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张鲁的心思?
    贾诩虽然阴险狡诈,但是情商很高,否则也不会换了那么多主公,还备受信重,最后还落了个善终。刚才贾诩被汉中军的军阵分了心神,才会那么么**裸的向黄忠问话。问完之后,贾诩也感觉到之前自己的问话有些伤人了。

    俗话说得好,花轿子人人抬,贾诩看到黄忠这么给自己面子,便对黄忠拱手一拜,夸赞道:“从军阵上来看,敌军虽然看起来不像是精锐之师,但是敌军有如此韧性,想必也是一支强军。想来敌军的战斗力应该不俗,黄将军能够以寡敌众的情况下,以远少于敌军的伤亡,将汉中军逼入绝境,也能看出将军的不俗了。”

    刘协听到黄忠和贾诩的话,也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哈,先生,当世智者也!黄将军,当世豪杰也!两位爱卿都是朕的心腹之臣,朕得二位爱卿相助,乃是如虎添翼啊!!”

    黄忠和贾诩听到刘协的跨站之后,连忙对刘协一拜,“陛下乃是当世明主,我等能追随陛下,乃是我等的福分!”刘协听到黄忠和刘协的话,再次一笑,说道:“哈哈哈,好了,两位爱卿,我们也不必互相吹捧了。黄将军既然心中早就有了疑问,那不知将军可观察到了一些蹊跷之处?”

    黄忠听到刘协说起正事,便正色道:“回禀陛下,末将手下的一名探马,也就是给陛下引路的那个军士,跟末将汇报了一些蹊跷之事。那命军士之前探查汉中军敌情之时,这支汉中军的军中将领基本都是南郑各个士族的子弟,领兵的也是杨氏的杨松和杨柏,这支汉中军中几乎没有张鲁的心腹和张氏子弟。末将也认为这不是寻常之事,为了多收集一些消息,末将已经令这名军士前去筛选汉中军的战俘了,想必应该会有所发现。”

    众人也都是聪慧之人,也都知道士族门阀的危害。听到黄忠的话之后,也都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听到黄忠让此人去找战俘之后,也只能先暂时压下心中的顾虑,开始思考起此事的玄妙来。

    “陛下,城下来了一队人马,押解着两名汉中军俘虏想要上城。”

    正在众人思索的时候,突然从城下走上来一个御林军,对刘协一拜说道。刘协听到御林军的话,知道应该是黄忠所说的那个军士带着汉中军的俘虏过来了。黄忠不敢拿刘协的安危开玩笑,听到御林军的话之后,走到城内的那侧城墙,探出身子往下看了一眼,确认了是张武带着人过来了,便对刘协点了点头。

    刘协看到黄忠的示意,然后对御林军说道:“嗯,此人乃是朕召见的,让他上来吧。”御林军军士听到刘协的话之后,下去收缴了账务的兵器,然后搜了一下身,确认对刘协没有威胁之后,便带着张武等人走了上来。

    刘协在西城的时候,黄忠出兵之时,刘协曾经到黄忠的军中训话,张武当世就记下了刘协的模样。张武走上城头看了一下城上众人,看到都是一些大佬儿,连忙上前拜见,“小人拜见陛下,愿陛下武运昌隆,我大汉国运永存!小人见过将军,见过诸位大人!”

    刘协看到这孩子挺机灵的,便问道:“刚才黄将军已经说了你的事情,你很不错!若是此事关系到此战的成败,朕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这两人就是你挑选出来的汉中军俘虏,这两人是什么身份?”

    张武听过刘协的声音,听到声音便知道是刘协再问自己,连忙回道:“小人谢过陛下恩典!这两人乃是原成固守将杨柏麾下的校尉,也是杨氏的子弟。小人跟随张卫将军的时候,曾经见过他们二人,他们二人现在愿意投效陛下,为陛下效力!”

    张武说完之后,回头看了看这两哥们儿,看到这俩哥们还在那跟竹竿儿一样的傻站着,也是急了。我擦,我都说出去了你们想投效天子!你们丫的没看过我的动作的,现在天子当面,你们丫的还在那杵着干啥呢?想陷我于不义啊!张卫连忙呵斥道:“如今天子当面,你们二人还不赶快拜见陛下,莫非想死不成!?”

    这俩哥们儿刚才被黄忠的骑兵一顿暴走,已经被打傻了。无奈投降之后,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现在猛地看到天子,这个决定自己性命的人,这俩哥们儿已经有点吓坏了,听到张武的话之后,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连忙跪倒在地,拜道:“我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等在汉中为将,汉中又被张鲁霸占,我等从贼实乃是无奈之举,还望陛下恕罪!现在我等已经决意想要投效陛下,还望陛下恩准!”

    两人说完之后,便拜倒在在地不敢起身,刘协还想要跟他们打听一点情况,便劝慰道:“如今天下大乱,乱贼横行,实乃朕之过也!朕先前已经下令,只要愿意弃暗投明的汉中军民,朕都会免之罪责。愿意继续从军为官的人,朕也都会一视同仁,所以现在你们不用担心,朕绝不会追究你们的罪责!”

    两人听到刘协的话之后,连忙再次一拜,说道:“我等下过陛下恩典,我等愿意投效陛下,愿意继续从军为陛下征战,以报陛下不罪之恩!”

    刘协看着两人的神态不是作伪,便接着问道:“朕现在找你们来,是有一些问题想问你们,还望你们如实回答,朕也会记下你们的功劳。好了,你们两人叫什么名字?”

    两人看到自己还有一些用处,终于没有了性命的危机,连忙继续拜道:“陛下有什么问题,我们两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人贱名杨开,他是我的弟弟杨兴,我们两人之前跟随杨柏在成固为将,不知陛下有什么问题要问小人,陛下但问无妨!”

