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黄忠在此!
    要是黄忠没有那些离间的话,自己下令之后,亲卫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去执行,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疑惑。他知道亲卫也是为了自己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不要给别人落下话柄,但是时局如此,自己也无可奈何啊!

    张卫知道自己要是不解释一下的话,恐怕底下的将士们心中也会疑惑,命令执行下来难免会有所差池,张卫心中无奈的苦笑一声,解释道:“快些去,南阳军已经没有了备用的攻城器械,若是再将这批器械烧毁,南阳军恐怕会就此退兵。主公的命令是留下前来攻城的南阳军,现在南阳军锋芒正盛,若是南阳军就此退兵的话,我军前往追击恐怕难以歼灭南阳军。给南阳军留下攻城器械,让南阳军多攻击一回城池,消耗一下他们的锐气和战力!”

    左右亲卫听完张卫的话,知道自己冒失了,连忙应诺前去传达军令。此时黄忠也已经带着军阵来到了西城城下,开始竖起云梯,推着攻城车攻城。汉中军听到张卫的军令之后,假装火油不多,只是用火油烧毁了**城门的攻城车,抛掷滚木礌石的时候,也尽量把礌石避开云梯,禁用滚木顺着云梯滚下,阻拦沿着云梯攻城的南阳军。

    黄忠看到汉中军的反应,在心中冷笑一声,才攻了一次城就没火油了?把我黄忠真当傻子了啊,不过看到这种情况也正是黄忠求之不得的,毕竟和滚木礌石比起来,火油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只要沾上身上起火就是死,刚才的伤亡一大半都是被火油烧死的。

    黄忠看到汉中军放水,心中也十分满意,便将推攻城车的军士也调过来蚁附攻城。虽然汉中军放水了,但是南阳军的日子也不好过,礌石不断地扔向军阵,砸开缺口,随之便是一阵箭雨,滚木也不断的将爬云梯的南阳军军士砸落,虽然每次死伤的数量都不多,但是时间长了南阳军的死伤也越来越惨重。

    好在南阳军攻城步卒后面还有西凉铁骑压阵,一阵阵的箭雨也不断的将守城的汉中军射落马下,每个滚木礌石都要付出一两条性命才能够扔下城来。在加上偶尔也有南阳军杀伤城头,所以南阳军的死伤也不,很快西城城下便尸横遍地、血流成河,这场战斗也jin ru了白热化的境地!

    黄忠看着死伤越来越多的南阳军,心中也是十分着急,但是黄忠之前的表现太显眼了,张卫也怕让黄忠冲向城头出了大事,已经找了专人来盯着他。每次只要黄忠一冒头,表现出要爬云梯冲上城头的意思,便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黄忠攻城点附近的弓箭手,瞬间就会集火全部攻向他,滚木、礌石、甚至投矛。也都会纷纷砸向他。

    好在黄忠自身勇武无敌、本事过人,每次都能脱险而出,没有当场死了,否则黄忠的本事哪怕逊色一筹,也早死了十次、八次了。黄忠虽然每次都侥幸逃脱,但是他附近的军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每次黄忠被全场照顾的时候,他周围的军士都会死伤一片。现在在南阳军将士的眼里,黄忠已经成了煞孤星,要不是怕违反军令,他身边的将士们恨不得离得黄忠远远地。

    黄忠知道不能再继续僵持下去了,自己得想办法攻上城头给汉中军一些压力,但是每次被集火的场景已经给黄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真是太特么的憋屈了!黄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甲胃,知道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了。

    黄忠借着军阵盾牌的遮掩,找来一个身形和自己差不多的军将,然后把自己的头盔和战袍和他换了换,黄忠带上副将的头盔,又有他的战袍包住自己的甲胃,让人猛地看不出来。然后黄忠让他替自己在这里坐镇,偶尔漏出头盔和战袍让城上的汉中军看看,显露下行踪替自己打掩护。

    黄忠安排好了之后,便偷偷潜伏到离自己刚才位置远一点的地方,黄忠向城上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自己,心中微微一喜,特么的终于不被集火了,自己终于能漏漏头了!黄忠趁着防守附近的一个云梯的汉中军军士被射落城墙的空档,猛地窜到了云梯上面,开始“登、登、登、……”的沿着沿梯快步向着城头爬去。

    附近的汉中军军士看到这人怕的这么快,也连忙乱箭射来,黄忠听到箭矢的破风声,双脚一收,在云梯上下滑了一段距离,躲开了羽箭然后继续快步向上爬去。汉中军附近的将士射箭过后,以为被自己这么照顾,这丫的肯定活不了了。可是没想到黄忠非但没被射下去,竟然怕的还更快了,这么么一会功夫都爬了一半的距离了。

    这时防卫这个云梯的汉中军军士终于补位了上来,抬着一个滚木看到黄忠都爬了这么高了,连忙将滚木狠狠地砸了下去。只听到“咯吱,吱呀呀!……”一声,滚木重重的砸到了云梯上面,好在滚木的落点距离城头的高度距离不太大,重力加速度没有那么多,云梯的质量也不错,算是比较结实,云梯坚持下来了,并没有被砸断。

    滚木落到了云梯上之后,就开始向下‘轰隆隆,当,轰隆隆’的滚动了下来,借着冲力起起伏伏的势不可挡。黄忠听到声响就知道大事不好,看到咆哮而来的滚木,自己手里也没有长兵器没办法挑开,连忙扔出自己手中的盾牌,阻挡了一下滚木的冲势,自己‘蹭’的一声,跳到了旁边的扶梯上面。

    黄忠虽然成功的跳到了另一个扶梯上面,但是自己的披着的战袍也被滚木挂住,搅在一起从自己的身上扒了下去,附近的军士看到黄忠身上的甲胃,顿时反应了过来,我这人怎么这么吊呢,原来是黄忠啊!顿时都大喊了起来,“黄忠在此,敌将黄忠在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