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重骑入阵
    城墙之上贾诩和刘协两人看到黄忠搅乱了汉中军的军阵,顿时心中大喜,贾诩观察了一会对朕的情况,然后指着汉中军的军阵,大笑几声,说道:“哈哈哈,黄将军这攻心之计,实在妙,妙不可言!黄将军此战已经尽显名将风范矣!”

    刘写看着黄忠以一**的箭雨,虽然没有给汉中军造成多大的伤亡,但是却将汉中军军阵搅得七零八落,心中也是十分满意,“嗯,黄将军鸣镝之策,却是极为巧妙!汉中军破矣!”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张了张嘴没有接话,因为鸣镝之策最先是起源于匈奴单于冒顿的鸣镝弑父之策。冒顿曾经将汉高祖刘邦围困在白登山之上,给大汉带来了无尽的耻辱,最后一直到了汉武帝的时候,大汉才得以雪耻。刘协身为大汉天子可以夸冒顿的计策,但是贾诩身为大汉的臣子,却是不可这么说的。

    当年冒顿原为其父头曼单于的太子,本来是应该妥妥的即位当匈奴单于。但是后来头曼单于所爱的阏氏要了个二胎,生了个小儿子,头曼单于喜欢这个小儿子,就想杀了冒顿而立小儿子为太子。头曼想了一个借刀杀人的计策,派冒顿到月氏去当人质,然后冒顿到了月氏之后,头曼便马上急攻月氏。月氏人便想杀了冒顿来复仇,冒顿无奈之下偷了月氏的良马,骑着它逃回了匈奴。

    头曼单于看到冒顿或者回来了,认为他很勇猛,就命令他统领一万骑兵。冒顿练兵之时,就制造了一种响箭,来训练他的部下骑马射箭的本领,并且对部众下令说:“凡是我的响箭所射的目标,如果谁不跟着我全力去射击它,就斩首。“

    冒顿首先以响箭首先射猎鸟兽,有人不射响箭所射的目标,冒顿就把他们杀了。不久,冒顿以响箭射击自己的爱马,左右之人知道冒顿喜欢这匹战马,于是有人便不敢射击的,冒顿便立即杀了他们。过了些日子,冒顿又用响箭射击自己的心爱的妻子,左右之人又有人感到恐惧的,不敢射击,冒顿又把他们杀了。

    过些日子,冒顿出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单于的马,左右之人知道冒顿真敢杀人,便都毫不犹豫的都跟着射马。冒顿见此,便知道自己练兵有成了,他左右的人都是可以一用的人。冒顿准备好了之后,便邀请父亲头曼单于去打猎。在打猎的时候,冒顿用响箭射击头曼单于的头,他左右的人也都跟着把箭射向头曼单于,头曼便当场身亡。杀了头曼之后,冒顿又把他的后母及弟弟,还有不服从他的大臣全部杀死,自立为单于。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鸣镝弑父之策,冒顿就是凭借着这个计策,坐上了匈奴的单于。匈奴也在冒顿坐上单于之后,向西征服了楼兰、乌孙、呼揭等20余国,控制了西域大部分地区。向北则征服了浑窳、屈射、丁零、鬲昆、薪犁等国,向南兼并了楼烦(今山西东北)及白羊河南王之辖地,重新占领了河套以南地。匈奴居有了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号称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成为北方最强大的民族。

    黄忠现在以响箭为标记攻击汉中军军阵,便是采用了这个鸣镝之策,自己响箭到处,南阳轻骑也随之而射,汉中军找到规律之后,便乡间到处而四散而逃,可以说是汉中军的军阵已经落入了黄忠的节奏掌握之中。

    黄忠又奔走游射了一会,看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之后,又照顾了汉中军西阵一番,便开始下一步的计划。黄忠将刚刚作战的一千轻骑派回去休整,然后又调集了一千轻骑到阵前,只不过这次赵云的五百羽林重骑也秘密的隐藏到了黄忠轻骑的后面。

    黄忠看到骑兵聚集完毕之后,便又领军开始冲阵。汉中军将士看到南阳军将领换了一批骑兵,又开始冲阵顿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了!汉中军将士看着越来越近的南阳军轻骑,都在心中默默祈祷:“南阳军还是游射,万万不要冲阵!虽然箭雨有些麻烦,但是可以躲避,若是南阳军开始冲阵,就免不了一场大战了啊!”

