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黄忠的谋略
    黄忠和赵云二人听到刘协的嘱托之后,躬身对一拜,说道:“末将必不负陛下所托,必回陛下踏平敌阵,陛下静观便可!”黄忠和赵云二人拜别刘协之后,便开始下城准备出战事宜。因为羽林重骑非战之时,都不会披甲行动,赵云下城之后,便让羽林重骑开始挂甲。晕林俊披甲需要时间,再加上赵云对于汉中军军阵也不太熟悉,交代过羽林重骑之后,赵云便让黄忠带着自己前去近距离观察汉中军军阵。

    赵云和黄忠两人绕着汉中军军阵转了一圈,然后又返回到了汉中军军阵的西面,也就是背对着石泉城城门的地方,正是杨氏私军和原成固守军驻守的地方。两人走回去之后,又观察一会此处的军阵,只见这一块军阵的军士军械装备都比其他的军士差了很多,还有一些隐隐被别处军士排斥的感觉。

    两人又观察了一会,确定了自己的感觉,这出的军士有一些不对劲,黄终身未地主先开口说道:“子龙将军,围绕汉中军一圈下来,我认为此处的军阵破绽最大。而且我总感觉好像此处的军士跟别处的军士不和,隐隐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你呢?你感觉如何呢?”

    赵云看着眼前的汉中军军阵,思考了一会,然后回到:“嗯,我感觉也是如此,此处的军士有些不对劲,而且兵器军械也比较简陋。不说别的,盾牌也比别处要少的多,竟然将将只有一层盾墙掩护,看来此处是最为适合突破的地方了。”

    赵云说完之后,又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汉升将军,我们两人对于汉中军也不太熟悉,你将刚才的那两个战俘再找来,让他们来观察一下,看看他们能不能看出一些蹊跷之处。”黄忠听到赵云的话,也反应了过来,回道:“嗯!子龙言之有理,我这就让人将他们二人带来。”

    黄忠说完,对亲卫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将杨开两人带来。黄忠和赵云二人又观察了一会军阵,亲卫便将杨开两人带了过来,黄忠看了一眼,张武竟然也跟了过来。张武看到黄忠的目光向着自己看了过来,连忙上前解释道:“小人离开之后,边跟杨开兄弟两人在一起,听到将军请他们前来观镇,小人便也跟了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够帮到将军的。小人擅作主张,还请将军责罚。”

    黄忠听到张武的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暗自又打量了他一番,微微的点了点头,此人倒是机灵,知道主动创造机会也算是难得。既然他有此心,自己也不好不给他这个机会,且看看他表现如何吧。若是表现不错的话,自己也可以栽培他一番,毕竟他也给陛下留下了一些印象,自己若是不用他的话,就显得有些不重视陛下的心意了。

    黄忠虽然有了要培养张武的心思,但是却面不改色,并没有表现出来,“嗯,既然你也来了,就一起过来看看吧,我和赵将军总感觉此处军阵有些蹊跷,你们观察一番,看看他们是否有所不同?”

    张武、杨开三人听到黄忠的话,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连忙跟上黄忠向着阵前走了过去。三人观察了会汉中军的军阵,然后都露出了一丝信息的表情。赵云和黄忠二人看到他们的神情,便知道他们肯定有所收获了,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便开始等待起三人的回答来。

    张武和杨开兄弟二人又交头接耳的讨论了一番,确认了自己观察无误之后,便都转身向着黄忠和赵云二人走了过来。张武三人来到黄忠两人深潜之后,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张武先行上前说道:“回禀将军,此面军阵右侧的军士大都是杨氏的子弟和私兵,小人跟随张卫将军之时,曾经见过他们中的几人。杨开兄弟二人也见过他们中的一些人,我们三人查对了一下,应该没有错误,右侧的军士应该是杨氏的私军。”

    张武说完之后便退了下去,然后杨开上前一拜,接着说道:“将军,此面军阵左侧的军士都是原成固的守军,我们两人在军中未将多年,绝对不会认错,他们都是原成固守军,但是之前杨松整军的时候,已经将他们大三到军中各处了,不知为何现在他们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末将认为此处几位蹊跷。”

    黄忠和赵云二人料张武、杨开他们也不敢欺骗自己,他们所说的应该可信。黄忠二人听着三人的话,心中也慢慢有了一些猜测,“嗯,本将知道了,你们切先行退下吧。”三人听到黄忠的话,便拜别黄忠想要退下。黄忠又看了账务一眼,貌似不在意的说道:“张武,你可愿意留下来给本将做个亲卫?”

    张武听到黄忠的话心中大喜,知道自己这次抱住大腿了,连忙拜道:“小人愿意,愿意追随将军,愿为将军效死!”

