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张卫的心酸
    汉中军将士听到黄忠的话,也是一片哗然,都别有意味的看向了张卫。张卫扫了一眼身旁将士们的反应,便知道这件事压不下去了,军中张鲁的耳目很多,自己若是强行压下此事,反而有些欲盖弥彰,更加令人怀疑。

    张卫知道张鲁的性格,或者也可以,他知道每一个为人主者的性格,都是不会完全信任别人,只相信他们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地位或许会受到挑战的时候。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一个,往往是他门最好的选择。

    黄忠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卫心里就知道自己完了,最起码自己的军权应该很难保住了!自己如果能把黄忠和南阳军灭杀在城外的话,张鲁或许会念在兄弟之情和自己多年的功劳的份上,给自己个没面子,从轻发落自己,给自己一个富贵,让自己养老。

    若是自己没能在西城留下黄忠和南阳军,那么不管黄忠会不会上奏子,子会不会下诏让自己做汉中太守,自己都不会好过。更何况黄忠已经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这句话,那么黄忠一定会上奏的,否则他就是拿子的名义开玩笑,大逆不道!

    至于子会不会答应,下诏让自己做汉中太守,呵呵呵,看看自己汉中跟子的关系就可以知道,子只要一封诏,便可以让汉中不稳,子怎么会舍弃这个方法呢?恐怕自己今日一战不能拿下黄忠和南阳军的话,不等黄忠回道南阳,自己就先被遣送回南郑了,到时候自己的下场,呵呵呵,除了一死张卫已经想不出来别的可能!

    张卫心中虽然想了很多了,但是念头都是在心中一闪而过,张卫越想越感觉渗人,甲胃内的一副已经全部都湿透了。张卫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如履薄冰,一步踏错便是有死无生,便摇晃了一下脑袋,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张玮冷静下来之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必须得有所表率,一些什么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张卫心中拿定主意之后,,便又将脑袋探出来看向黄忠想要话。黄忠又怎么可能给张卫解释的机会,看到张卫竟然这么快便冷静了下来,也是感到十分诧异,但是张卫愣神的时间,黄忠已经准备好了攻城的阵型。

    黄忠看到张卫想要话,大喝一声,“全军攻城,杀!”,便回到军阵中,在盾牌的保护下向着西城城下杀去!张卫看到黄忠的反应,便知道自己又被耍了,顿时愣了一下,麻蛋,自己就知道黄忠不是个好玩意儿,自己还跟他**什么,弄得现在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张卫也知道南阳军战力并不弱,现在不是可以分神的时候,要是一不心被南阳军攻破了城池,那乐子可就大了。张卫连忙开始发布军令开始守城,汉中军看到南阳郡开始进军了,也顾不上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毕竟汉中太守的事离自己太远了,想办法从这场战斗中活下来,才是现在最应该考虑的问题。

    南阳军和汉中军都已经有了一次试探,对彼此现在的套路也熟悉了一些,两军虽然这次战斗皆有所改良,但是大势还是跟上次试探一般缓缓地进行了下去。张卫此时已经完全回过神来,开始专注起城外的战事来。

    张卫看了看黄忠缓缓逼近的攻城方阵,和南阳军的大军本阵,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黄忠的攻城方阵出来了之后,南阳军的本阵之上,已经没有攻城器械存留了!麻蛋,怪不得黄忠匹夫会这次攻城不下,就率军返回,丫的没攻城器械了!

    昨晚经过自己的一次劫营,南阳军锐气已失,还伤亡惨重,他们肯定是想今攻城试一试,若是攻城不下,就退军回去!特么的谁给你的自信啊,我西城可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你丫的戏耍了老子一番,给老子泼了一身的脏水,还想这么轻易的回去?

    张卫心中一顿怒骂,不过他昨晚和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南阳军铁骑的厉害,知道南阳军若是没有损失的话,人家想走还真的能走。张卫看了看城外正在不断奔射的南阳铁骑,眼中一亮,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若是南阳铁骑没有损耗的话,自己的精骑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若是久战疲惫再阵型散乱的话,自己获胜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现在南阳军铁骑分成了无数队,不断奔射压制自己城上的弓箭手,阵型已经散乱。不过南阳军铁骑虽然散成了很多队,但是各个阵之间隐隐又有一些联系,自己骑兵出城也需要时间,还是得让南阳军铁骑多消耗一些马力和体力,自己的胜算才更大一些!

    自己必须得让南阳军多攻一会城,一来让他们的兵力伤亡损失重一些,二来,可以借着南阳军铁骑掩护攻城的时间,多消耗一些他们的体力和马力!张卫想到自己,看向左右道:“传令下去,假装城中火油不多了,只许使用火油来烧毁攻城车,万万不可烧毁南阳军的云梯,抛掷滚木礌石也注意一些,尽量少损伤南阳军的云梯。”

    左右亲卫听到张卫的话,眼中顿时有些疑惑不明了,自己守城不许损伤敌军的攻城器械?这是要明明白白的放水啊!难道将军果真对汉中太守之位有些想法?可是就算如此,直接在大战中防水也不好?

    张卫完便继续看向南阳军阵,张卫等了会,没有听到亲卫离去的动静,便回头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张卫看过他们之后,便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来了他们的意思。张卫见此,心中不由得苦笑一声,呵呵呵,连自己的亲卫听过黄忠的盅惑之言后,都不能万全相信自己的忠义,更何况军中他人呢,更何况是远在南郑的张鲁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