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张卫中伏
    黄忠退回来的兵马刚刚全部jin ru左边的大道开始列阵,只见远处尘土又飞扬而起,正是张绣的骑兵滚滚而来,刘协令人前去接应,让张绣的铁骑全部jin ru右边的大道之上,张绣听到刘协的军令,连忙令大军转头jin ru右边的大道之中。

    张绣的大军刚刚jin ru右边的大道,刘协一声令下,只见几支响箭冲而起,刘协的本阵大军呼喝一声,然后齐步上前,堵住了前面的道口。张卫的马比较快,一路追击之下已经跑到了大军前面,张卫听到前面的响箭声,便心中突了一下,感觉有些不妙。

    张卫连忙令众军停下,只见前方的尘土散尽,露出了一个煌煌大阵。一块块钢铁制成的盾牌组成了一道盾墙横在阵前,一杆杆锋利的长枪斜架在盾牌之上,远远看去犹如枪林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闪的发着寒光!在盾墙的的后边,无数的弓弩手张弓待发,散发着冷色的箭头,令人毫不犹豫的便会相信,它定能射穿自己身上的战甲。

    张卫看到前方的军阵便知大事不好,连忙看向两边的高地,只见此事两边的高地之上,闪出无数大军,人人披坚执锐蓄势待发,还有密密麻麻的弓箭手都引弓搭箭,全部瞄准了自己的大军,张卫看到周围的情形,便知自己陷入敌军埋伏,稍有不慎便是全军覆没之危。

    张卫看了看前方的军阵,军阵当道而下十分严整,因为道口比较狭窄,军阵前方密密麻麻的列了好几道的盾墙,再看看盾阵上密密麻麻的枪林和盾阵后面密密麻麻的箭手,张卫就知道自己大军恐怕难以突破南阳军的军阵。而且就算自己侥幸突破了敌军军阵,另外两边的大道之上还有刚才的攻城兵马再以逸待劳,前方乃是一条死路!

    张绣看着前方的军阵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向两边的高坡,两边的高坡比较陡峭,自己大军想要从两侧突围,都得弃马而下,到时恐怕不等自己大军突围,便会被南阳军的箭阵给全部射杀,两侧的高地也是死路,如此而来这唯一的活路就是自己后方了!

    张卫还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也不敢贸然下令全军突围,刘协此事已经将包围圈中的兵马看作是自己的大军了,自然也没有抢先射杀自家大军的道理。不过自己不抢先下令射杀汉中军将士,不代表自己就任由他们个自己就这么僵持着,耍些手段乱他军心还是可以的。

    刘协看了身边的黄忠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黄忠看到刘协的示意,知道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打马上前,喊道:“哈哈哈,黄将军别来无恙啊?”

    张卫急于知道自己后路的情况,但是迟迟不见人前来禀报,又不知道南阳军什么时候便会万箭齐发,心中自然也十分着急,见到黄忠前来搭话,自然也乐意奉陪拖拖时间,但是也不能弱了自己的士气,便大笑着高声回道:“哈哈哈,黄将军在我城下丢盔弃甲而逃,不过一败军之将,竟然还敢前来答话,莫非不知耻辱么?”

    黄忠看到张卫都被自己大军围住了,还死鸭子嘴硬,听到张卫的话也不恼怒,接着道:“张将军可是在等后面的情况,我看黄将军就不必在等消息了,黄某来告诉你如何?”

    张卫虽然知道南阳军既然大军埋伏在这里,就不会在后方给自己留下活路,但是听到黄忠确定的话,还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中反而有些不想听到自己后方的消息了。但是黄忠可不会随了他的心意,大声喊道:“哈哈哈,子亲率十万大军前来讨伐张鲁,只是不想我大汉将士互相攻伐死伤惨重,才将张将军请来此处。”

    “张将军出城之时,赵将军已经率一万铁骑埋伏在城外,现在西城想必已经易手了。张将军,你现在已经被我五万大军重重包围,还是赶紧下马投降!就算是张将军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身边的将士想想!陛下有令,投降免死!”

    黄忠附近的将士听到黄忠大喝,也跟着大喊道:

    “陛下有令,投降免死!”

    “陛下有令,投降免死!”

    “陛下有令,投降免死!”

    不一会,围着张卫大军的南阳军将士们都齐声大喝起来,汉中军听着四周震撼地的喊声,也知道自己陷入了死地,士气也越发的低落起来、张卫看了看身旁战战兢兢的将士,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趁着将士们还有些士气拼死一搏的话,恐怕一会军心不问之后,自己连拼死一击的机会都没有了。

    张卫见此大喝一声:“众军勿慌,不要听信敌将的话,他们最多只有两三万兵马,我们有万余兵马在此,奋力一搏定能突围出去!全军听令,从后突围跟我杀!”张卫喊完便带着骑兵开始向后冲杀,旁边的步卒见状,连忙闪现两侧,张卫的精骑一闪而过向着军阵后面突了过去。

    刘协见此知道张鲁不撞个头破血流的话,是不会投降了,拔剑而出,大喝道:“全军进攻,顽抗者死,投降不杀!”随着刘协一声令下,身后的将旗狠狠地一挥,南阳军阵顿时万箭齐发,向着包围圈中的汉中军射了过去。

    汉中军出城是为了前来追击残敌,为了跑的更快,自然没有带着盾牌等防御军械。不过汉中军也不愧是百战精兵,见到南阳军箭雨射来,连忙几个人凑成个军阵,背靠背的抵挡箭雨以求能活下去。

    虽然汉中军将死已经发挥超常,但是毕竟没有盾牌遮挡,在南阳军的箭雨之下,顿时便死伤惨重,惨叫声、喊杀声、马蹄声,顿时喧嚣尘上,令人胆寒。刘协已经将眼前的汉中军士当成自己的俘虏了,看到汉中军死伤这么大,顿时心疼的肝儿都颤了。三波箭雨过后,看到汉中军已经胆寒,便令弓箭手停止射箭,大军上前开始收拾残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