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贾诩的困惑
    黄忠听到张武的话之后,便也开始感到疑惑起来,士族的力量虽然十分强大,但是士族先有家后有国,遇到事请也先会为家族利益考虑,再为君主的利益考虑。士族门阀可以借重,但是不可以依赖,这是君主的一些常识,张鲁虽然只是个反臣贼子,但是也不能小看他的眼光和智慧。

    现在一军之中都是士族子弟,而没有张鲁的心腹,那么这支军队就不在张鲁的控制之中,这其中的危害,他应该是知道的,那么他为何还要如此做呢?黄忠想了一下没有想通此事,但是黄忠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其中必有蹊跷之处,看来自己还得再得到一些信息,才能知道其中的隐秘了。黄忠想到此处,看向张武接着说道:“你说的这件事或许关系甚大,你乃是本将的手下,本将也不会抢夺你的功劳。你现在去骑兵之处,提来几名有分量的战俘,一会我让你随我面见陛下。”

    张武说出此事,本来只是想引起一下黄忠的重视,给自己博一个前程。没想到黄忠竟然给了他一次面圣的机会,张武听到黄忠的话之后,顿时大喜过望,对黄忠拜道:“诺,小人谢过将军提携,必不负将军大恩。小人这就前去提来战俘,还请将军稍后。”

    刘协处理和张武的事情之后,刘协等人也快到了近前了,黄忠连忙打马迎了上去,对刘协拜道:“末将拜见陛下,陛下武运昌盛,我大汉国运永存!末将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

    刘协上前将黄忠扶起,然后问道:“哈哈哈,将军不必多礼,朕听到将军的军报之后,实在是放心不下,便带着军师和赵将军一起前来了。朕为了不影响你指挥作战,便让沿路探马不必向你禀报朕前来的事情,你就不必自责,也不要怪罪他们了。”

    刘协说完自己行踪之事后,又接着说道:“不知现在战事如何了?不过看将军的神情,想来是有好消息要禀告与朕了。朕听闻敌军兵马众多,便带来了五百羽林重骑,一人三马全速前来增援,看来将军是用不上这个底牌了。哈哈哈……”

    黄忠听到刘协所说,听闻自己的军报之后,便立刻前来增援自己,心中感动万分,在此对刘协拱手一拜说道:“末将无能,方劳累陛下至此!不过末将幸不辱命,已经打败了汉中军,现在将汉中军全部围困在了战场之上,现在正在和敌军僵持之中,还请陛下城上一观。”

    刘协的安危太过重要,现在汉中军还有一搏之力,黄忠可没有让刘协前去阵前观阵的胆量,否则若是刘协出现个啥事的话,他可担待不起。好在两军战场就在石泉城前,在石泉城头之上,便居高临下,将两军交锋的战场一览无余。黄忠便没有再回阵前,而是邀请刘协到石泉城头观阵。

    刘协也知道战场之上,刀枪无言,古来不知道有多少名将死在了流箭之上。刘协看到城头上也能看到战场,而且更加安全,便也没有逞能让黄忠为难,跟着黄忠直接向着石泉城头走去。黄忠在路上便将自己和汉中军交战之事,跟刘协详细的说了一遍,又把自己的疑问也跟刘协讲了一下。

    就在两人谈话之间,众人都来到了石泉城头之上,黄忠一指汉中军的大阵,接着说道:“陛下,那就汉中军大阵了。现在汉中军还剩下一万兵马左右,已经没有了骑兵。我军步卒为了争取时间和汉中军拼杀了一阵,现在还剩四千人左右,骑兵并无多大损伤,汉中军就被我军围困在战场中央。”

    “哎,末将之前贪功,想要迫降汉中军将其为陛下所用,便没有将其围困之后,立即对汉中军出兵。末将本想先剿灭迫降汉中军骑兵,再携大胜之势将汉中军逼降。不料汉中军竟然如此坚韧,我军大胜敌军骑兵之后,汉中军并没有投降,反而布成了如此阵势,此乃末将之过也,还请陛下责罚!”

    刘协也知道众将这都是投自己所好,知道自己喜欢收拢降兵为己用,快速提升实力,黄忠才会如此施为。现在事情已经成了这样,要论罪的话,那也是自己这个带头作用没做好,而且黄忠将汉中军逼成了瓮中之鳖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刘协看了看黄忠,无言的笑了笑,拍了拍黄忠的肩膀,然后说道:“哎,将军不必自责了,将军以寡敌众能将汉中军逼到如此地步已经是不易了。而且将军若是想歼灭此间的汉中军,应该是易如反掌吧。朕知道将军是为了帮助朕快速积累实力,保存汉中元气,才会陷于此两难境地。爱卿的心意,朕是知道的。”

    贾诩观察了一会汉中军的军阵,眼中渐渐露出了一丝疑惑的光芒,然后看向黄忠问道:“黄将军,我观察了一会汉中军的军阵,汉中军的军阵虽然有一些章法,但是整体看来并不严整,其中有很多破绽。不知黄将军和其交手之时,其军战力如何?”

    贾诩说的这些话已经有一些伤人了,人家以寡敌众将敌军击败了,你现在说的好像汉中军就是一些垃圾一样,这完全是否认人家的战国嘛。不过贾诩位高权重,黄忠自身对此处,也有很多的疑惑,再加上贾诩说的也正是黄忠的疑惑之处,黄忠便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黄忠也是光明磊落的人,见贾诩仅仅看了看敌军战阵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心中反而十分敬佩,对贾诩拱了拱手,回道:“军师果然眼光卓著,我也对此十分疑问。汉中军一万四千兵马攻我六千人之阵,苦战之后,我军死伤两千左右,而敌军死伤倍于我军,敌军看来不像是精锐之师。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趁势逼降汉中军,但是没想到汉中军不是精锐之师,也会有如此韧性,这才功败垂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