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一将百人、足矣!
    刘协听到贾诩这个不是答案的回答之后,也知道自己有些太过于着想了。自己现在已经拿下汉中的半壁江山,张鲁在做自己看来不过是冢中枯骨而已,马上就要变成丧家之犬了,自己现在何必在意他的心思。无论他的什么算盘,只要自己将汉中拿下之后,他都是空打算盘而已。

    至于自己现在思考的问题,到时问他便可。若是张鲁不幸死了的话,这个问题便也没了意义。嗯,不对,或许这也会成为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的一个历史迷题,既然是谜题,那就等着后世历史学家的解答吧。

    刘协想到后世的史学家们,思考自己现在这个问题的样子,就感觉有意思。自己要不要多留下一些这样的历史迷题给这个世界,自己或许可以找一个坚固的石洞,在里面刻上太阳系的星图,在画上一些飞行器的样子,再留下一些超时代的论据,或者是万有引力,再或者是一个数学定理?

    这或许会成为后世证明地球上朕的有过外星人的有效论据吧?刘协越想越有意思,不由的大笑了几声。众人看到刘协笑的这么荡漾,都用别样的眼神看了过来,军师说的话也没这么可笑啊?莫非这其中有自己没理解的意思?众人想到此处,便又疑惑的看向贾诩。贾诩此时被刘协笑的也有些懵逼,我擦,你们看我干嘛,我也没发现自己这么有幽默细胞啊?难道我说的朕的这么可笑?

    刘协虽然还不知道贾诩已经被自己笑的怀疑人生了,但是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后,刘协便也很快的回过神来。刘协难见的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次,然后摆了摆手,说道:“朕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有些出神了。”

    刘协怕贾诩多想,先解释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先生所言甚合朕意,朕先前有些太过于执着了。那对于南外的那支汉中军,先生有何解决之策呢?”

    贾诩观察汉中军的军阵之时,就已经在思考破敌之策了,现在见刘协终于问到自己的老本行了,便回道:“汉中军的军阵并不严整,而且汉中军都是步卒,陛下只要派出骑兵四处游射,汉中军必定慌乱。陛下只要趁汉中军慌乱之时,先令骑兵冲破敌阵,再派遣大军四面齐攻,则汉中军必破。”

    刘协若是想以这样的方法攻破汉中军的话,黄忠根本不必等刘协过来,黄忠之前就把这事给办了。刘协听到贾诩说的策略之后,不认为贾诩看不出自己的本意,便诧异的看向了贾诩,等着他的下文。果然贾诩看到刘协看过来之后,接着说道:“当然此强攻之法,乃是下下之策也。此乃莽夫所为,陛下必不会选取此策。”

    贾诩说完之后,然后看向黄忠问道:“黄将军,我刚才观阵的时候,见汉中军军阵之中并无粮草辎重,想必敌军的粮草辎重已经被将军缴获了吧?”

    黄忠听到贾诩的问话之后,便敬佩的看了贾诩一眼。真没想到军师竟然能观察的这么仔细,先前不过仓促的观察了汉中军军阵一番,就能这么快的发现这一点,实在是异于常人呐。黄忠想到此处,心中便是不由的一叹,军师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声,又如此受陛下的礼遇和看重,果然有其独特之处,自己还是小看天下英雄了啊!

    黄忠对贾诩拱手一拜,然后说道:“军师慧眼卓识,末将佩服!汉中军军阵之中,确实没有粮草辎重。汉中军乃是冲锋的时候被我军围困,其粮草辎重都在后方,我军骑兵杀到的时候,敌军主将便率领后军之人逃跑了,汉中军的粮草辎重都被我军缴获了!”

    贾诩听到黄忠所说跟自己观察到的一样,便再次对刘协一拜,然后说道:“陛下,末将还有一计可为。汉中军军阵之中没有粮草水源,只要我军结下营寨将其围困一夜,汉中军没有粮食可以吃,没有饮水可以喝,明日必降。至于今夜之时,敌军必会趁夜突围,但是汉中军内部不合,必不能合力一处,陛下只要谨慎防卫,敌军便没有可趁之机。我军先锋军中多为汉中降卒,陛下还可令汉中降卒吟唱汉中本地歌曲,乱敌军军心,削弱敌军的斗志,则敌军必败无疑!”

    刘协听到贾诩的计划之后,十分满意,笑了笑说道:“哈哈哈,韩信困霸王所用的四面楚歌?先生有些太过看重这些汉中军了吧?他们哪里当的先生如此算计?”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也笑了笑说道:“狮子搏兔、亦出全力,臣所谋者便是让汉中军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陛下还在石泉,臣不得不慎重。”

    刘协对于如何解决城外的汉中军,此时也有了一些想法,刘协又思量了一会,才接着说道:“先生所谋,十分精妙,必可将汉中军一网打尽。但是这支兵马不同于寻常的汉中军,军中为将者都是南郑士族子弟,朕想借这一战,一战摧毁汉中士族的抵抗之心,一战将汉中士族打的心服口服,让他们对朕再不敢有反抗的心思!”

    “若能如此的话,那不管是对马上就要进行的南郑之战,还是对之后统治汉中,都有不可预计的好处。若是朕只是守卫营寨围死汉中军的话,恐怕南郑士族不会心服口服,他们也不会畏惧朕的威严!朕要从正面将汉中军撕开口子,将汉中军和南郑士族撕的再无敢战之心!”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之后,顿时眼前一亮,虽然刘协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但是贾诩通过刘协的一番,对刘协有了更深的认识,也对刘协的心中志向和气量有了更深的了解。贾诩心中暗道一声,陛下果然长大了,越来越有君主气度了,看来自己没有选错人!

