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黄忠诈败赚杨柏
    杨柏不知道杨松到底安得什么心思,但是已经看出来杨松那慢慢的恶意了。我擦,又来?上次是要我给你探路,这次直接让我给你趟路了啊,下次是不是就要我提前上路了啊,杨松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逼啊!

    以骑兵贸然冲击密集的步兵军阵,本来就是用兵大忌,更何况南阳军军阵严明,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杨柏听到杨松的指令之后,知道自己不能一退再退了。自己若是果真领军冲阵,就算冲散了南阳军军阵,一千轻骑也肯定会折损大半,到时候自己实力大损,就只能听杨松一个人的了。

    杨柏知道若是阵前抗命落了杨松的面子,他肯定不会轻饶了自己,思量了片刻,才开口说道:“大哥,现在骑兵已经在我大军军阵两翼列阵,防备南阳军游骑,若是贸然调动的话,一来容易扰乱军心,二来,兵马调动也需要时间,会给了南阳军准备的时间,现在天色将晚拖延时间会给南阳军逃跑的时间。”

    “有骑兵压阵,南阳军若是谈判的话,也有利于我军追杀,小弟以为骑兵此时万万不可轻动。至于大哥担心之事,我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大哥所担心的不过是大军冲阵之时的伤亡罢了,小弟愿意上阵与敌军斗将,只要我将敌军将领杀败,再将其赶回本阵,敌阵必然震动露出破绽。大哥到时便可趁机率领大军杀入其中,南阳军士气低落又以寡敌众,措不及防之下军阵必然告破,大哥此可大获全胜!大哥,认为小弟此计如何?”

    杨松虽然这些话肯定有杨柏想要保存实力的推托之语,但是一来杨松已经有了想要把杨柏彻底收服的心思,不宜将他逼迫太甚,二来,杨柏所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也打动了杨松。杨松也想看看杨柏的沙场本领,便顺势应了下来,说道:“好,就依柏弟之言,为兄就在此看你大显神威了!!!”

    杨柏见说服了杨松,怕他再改变主意,杨松话音刚落,杨柏也不回话,便打马冲了出去。杨柏打马跑到两军中间,然后横枪挺住战马,长枪一直南阳军阵,大声喊道:“我乃汉中杨柏是也!来者何人,竟然敢侵入我汉中地界,还不速速出来领死!!”

    黄忠大军jin ru汉中第一战被张卫偷袭,黄忠大失了颜面,黄忠军众将自然也是脸面不存,遇到别家将领都感觉矮了几分。现在黄忠又求得先锋之位,众将有了重拾颜面的机会,众人现在自然十分亢奋、精力旺盛。一路之上众将没有杀敌的机会,浑身的精力得不到发泄,众将心中自然不舒服。

    黄忠军众将跟随黄忠多时,虽然实力没有提升多少,但是眼力确实不俗了,看到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三流角色敢在自己军前叫阵,众将自然群起激愤,纷纷请战想要出阵斩杀杨柏。黄忠统军多年,看到杨柏叫阵就猜到了他的那点小心思,正愁你不来呢,没想到竟然亲自送上门来了,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众将休慌,我亲自前去会会他,你们护好阵脚便可,万万不可出阵!”

    黄忠对左右众将吩咐一声,便提刀打马而上,向着杨柏杀了过去。杨柏看到敌军主将打马而出,便连忙也迎了上去。黄忠长刀一挥便向着杨柏的脖子砍了过去,杨柏看到黄忠长刀看来,也不敢托大,连忙挥枪迎了上去。只听到“铛!”的一声,长刀和长枪交击在了一处,黄忠长刀力道不敌杨柏,长刀竟然被格挡了回去。

    杨柏也没想到敌将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一击,竟然是银样蜡枪头,只是看起来气势赫人,却是完全没有力道,杨松格开黄忠的长刀之后,力道有些使得太老,长枪险些脱手飞了出去。杨柏仓促之间收回长枪,两人已经错身而过,杨柏见自己失去了一招秒敌的机会,心中顿时惋惜不已。

    杨柏心中以为自己自己已经拿定了黄忠,怕黄忠跑了,连忙调转马头向着黄忠追了上去,黄忠仓促之间便失了先机,两人只能并驾齐驱刀来枪忘得斗了起来。很快两人交手十合便过,黄忠此时已经只能勉强防守,完全失去了反攻的机会,瞅着这情况,再不过十合杨柏就能将黄忠挑到马下。

    “万胜!万胜!将军万胜!”

    汉中军将士看到杨柏竟然如此勇猛,军心大振,都齐声呼喝起来,杨松看到杨柏完全压制住了敌将,也是心中大喜,依刚才所见,敌将应该也有几分本事,没想到吾弟竟然如此勇猛,看来自己以前对于旁支子弟看得有些过轻了啊!

    黄忠竟然在军中演武或者跟赵云他们交手,南阳军将士自然都知道黄忠的本事,看到以往威如天神一般的黄忠,竟然被敌将撵成了兔子,众人也有些纳闷起来,难道敌将如此勇猛,将军都不是此人的对手?

    黄忠军众将的眼力见儿自然不是兵士可以比拟的,看到黄忠竟然如此有失水准的发挥,自然猜出了黄忠的本意,将军这是要示敌以弱、引蛇出洞啊!怪不得将军不让我们上阵要亲自出战呢,敌将也有几分武力,若是我等上阵的话,可败不了这么真实,容易被敌将看出破绽。

    众将对于黄忠之意都了然于心,便开始思考起怎么配合来。众人小声的讨论了几声,然后一脸坏笑的各自散开,对着前面的士卒小声吩咐道:“慌什么慌,成何体统!!将军的本事你们还不知晓,敌将焉能是将军的对手?城池后面还藏着我大军的四千铁骑呢,我军此战必胜!!”

    “将军这是要示敌以弱,引诱敌军冲阵!你们都给我机灵点,一会将军若是战败回归本阵,你们都给我演的慌乱一些,好混淆敌将的判断。不过演戏归演戏,哪个若是敢真的搅乱了我大军军阵,休怪本将法不容情!都知道了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