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局势瞬变
    “长枪,刺!”

    南阳军士看到汉中军从天而降扑了过来也不惊慌,随着前军校尉的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长枪兵,将自己手中的长枪同时猛的向天斜刺了过去。尚在空中的汉中跳荡军无处借力,没有办法改变方向,只能看着南阳军寒气逼人的长枪,向着自己刺了过来。

    “啊!啊!啊!……!”

    除了一些武力过人的军士用刀盾隔开南阳军士的长枪,侥幸逃过一死,扑入了南阳军的盾墙之内,大部分的汉中跳荡军都被刺死在了半空中,顿时惨叫声四起。南阳军也被汉中军尸首喷射而出的血液喷了一身,随着南阳军长枪一收,无数的尸体便掉落在了盾墙之前。

    不过汉中长枪兵受力之下,有的长枪刺入汉中军的身体内,急切之间没法收回,南阳军的军阵也有了一些松散。再加上有的跳荡兵扑入了南阳军军阵之后,南阳军措不及防之下,也造成了一些死伤,南阳军的军阵便不复之前的严整了。

    汉中军将领在第一排的跳荡军跳出之后,便已经令剩下的跳荡军在准备了,南阳军尚未把jin ru阵中的跳荡军处理完,第二批的跳荡军就已经破空而来了。随着第二批的跳荡军跳入,虽然汉中跳荡军仍然伤亡惨重,但是南阳军的军阵也渐渐的出现了缺口,外面的汉中军看到盾墙缺口出现,连忙上前一拥而入。

    南阳军士寡不敌众之下,第一排的盾墙仅仅支撑了片刻,便被汉中军撕成了碎片,南阳军士立时便死伤惨重,仅仅有少许的军士被第二排盾墙的南阳军接应到了阵中。汉中军士看到破了南阳军的第一层盾墙,立时士气大增。跳荡军多是一些死囚狂徒担任,现在见了血,已经杀红了眼,不用汉中军将军下令,就已经各自准备好,向着第二层盾墙飞扑了过去。

    黄忠站在高台之上,看到自己的第一层盾阵竟然这么快便告破了,也是不由的紧了紧眉头。黄忠心头不由的一叹,哎,这毕竟不是自己之前训练多时的精兵了,这些军士虽然也是精锐,但是才整合成军不久,彼此配合有些不熟,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

    黄忠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汉中军,只见汉中军步卒大约还有半数没有jin ru战场,两翼的汉中军轻骑也在自己军阵两侧不断游走骑射。汉中军还没有和自己大军混战在一起,若是此时召唤伏兵轻骑的话,汉中军还有反应的时间,自己大军难免还得一场苦战,而且也难以重创歼灭汉中军。

    黄忠正在思考之时,但见第二层的盾墙已经变得有些岌岌可危了,黄忠知道自己不能再死守了,转头叫来左右众将吩咐了一番,众将听到黄忠之言,便转身各自前去准备。黄忠也走下高台坐在了自己战马之上,黄忠亲卫看到黄忠走下高台,也连忙上马开始准备厮杀。

    汉中军故技重施之下,很快攻破了南阳军的第二层盾墙,南阳军士厮杀一番之后,便都躲回了第三层盾墙之内。汉中军将士看到南阳军最后一层盾墙,知道这是南阳军最后的保护了,汉中军将士纷纷大喜过望,边准备开始进攻这最后一层盾墙。

    “开!”

    正在汉中军全部就位就要开始跳阵之时,只听到南阳军阵之中传来一声大喝。随着这一声大喊,只见剩下的最后一层南阳军盾墙随之而倒,前面的南阳军将士也都扑倒在地,露出了后面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只见无数弓箭手已经搭弓引箭对准了前方,寒光闪闪的箭头露出嗜血的光芒闪耀着众人。

    “射!”

    汉中军看到眼前的景象,便知道大事不好,正要有所动作之时,只听到南阳军将军一声大喊,但见密密麻麻的羽箭仿若蝗虫一般,迎着汉中军将士飞射而来。汉中军将士措手不及之下,顿时被南阳军弓箭手射了一个正着。汉中军顿时死伤惨重,汉中军阵线也仿佛被羽箭给剥去了一层,变细了不少。

    “射!”

    只见前方的弓箭手射完箭矢之后,便被身后的弓箭手替换上前,随着南阳军将领的一声令下,又是一波箭雨飞射而出,汉中军此时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扑倒在地拿起身边的盾牌或者尸体各自遮挡。汉中军在这一波箭雨之下,虽然伤亡减少了许多,但是阵型却有些凌乱不堪了。

    “击鼓!随我冲锋!杀啊!”

    黄忠看到汉中军被自己的两波箭雨打散了军阵,见有机可乘在马上大喝一声,拍马便向着汉中军杀了过去。黄忠大军将士之前为了引诱汉中军上前,只能死守战阵任汉中军施为,心中早已经十分憋屈了。现在看到黄忠带头冲锋,而且汉中军军阵已乱,顿时高声喊杀也随着黄忠冲了上去。

    汉中军虽然已经全军上前,但是因为战场狭小、战阵施展展不开,所以汉中军只有半数人马冲阵,剩下的七千大军仅在阵外徘徊并没有上前冲阵。冲阵的七千汉中军遭受了南阳军的连番箭雨、冲破了南阳军的两重盾墙之后,现在已经死伤惨重、身体疲惫,仅仅靠着之前破阵的锐气在苦苦支撑。

    冲阵的七千汉中军将士,现在残余下来的军士数量已经不如南阳军了,再加上汉中军也没想到南阳军竟然还敢主动发起冲锋,顿时被南阳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有些懵逼了。汉中军将士被以逸待劳的南阳军一冲,发热的头脑也有些冷静了下来。汉中军将士胆气一泄,顿时便有些支撑不住了,被南阳军杀的是节节败退,已经有了崩溃的预兆。

    坐镇后方军阵的杨松虽然不通军略,但是哪方处于优势,这个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杨松看到自己本来节节胜利的大军,此时竟然被南阳军杀的节节被退,自己本来稳操胜券的局势,现在也有了全面崩溃的预兆,杨松顿时有些心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