横刀一挥,汉中军将的头颅便飞而起,身子又随着马匹跑动了一段距离,才“普通”一声在落下马。黄忠斩将之后,不动声色的又端坐在马上,仿佛没有动作过一般。

    本来汉中军军士以为自己胜局一定,都勇力擂鼓呐喊以助威势,可没想到自家将领中看不中用,竟然瞬息之间便被斩落马下,顿时呐喊声都掐在了嗓子里,不出的难受。张绣跟黄忠较量过,对于黄忠的本事自然是十分有信心,看到黄忠不动声色的便斩杀一员敌将,大喝一声,“万胜!”,南阳军军士听到将军呐喊,再看到自家将军确实牛掰,也都跟着大喊起来:“万胜!”,“万胜”,“万胜!”,……

    剩下的汉中军三将看到己方大将一合之下便被斩杀,而且连全尸都没有,顿时心中大骇,也不再抢着要上前争功了,都纷纷谦让了起来。众人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怎么也得走上这一遭,要不回城之后自家将军也得灭了自己。三人商量了一会,得!命都快没了,大家也别顾什么面子了,大家一起上,就算打不过敌将,也能互相照应着退回来。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大喝一声,便提刀挺枪向着黄忠杀了过去,三人杀到黄忠五十步左右距离的时候,只见最边上使枪的那人,猛地一转方向,然后弃枪拿弓,准备趁着黄忠力敌两将之时,张弓射箭暗算黄忠。黄忠看到地将竟然这么不要脸,以多打少就算了,竟然还要冷箭偷袭,心中也是怒了。

    黄忠心中一怒,便也不再留手,打马加速向着冲自己而来的两将迎了上去。两将看到黄忠竟然动身了,也是十分着急,啥情况啊,你不是装逼不动地方么!这就是人只看别人不好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

    黄忠坐下马乃是下名驹,两相冲锋之下,三骑瞬间便交错到了一起。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只见两道刀光,两名汉中军将领都应声载落马下,黄忠也不回头查看战国,便又向着拿弓的汉中军将领冲了过去。

    那准备放冷箭的哥们,看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张弓搭箭呢,自己的队友都挂了,顿时吓得亡魂大冒,保命要紧也顾不上张卫会责罚了,胡乱射了一箭,便打马向着城门冲去。黄忠看到箭矢向自己射来,猛地一扭身,然后“唰”的一声将箭矢接了下来。

    黄忠接住箭矢,然后将长刀挂在马背上,摘下自己的长弓,张弓搭箭便向着敌将射去。敌将回头看见黄忠张弓搭箭瞄准自己,顿时心中大骇,自己傻逼啊!人家那么牛逼的箭术高手,怎么可能不会空手接箭。汉中军将正在后悔之时,便看到亮光一闪,自己便没了意识,栽落马下。

    从三将准备以多打少,到黄忠秒杀三人,也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汉中军士此时都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众将在城墙上也都低着头,唯恐张卫看到自己,让自己下去送死。黄忠这时正杀的兴起,见到迟迟没有对手过来了,大声喝道:“无胆鼠辈,可还有人前来领死!”

    汉中军众将听到黄忠叫骂顿时头低的更低了,面子才值几个钱,活着最重要!张卫看了一眼不争气的众人,又想想自己也不是黄忠的对手,再派人出去,也只是白白损兵折将而已,也有损自己的士气,便让城下的铁骑回城,又把城门关起来,开始装起了鸵鸟。

    张卫现在已经确定了黄忠他们前来攻城,后面肯定没有后手了,要是前来诈败,想要引诱自己出去野战,哪有这么猖狂的!哪有这样打击敌人信心的!张卫损失了四员大将又被黄忠如此侮辱,心中已经怒急,恨不得立刻将南阳军灭杀与城下!

    自己如果领军出去野战,那会正合了敌军的意愿,而且也没有白白放弃城墙优势出去野战的道理,可是不出去野战的话,又该怎么绞杀敌军呢?如果城下敌军多的话,张卫还会让上庸和房陵出兵,与自己里应外合歼灭南阳军。可是现在城下南阳军不多,凭自己一人之力也石搓搓有余,哪有把战功往外赶的道理。

    南阳军是为自己西城而来,昨经过自己劫营,已经错动了南阳军的锐气,要是他们攻城无望肯定会退走,要是自己没有通知上庸和房陵两地,南阳军又退回去了,自己肯定会落人口实,所以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将这支兵马给丫灭了!

    张卫心中越这么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敌军不过万余人,肯定是看到自己撤兵来打秋风的,现在看到自己西城防备严密,他们没机会攻下的话,八成会退走。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们这么白白退走退走,得想办法激他们攻城,消耗他们的战力!

    只有南阳军强攻自己的城池,自己才有机会借助地利重创他们,并且南阳军攻城之时,才会和自己大军缠战在一起,没有撤退的机会。对,这是个好办法!激南阳军攻城,自己重创他们后,再用骑兵偷袭,上下夹攻,让他们守卫不能两全,再一举灭杀他们与城下。

    张卫想到自己再听黄忠的叫骂,也感觉没那么难听起来,张卫嘴角微微上扬,冷笑一声,然后走到城墙前面,看向黄忠大声喊道:“为将者靠的是军法谋略,而不只是武力而已!一名将领就算是武艺再强,若是不知道兵法精髓也只是莽夫而已!我汉中军攻城略地靠的是军法谋略而不是区区勇武!黄将军若是有胆,就领兵攻我城池,让张某领教一下将军的攻城之法!若是无胆,便乖乖退兵,哈哈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