    贾诩对刘协躬身一拜,然后回到:“陛下攻心之计,臣拜服!此战确实不同于以往,此战的关键不在于敌我的伤亡,而在于打败南郑士族的信心,打折南郑士族的腰杆,让南郑士族再不敢有反叛之心!陛下思虑深远,臣所不及也!”

    刘协指导价徐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他不敢去这么想,或者是佳旭就算是想不到,也不会这么跟自己说,毕竟这是一个君主的考虑角度,而不是臣子应该猜想的,以贾诩的智慧,他不会看不到这一点。刘协虽然不知道贾诩此话的甄家,但是对于贾诩的赞许,刘协是全盘接下了。

    刘协看了众人一眼,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摇了一摇,再次说到:“先生此言错矣!此战要打折南郑士族的腰杆,但是也要主意我军的伤亡!朕的大军之中,都是可以为朕为我大汉拼命流血的忠勇之士,每一个人都是朕最大的财富,朕怎么能让他们白白牺牲呢?所以此战朕要以最小的代价来完成最大的战果!”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之后,微微一愣神,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战果,这话说着容易,可是要如何施为呢?陛下还是有些太过托大了啊,贾诩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陛下言之有理,但是不知不下打算如何排兵布阵呢?”

    刘协听到贾诩的话,仰天长笑几声,然后胸有成竹的说道:“此战不用排兵布阵,朕只需要一千轻骑来配合,至于出战的兵将,将、朕只用一人,兵、朕只用数百,足已!”

    众人听到刘协的话,顿时大惊失色,都瞪大了眼睛看和刘协,我去,陛下疯了吧?!汉中军虽然不是精锐,但是也有一万大军,而且已经结成了战阵,陛下竟然用数百人前去冲阵,不是看谁不顺眼,然后让他去送死吧?不过陛下不是这样的人啊,这里也没让陛下看的不顺眼的啊,众人想到此处,都彼此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看向刘协。

    贾诩想到随着自己等人前来的羽林重骑,然后突然眼前一亮,陛下应该是想动用他们吧?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事就大有可为了!陛下的羽林重骑自从成军以来,一直没有经历过大的战事,现在终于能看看他们的战斗力了!

    刘协看可以眼中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然后在赵云的身上停顿了一下,才一扫而过。刘协走到城墙前面,然后猛地拔剑而出,指向汉中军的军阵,刘协侧过身子看向赵云朗声说道:“子龙,你看城下的汉中军可还精锐?”

    赵云听到刘协的话,心中猛然一动,陛下这是要派自己出战了么?!自己最近没得罪过陛下吧?!自己是人不是神啊!喂!陛下不是看自己不爽让自己去送死吧?!

    赵云脑中一拜,顿时闪过了这个想法,不过赵云看到刘协胸有成竹的神情,随即便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外,陛下如此信重礼遇自己,必不会看着自己去送死,陛下肯定有完全的把握!再而言之,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待之!陛下如此心中自己,自己就算是用这条性命去回报陛下的知遇之恩,那又能如何?!

    赵云心中想到此处,顿时豪气顿生,看向刘协正颜一拜,然后朗声回道:“陛下,末将视之,不过土鸡瓦狗耳!”

    刘协不知道赵云此时已经有英勇就义、为国捐躯的想法了,听到刘协豪气丛生的回答之后,心中更加豪迈,也豪气干云的在此朗声问道:“子龙,你可敢为朕破了此军?”

    赵云听完刘协的话之后,顿时确认了,完了陛下这是真的要自己去送人头了,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是不得不上了!赵云硬着头皮,也豪气干云的回道:“陛下,末将视之,如探囊取物耳!”

    刘协不知道赵云此时已经有了去送人头、安排后事的心思了,看到赵云这么配合自己,便接着说道:“哈哈哈,子龙豪气干云,为当世豪杰也!不过子龙放心,朕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不会看着你去送死的。汉升,此战还需要你的配合。”

    黄忠听到还有自己的戏份,便上前一拜,说道:“不知陛下有何吩咐,要末将如何配合赵将军?”

    刘协看了赵云和黄忠一眼,然后说道:“汉升,朕要你率一千轻骑围绕汉中军阵,来回游射汉中军大阵,务必扰乱汉中军阵型。子龙再率领五百羽林重骑隐藏在军阵之外,等到汉中军露出破绽之后,子龙再率军趁势杀入汉中军军阵,务必一战打穿汉中军军阵,子龙可有把握?”

    赵云身为刘协的亲军统领,可以说是对于羽林重骑的战力,比刘协更加清楚,也更加有信心。听到刘协所说,是让他率领羽林重骑去冲阵之后,赵云顿时放下心来。赵云看了看汉中军的军阵,便开始思虑起来。以羽林重骑的战力,若是等汉中军楼好处破绽之后,自己再率军冲击,那打穿汉中军军阵,应该就跟玩儿的一样,没有一点问题了。

    赵云听到刘协的话之后,心中再也没了忐忑,信心满满的回道:“回禀陛下,以羽林重骑的战力,就是直接冲击汉中军军阵,末将都有把握能够打穿汉中军,更何况此战还有黄将军为末将掠阵,先行为末将扰乱汉中军军阵,末将若是不能击穿汉中军军阵,愿提头来见!”

    刘协知道赵云的为人,赵云既然说有这么大的把握,那肯定是信心十足了。刘协上前拍了拍赵云的肩膀,然后说道:“嗯,子龙的本事朕是清楚的,既然子龙这么说了,朕心中也就放心了!子龙虽然信心十足,但是也要注意自身和大军安危,一定要等到汉中军露出破绽之后,再领军冲阵,不要将自己陷于险地之上。子龙,汉升,你们两人都是知兵之人,临机决断之道,朕不如你们,也就不再多说,朕就在城上看你们杀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