    黄忠看到张武神态真诚,回道:“嗯,那你便留下给本将做一个亲卫吧,现在先退下吧。”张武听到黄忠留下了自己,连忙拜别黄忠欢天喜地的退了下去。杨开兄弟二人还不知道自己二人的前途如何,看到张武抱住了一个粗腿,都羡慕的看了张武一眼,便也跟着退了下去。

    黄忠安排完张武三人之后,看了赵云一眼,见到赵云也已经回过神来。黄忠之前已经抢先过一次了,这次变开口向赵云问道:“听完他们三人所说,子龙将军有何猜测?”

    赵云知道黄忠的脾性,听到黄忠所问,便也不谦让,笑了几声直接回道:“哈哈哈,想必黄将军心中也有了主意了,看来是天助你我二人破此汉中军啊!此面军阵乃是汉中军最有可能突围的方向,现在敌将杨柏已经死了,敌将杨松已经逃跑了,原成固守军和杨氏私军,已经是群龙无首,不是其他各家私军的对手了。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汉中军定是想驱赶原成固守军和杨氏私兵趁夜突围,所以军阵才会有如此诡异之处,这正是你我的可趁之机!”

    黄忠听到赵云所言跟自己想的一样,便也点了点头,回道:“嗯,子龙所言跟我想的一样,我认为也应该是如此,你我二人就从此处打开缺口。现在羽林重骑应该已经披甲完毕了,子龙你且令人将羽林重骑带到此处,你我二人再商议一下此战的细节之处。”

    赵云派出自己亲卫前去带领羽林重骑来此,黄忠也令人前去聚集一千轻骑,然后两人便开始商议起此战的一些细节来。黄忠和赵云二人商议了一会该如何配合作战,黄忠的一千轻骑和赵云的五百羽林重骑也都集结到此了。

    黄忠的一千轻骑列阵与军阵内侧,如同轻灵凶狠的猎豹,随时可以上去讲敌人撕咬下一块血肉。赵云的五百重骑则隐与军阵外侧,如同蓄势待发的猛虎,随时可以给敌人致命一击。二人看到军队已经集结完毕,便也不再多说,各自前去准备作战。

    刘协在城头之上看着两人先观阵再做行动,并没有小看对方:“先生,你看子龙和汉升选定的方向如何?”贾诩上前看着汉中军的军阵,有观察了一会,说道:“臣之前观阵之时,便发现拿出军阵存在破绽,但是没有及距离观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但是黄将军和赵将军既然选定那处突破汉中军,想必是有了克敌制胜的把握。”

    刘协虽然之前胸脯子拍的啪啪的,看起来对黄忠和赵云很有把握,但是毕竟羽林重骑还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战事,刘协心里也有些突突的慌。但是在历史上三国的时候,有过张辽威震逍遥津的事,也有过甘宁百骑劫曹营的事,想来赵云应该也行吧?

    张辽的巅峰时刻,威震逍遥津那会,张辽可是以八百步卒袭破了孙权的十万大军,虽然那会张辽是突然袭击才侥幸取胜,但是汉中军可不是孙权的十万精锐,自己的五百羽林重骑也不是张辽的八百步卒可以比的,从军队上来说应该没有问题。虽然现在赵云年幼武力本事不如巅峰时刻的张辽,但是汉中军的那些膏粱子弟肯定也不如孙权军中的忠勇之将,从将领上来说,此战应该也没有问题。

    甘宁的巅峰时刻,百骑劫曹营那会,甘宁可是以一百铁骑夜袭劫营打破了曹操的四十万精兵,而且没有伤亡一人。虽然甘宁是靠了夜袭才能够侥幸取胜,但是自己先让黄忠领军搅乱汉中军的精力,想来应该也能为赵云制造一个袭击破阵的机会。汉中军不过是士族私兵,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曹操的无敌之师吧?

    刘协心中想了想三国历史上这两个猛人的巅峰时刻,心中对于赵云此战又重新重命充满了信心。先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刘协就算是后悔也晚了,只能在心中为赵云默默祈福了。子龙啊子龙,现在机会已经给你,是龙是虫就看你自己的了。

    “陛下,快看!黄将军已经准备好,要冲锋了!”

    贾诩看到黄忠来到阵前要开始冲锋了,然后转头看了眼刘协,贾诩看到刘协在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便出声提醒了一下。刘协听到贾诩的话,也清醒了过来,向着贾诩指着的地方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黄忠骑着战马走到了军阵之前,正在不知道大声说着些什么。

    黄忠告别赵云之后,便提刀上马来到自己的一千轻骑之前。黄忠长刀指天,然后大喝喊道:“儿郎们!现在陛下就在城头看着你我杀敌!我们就以眼前的敌军作为献给陛下的大礼,你们可敢随我冲杀?!”众军士听到黄忠大喝,大声回应道:“愿随将军杀敌!愿为陛下效死!”

