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杨任的眼神
    阎芝心中打定了主意,脸色也变得冷了起来,冷哼一声然后从怀中掏出了张卫的虎符扔给了上前答话的那个亲卫。亲卫听到城上城门尉的话,看了看阎芝那张冷如铁面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成了,阎芝应该不会有别的心思了。看到阎芝向自己扔来虎符,亲卫便知道阎芝的意思了,将嚣张装逼到底,不能弱了自家的气势!

    亲卫接过虎符,然后用手举起来跑到城门前面,再次大喝道:“好大的狗胆!我家将军的大事,是你一个的城门尉能听的,莫非想死不成!?城上的看清楚了,此乃张卫大将军的虎符,我家将军乃是受张卫大将军紧急军令来此!尔等最好速速打开城门,要是误了将军的大事,哼哼!莫我家将军言之不预也!”

    城门尉看到城下来人举着一块东西,是带着张卫的虎符前来,顿时大惊失色,想来阎芝就算是想出一口气,也绝对不敢假冒张大将军的虎符令箭,更何况虎符的另一半就在自家将军手里,只要比对一下就能验出真假,阎芝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阎芝既然带着张大将军的虎符前来,那肯定是有军机大事了,若是自己在这么拖延,阎芝借口找自己的麻烦,自己还真不容易过关。城门尉连忙伸手叫来一个军士,让他速去向杨任禀告,阎芝带着张大将军的虎符前来上庸。自己又走到城头道:“哈哈哈,阎将军,误会了、误会了,都是误会误会,将军早些把张大将军的虎符拿出来,的怎么敢不打开城门呢?来人呐,赶紧给阎将军打开城门!”

    城下军士听到阎芝的话,连忙前去打开城门,城门尉也连忙走下城头迎了过来。“咯吱、咯吱!”阎芝看着城门一点点慢慢打开,不待城门完全打开便打马jin ru城中,看到迎面而来的城门尉,吩咐道,本将有紧急军务要见杨任,你赶紧给我带路!

    城门尉听到阎芝直呼自家将军名讳,心中十分不爽,但是看到阎芝的势头和脸色,也不敢发作。好汉不吃眼前亏,城门尉便让军士给自己牵过一匹马来,在前面带着阎芝三人向着杨任的府邸赶了过去。

    此时时间还早,杨任刚吃过晚饭还没有休息,正在房看,听到军士来报:阎芝带着张卫的虎符前来上庸见自己,便知道西城肯定出了大事,连忙来到正堂等候,并令下人阎芝到了之后,直接带来见自己。就在杨任胡思乱想的时候,便听到有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

    杨任身为士族杰出子弟,又独自领兵多年,该有的气度和度量还是有的。杨度虽然心中不爽阎芝,但是知道张卫的虎符就在阎芝身上,自己没必要为了一点事给人留下话柄,看到阎芝进来,便起身迎了上去。

    “哈哈哈,阎兄真是好久不见!阎兄来得比较仓促,杨某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失礼啊!”杨任满面春风的对着阎芝拱手一拜,大笑着道。

    仓促你妹啊!老子在城外耽误了那么久,你要是想出门迎接还能来不及!阎芝心中暗骂一声,脸上也带上一丝笑容,对杨任拱手一拜,道:“哈哈哈,阎某冒昧前来打扰,实在是罪过罪过。杨兄经久一别,风采更胜往昔啊!”

    杨任上前扶起阎芝,边拉着他jin ru大堂,边道道:“阎兄实在是客气,你我入内一谈。我听城门尉之言,阎兄是带着张大将军的虎符前来,不知阎兄此来何事,可是西城出了什么变故?”

    阎芝当然知道杨任的心思,但是虎符本来就是真的,心中自然不惧。阎芝微微一笑,从亲卫手中接过张卫的虎符,然后递给杨任道:“杨兄还是先将虎符查验一番确认之后,别的话再不迟。”

    杨任接过虎符,然后走到桌案前打开一个锦盒,取出另一块虎符,双手一合,只听到“啪”的一声,两块虎符便纹丝合缝的合在了一起。杨任将虎符查验好了之后,又递回给阎芝,笑着道:“嗯,虎符无误,杨某对不住阎兄了,不知阎兄擦来此来上庸所为何事?”

    阎芝伸手接过虎符,然后接着道:“公是公,私是私,杨兄所为乃是公心,军机大事最然是心为上。阎某此来乃是为了传达张大将军的军令。我军兵力收缩之后,南阳突然出兵两万余侵入我汉中境内。现在南阳军正在围攻西城,张将军让阎某杀出重围,前来上庸传达对敌之策。”

    “主公先前有军令传下,若是南阳军犯境,务必将南阳军歼灭在我汉中境内。现在张将军已经将南阳军拖在西城城下,张将军令上庸、房陵两地兵马夺回杨县,断绝南阳军的后路,然后配合西城两路夹攻,将南阳兵马歼灭在我汉中境内。”

    杨任有杨松传来的消息,对于张鲁的用兵之策,杨任自然是知之甚详。杨任听到南阳军正在围攻西城的效死,丝毫没有惊慌,反而心中大喜。主公的用兵谋略乃是家兄杨松所献,现在南阳军果然上钩,主公定会更加看重我杨氏。现在阎圃失势,家兄已经成功上位,加上这次谋划得当,看来我杨氏大兴的机会到了啊!

    杨任想到此处,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几分,觉得阎芝这个人也顺眼了起来,不错,这人给自己带来这么好的消息,这人不错!哎,之事可怜这孩子还在那里傻乎乎的偷乐,恐怕他都不知道南阳军此次进兵,对于自己杨氏和他阎氏意味着什么?

    杨任想到此处,看向阎芝的眼神便又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阎芝看到杨任久久不话,正在思考怎么服杨任呢,突然感到一股恶寒,抬头正看到杨任看向自己的眼光,欣赏中带着几分同情,关怀中带着几分怜悯,阎芝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妹的这啥情况啊,杨任这眼神咋回事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