    刘协看了看杨开,然后接着问道:“嗯,你们两人之前在成固为将,那城下这支兵马都是成固的守军吗?”

    杨开本来还以为刘协要问什么事,还怕自己不知道呢,听到刘协的问题如此简单,连忙回道:“回禀陛下,城下这支兵马只有其中的五千人是我成固守军,其余的一万人主要是由南郑城中的各家私兵组成。这支兵马是由长史杨松率领的,是由南郑士族私兵和我成固守军整编而成,军中将领基本也都是南郑各家士族子弟充任。大部分的军权都是有长史杨松把握,只有其中的一千骑兵由原成固守将杨柏掌控。”

    刘协听完杨开的话之后,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这支兵马都是士族子弟为将了,原来这都是南郑士族的私兵啊。那张鲁为何将南郑各家士族整编成军,派出南郑呢?看其行军应该是往西城而去,可是张鲁若是想收复西城的话,,仅凭这些南郑各族的私兵,恐怕远远不够吧?

    刘协想到此处心中更加疑惑了,便又接着问道:“哦?原来此军是由南郑城中的各家士族私兵组成,那军中将领都是士族子弟此事,就不奇怪了。那不知此军的目的还在呢?此军为何而成军呢?你们两人可知晓此事?”

    杨开思考了一会,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接着回道:“回禀陛下,我们两人一直在成固驻守,对于南郑的情况也不太清楚。对于陛下所问的这件事,我们知道的也不太清楚,仅在军议之时,听杨柏将军说起过一点。具体真伪的话,我们也分辨不清楚,还需陛下陛下明断。”

    刘协也知道两人说的是实情,自己也不能要求太多,便接着说道:“嗯,你只需将你所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便可,至于具体真伪,我自会辨别,绝不会怪罪你们两人。”

    杨开见刘协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心中微微一冷,但是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若是陛下因为情报错误责怪自己,那自己可就真的冤死了。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自己也不得不谨慎啊。杨开听到刘协的承诺之后,这才放下心来,脸上讪讪一笑,接着回答道:“小人谢过陛下体谅。”

    “在下听杨柏将军所言,西城出事、信息断绝的消息,传到南郑之后。当然那会大家还不知道陛下已经驾临汉中,西城又消息断绝,所以众人都不知道西城已经被陛下攻下,都判断不出西城到底出了何事。因为之前西城的军策,都是长史杨松所谋划的,所以张鲁便将此事交给了他解决。”

    “杨松认为陛下不可能这么快便驾临汉中,拿下西城,以为是城中内乱,西城本地势力劫持了张卫将军,断绝了和南郑的消息。杨松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只能请命出征西城,因为城中已经无兵可派,所以杨松便向张鲁献上了募集南郑士族私兵成军之策。张鲁最后统一了杨松的策略,杨松便募集南郑士族私兵一万,又到成固收取杨柏将军的五千守军,整编成军目的在于配合上庸、房陵兵马,重新夺回西城。”

    刘协听完杨开的话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刘协又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这个答案才能够解答此事。可是刘协又转念一想,感觉这事情应该没有杨开说的这么简单。张鲁也不是傻子,现在黄巾之事才过去几年而已,张鲁让杨松募集士族私兵成军夺回西城的策略,和黄巾之乱的时候,汉灵帝刘宏让世家门阀、天下各地自行招募兵马剿灭黄巾的事,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汉灵帝平灭黄巾之鉴为之不远,张璐应该没有这么不智。当年各地世家门阀自行招募兵马,平灭黄巾之后,世家门阀做大,汉室便天下大乱。若是杨松朕的率领南郑私军夺回了西城,再加上杨氏在上庸、房陵,杨昂和杨任的兵马,恐怕西城就算是夺回来了,也不再属于张鲁了吧?若是果真如此的话,恐怕汉中的半壁江山就要姓杨了吧?张鲁不可能看不出杨松和杨氏的野心,那张鲁为何还如此而为呢?

    刘协虽然知道历史,但是历史在刘协拿下了南阳之后,就已经完全被改变了。在任何历史课本上,可都没有刘协进攻汉中的事情发生。刘协没有了先知的优势,思考了一会,还是没有想出来张鲁如此做的原因。

    刘协看了一下张武三人,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别的问题要问他们了,没必要让他们在这看着自己丢丑了,便对三人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朕要问的问题问完了,你们三人的功劳朕会记住的,你们三人先下去吧。”

    张武看了黄忠一眼,黄忠对张武点了点头,张武便和杨开两人一起拜别刘协退了下去。刘协看到三人下去之后,然后看向贾诩问道:“朕总觉得城下这支兵马不同寻常,但是又想不通张鲁为何如此而为?难道是张鲁相信杨氏的忠心?朕觉得张鲁此人虽然是乱臣贼子,但是此人能够占据汉中之地,应该不会如此不智吧?不知先生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贾诩听到刘协所问,抬头看了刘协一眼,刘协也正好望了过来,刘协和贾诩二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复杂和不解的神色。贾诩知道刘协此问牵扯太多,而且贾诩对于此事虽然有所猜测,但是也没有确定的想法,便不想再这个问题上再多做纠结。

    贾诩微微一笑,便强行扭转了话题,对刘协拱手一拜,说道:“陛下,臣认为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城下的兵马,而不是弄清张鲁为何派出这支兵马。无论这支兵马的目的是什么,张鲁为何派出这支兵马,只要陛下将这支兵马歼灭,那么张鲁无论是出于何意,也都没有任何作用。至于陛下的问题,可以等到陛下拿下汉中之后,在亲自审问他便可,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多费心思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