    黄忠看了眼前战意蓬勃的轻骑,大喝一声。“好!大军分为两部,各自围绕敌军游走奔射,儿郎们随我杀!”黄忠喊完之后,将长刀挂到马鞍之上,然后取下自己的雕弓,便一马当先的向着汉中军军阵杀了过去。

    汉中军现在就在静静地等天黑,众军士列阵之后,看了会南阳军并无动静,还以为南阳军打了围困自己的主意,便也开始坐下休整起来。可没想到自己屁股还没坐热呢,南阳军又开始调集兵马了。汉中军军士知道大战又要开始了,便也开始重整战阵准备营地。

    果不其然,汉中军军士刚刚重整战阵完毕,南阳军轻骑便开始冲杀了。汉中军将士大概看了一眼,看到只有一千人左右的南阳军铁骑冲锋,知道南阳军这是想试探自己军阵的破绽,见暂时没了破阵的危险,众将士便也稍微的放下心来。

    不过此事能放下心来的也是别处军阵的将士,正对黄忠军冲锋的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就没没有这个想法了。两军的军士虽然也知道南阳军冲杀上前的只有一千轻骑,可是看到眼前的轻骑以无物不摧的气势,轰隆隆宛如雷霆暴雨般的席卷而来。两军的将士都无不胆寒,两军的将士看到南阳军铁骑越来越近,也都开始有些紧张慌乱起来。

    “一百五十步!大家不要乱,巨盾兵顶好盾牌!长枪兵钉好长矛!弓箭手准备好射箭!大家不要乱,准备迎接冲击!”在南阳军铁骑距离汉中军还有大约一百五十步的时候,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两军的将领看到军士有些慌乱,连忙开始呼喝安抚军士,准备迎接南阳军铁骑的冲击!

    “还有一百步,大家不要慌乱,都准备好,弓箭手搭箭、准备射箭!”南阳军铁骑还有一百步距离的时候,汉中军将领再次大喝提醒道。黄忠看到自己大军已经冲锋到了距离汉中军军阵,还有大概一百步的时候,立刻举弓搭箭,然后大喝一声:“双龙出水阵!变阵!分!”

    黄忠军中的轻骑多是一千的西凉铁骑,这个阵法玩的那是溜溜的,之前张绣的一千西凉铁骑就凭借双龙出水阵戏耍了张卫一番。南阳军轻骑之前听到黄忠的命令之时,“大军分为两部,各自游走奔射。”,就已经猜到了肯定会有这个变阵,所以众将士心中都已经有了准备,听到黄忠的军令之后,一千南阳军轻骑立刻便开始变阵。

    只见一千南阳军轻骑在汉中军军阵之前,十分轻灵的分成左右两部,宛如两条婉转的长蛇一般,各拐了一个直角弯之后,分别往向着左右两个方向各自分开前行。众将士在调换方向的时候,纷纷张弓引箭,然后射向了汉中军的军阵,顿时无数箭雨连绵不绝的向着汉中军军阵射了过去。

    汉中军军士还在提防着南阳军骑兵的冲阵,没想到南阳军竟然突然变阵,再加上盾牌也不够,汉中军将士顿时便被南阳军的箭雨射了个正着,大军顿时伤亡惨重。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看到自己因为军械不充足,而经受了重大的伤亡,心中十分不平,此处将士的军心也有些浮动起来。好在南阳军的箭雨射过之后,便游走到了别处,此处汉中军的将士们也就只经历了一波箭雨,汉中军将士这才艰难的熬了下来,勉强维持住了军阵不散。

    “左前方,看我的箭矢标记,齐射!”

    “正左方,看我的箭矢标记,齐射!”

    “左后方,看我的箭矢标记,齐射!”

    “……”

    ……

    汉中军已经没了骑兵,面对南阳军轻骑已经完全没了还手之力,黄忠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黄忠胆子一大,南阳军轻骑变阵之后,五百轻骑蜿蜒的排成了一字长蛇阵,开始围绕着汉中军的军阵游走起来。黄忠率领一部人马,一边打马围着汉中军军阵游走,一边不断地寻找着汉中军军阵的薄弱之处,然后射出响箭为大军标记方位,引导者南阳军轻骑不断地以一阵阵的箭雨肆虐着汉中军的军阵。

    汉中军军阵在经历了南阳军轻骑的一阵阵箭雨之后,本来勉强还算严整的军阵已经变得开始散乱起来。汉中军中现在本来就是为了活命,才以一股股的各家私兵勉强成阵,看到南阳军轻骑只是游走奔射,并没有冲阵的想法之后,汉中军将士的心思便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一部分士族私兵,为了减轻自己的伤亡,便开始四处躲避起南阳军铁骑的箭雨来。

    只要黄忠响箭到达的地方,响箭四周的军士立刻便开始躲避,以减轻自己的伤亡。刚开始还能坚持不动的将士们,看到别处的军士躲避箭雨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便也不顾将官们的呼喝开始躲避起箭雨来。到了最后,汉中军军阵之中只要黄忠响箭到达的方位,箭矢落下的地方的军士便顿时奔逃一空,化为一块白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