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黄忠的心思
    “轰隆隆,碰!”

    西城城头滚木礌石滚滚而下,不停的砸在了南阳军阵的盾牌之上,滚木礌石此时已有千钧之力,南阳军军士顿时便吃力不住被砸为肉泥,遮挡军阵的盾牌也纷纷被打翻在地。汉中军军士看到南阳军阵出现空隙,便知道有便宜可占,弓箭手立刻上前乘机张弓搭箭射向了南阳军阵的空隙。

    “嗖嗖嗖!……”

    西城城头的箭雨急促的随声而下,南阳军士措手不及纷纷中箭,如割麦一般纷纷倒地,城下的南阳军顿时有些慌乱起来,军阵也有了一些散乱。此时汉中军的火箭火油也如瓢泼一般,向南阳军袭来,火油粘附在攻城车、云梯和军士的衣甲之上,随着火箭的落下,“彭”的一下,大火应声冲而起。攻城车、云梯纷纷被烧毁,附近的军士也被火焰点燃,将士们被火烧的惨叫声,军士临死时的惨嚎声,从云梯城头摔下的绝望叫声不断传来,西城城下已经成了修罗地狱。

    黄忠和张绣看到自己攻城大军的惨相,心疼的直咬牙,现在城墙下大火冲,攻城车和云梯也都被烧毁,根本没法靠近城墙,连忙下令鸣金收兵。南阳军士听到鸣金,立刻拖着伤员在盾牌的掩护下撤了下来。汉中军看到南阳军出了滚木礌石可以砸到的地方,军阵又恢复整齐,知道箭雨的沙胜利也不大,便也没有再射箭,无声的欢送南阳军撤离。

    军士撤下来以后,黄忠和张绣二人立刻让人查点了一下伤亡,最后听到自己两千攻城人马不过一波试探便死伤了三百有余,顿时有些无语。张绣和黄忠二人也不由庆幸的相互看了一眼,幸亏陛下没有打算强攻西城,要不然西城准备这么充足,自己大军想要拿下西城,不知道得填多少人命进去。

    刚才攻城的事张绣的人马,黄忠看到张绣伤亡惨重心中过意不去,便道:“张将军,一会火势停歇之后,我亲自领军攻城,我设法攻上城头,给汉中军施加一些压力,减轻一些我军的伤亡。”

    张绣虽然有些心动,但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战场之上尤其是攻城战,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要是是一不注意把黄忠给折在了城下,就算是自己拿下了西城,陛下也肯定不会饶了自己。张绣沉吟了一会,便劝解道:“将军万万不可,若是将军有些闪失,陛下肯定不会轻饶我的,将军可不要害我啊!”

    黄忠听到张绣的话,微微一笑,道:“将军不必担忧,下次进攻汉中军肯定不会这么没尽全力的,只要我加些心,断断无生命危险。”张绣听到黄忠的话,便有些疑惑了,张卫不管想不想出军偷袭,都得想办法消耗我大军的实力,怎么会不尽全力呢?

    黄忠指了指军后的攻城器械道,“我军的攻城器械只有这些,张卫在城上自然也能看到。若是张卫想趁我军攻城之时,偷袭我军,一定得让我们两军缠在一起,不能轻易撤退。张卫就算是不让我军攻上城头,最起码也不能毁坏全部的攻城器械?否则我军攻城器械全失,除了撤退可就没别的办法了!”

    黄忠完,又嘿嘿一笑接着道:“张将军就不用考虑了,就算张卫没有注意到这些,我也会提醒他的,所以张将军不必担忧了。此战就由我亲自统帅五千人马前去攻城,若是我能攻上西城城头的话,也能减轻一下我军的伤亡。”

    张绣见此,也不好再做劝便应了下来。张卫看到自己还没发力,南阳军就仓促退走之后,也是得意的笑了一笑,你丫的武力再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得喝老子的洗脚水,被老子杀个落花流水!

    但是张卫刚刚高兴了一会,看到南阳军迟迟没有再派兵攻城的意思,便有些担忧起来,丫的,不会自己打的太狠,南阳军看到没有破城的希望,不会不敢再攻城了?张卫想到这里便开始有些担忧起来,我擦,自己刚才打的那么狠干嘛啊,真是不忍则乱大谋啊。为将者当泰山崩于面而色不改,自己被黄忠骂了几句就因失大,看来自己的定力还是得再练练啊!

    张卫在心中自恋了几句之后,又转念一想南阳军的主将,尤其是刚才那个黄忠还没有亲自下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撤走?时间在张卫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中刷刷的流过,西城城下的火势也慢慢地变,最后又慢慢的熄灭。战场之上又变的清楚安静起来,只是烧毁的攻城器械和地上的尸体,还在宣告着之前发生的大战。

    黄忠看到火势熄灭也不多,便下马提刀来到了阵前,点起了五千人马,然后交代了众军几句,向着张绣听了点头。张绣看到黄忠准备好了,便一声令下,战鼓又“咚咚咚的”响了起来。一切宛如复制了上一次一般,南阳军军阵又随着鼓点慢慢的向着西城城下逼近。汉中军看着越来越近的南阳军军阵,虽然知道弓箭对军阵严整的南阳军杀伤力不大,但是也还是都张弓搭箭准备射击,哪怕给南阳军造成一些麻烦也是好的。

    汉中军看到南阳军马上就要到弓箭的攻击范围了,经过上一次的防守,汉中军已经知道南阳军会突然加速,便都将弓箭拉了起来瞄向了南阳军军阵的签发。这时只见黄忠突然大喝一声,然后举刀停了下来,南阳军军阵听到黄忠大喝也都应声停了下来。

    汉中军没想到南阳军会突然停下,都已经屏气凝神准备好了,只等着南阳军过界,便要万箭齐发。汉中军卒措手不及之下,被黄忠一声大喝震撼了心神,手指猛地一颤,弓箭随之便都射了出去。黄忠玩了半辈子的弓箭,自然知道这箭雨射不到自己,便也不躲避,箭雨纷纷插在了南阳军军阵前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