    上天仿佛听到了汉中军将士的祈祷,只见南阳军轻骑再次冲到汉中军军阵之前百步距离的时候,黄忠再次一声大喝,“双龙出水阵!分!”南阳军轻骑应声而分,黄忠随之一支响箭便射到了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的结合之处,南阳军轻骑看到黄中的响箭,也都想着黄忠标记的方位射了过去。

    汉中军将士看到黄忠响箭的落处,便知道箭雨马上就要来了!此处正是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的结合之处,军士看到响箭射来,习惯性的纷纷向着自己军阵的方向开始躲避,两军的结合之处立刻便露出了一个破绽。

    躲开后的汉中军将士看着南阳军的箭雨不断地倾泻在了那块空地之上,都不由的擦了擦人头的冷汗,心中暗道:丫的,幸亏老子跑得快,要不然不成了马蜂窝了?不过南阳军也是死板顽固,不知道我们已经找出了其中的规律了么,还想密集射杀我军?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儿郎们,跟我杀!”

    正在汉中军军士庆幸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喝。只见最后一排的南阳军轻骑也随之分开,露出了一支连马匹都浑身包裹着铁甲的无敌重骑,这支无敌重骑以锐不可当的气势,宛如钢铁洪流一般,卷起无尽的尘烟,轰隆隆的向着汉中军军阵的豁口之处撞了过来。

    羽林铁骑开始冲锋之后,汉中军军士只感觉连地面都开始不断的震动了了起来,地上的石子和兵器都不断地震动,汉中军将士顿时惊吓的呆立在原地!羽林重骑冲锋到了距离汉中军军阵还有大约五十步的时候,汉中军的军将才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大声喝道:“不好!南阳军竟然有重甲铁骑,巨盾兵上前给我挡住!弓箭手齐射!快!快!快!,赶紧上前给我挡住,重甲铁骑冲进来我们就全完了!”

    汉中军将领虽然勉强反应了过来,但是此时羽林重骑已经到了汉中军的阵前,已经敞开豁口的汉中军军阵宛如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只能任凭羽林重骑宰割了。汉中军巨盾兵虽然听到了汉中军将领的大喝声,但是现在军阵已经漏出了漏洞,现在哪里还能堵得住。

    巨盾兵看了看自己旁边的缺口,又看了看以无敌之姿向自己席卷而来的滚滚钢铁洪流,顿时一哄而散。汉中军现在别说堵上军阵的缺口了,反而随着羽林重骑的冲锋越来越近,缺口越来越大。汉中军将士们为了躲避羽林重骑的冲撞纷纷四散而开,汉中军的军阵也越发的混乱。汉中军将领看了看席卷而来的重甲铁骑,又看了看自己混乱的军阵,顿时面色惨白,“完了!真的完了!我大军完了!”

    赵云跟在黄忠的轻骑之后,看着自己距离汉中军军阵越来越近,赵云的心里也越加的兴奋。黄忠的轻骑变阵之后,大军分为两部向着左右两方展开,赵云眼前的轻骑战阵越来越少,赵云透过轻骑战阵看到汉中军的缺口之后,心中大喜,“哈哈哈,黄将军不愧荆州名将之称,果然不凡!汉中军阵型已散,对我重甲铁骑没有丝毫威胁,真是天助我也!”

    赵云看到眼前只有一队轻骑了,挺枪大喝一声,“羽林重骑,有我无敌!儿郎们,跟我杀!”,便开始全力加速向着汉中军的军阵撞了过去,赵云身后的羽林重骑自从加入刘协亲军之后,已经很久不作战了,现在仅有精锐之名,而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战绩,心中已经不舒服很久了。现在终于有了作战的机会,还是以五百之数冲万人之阵,勉强能配的上自己的精锐指明了!

    羽林重骑军士看着眼前的汉中军军阵,目光之中都露出了原始的嗜血光芒,听到赵云的大喝声之后,也都跟着大喝一声,“羽林重骑!有我无敌!杀!杀!杀!”。众军士喝完之后,便跟随赵云,俯身挺枪向着汉中军军阵全速冲锋而去。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彭!彭!彭!……”

    只听到几声巨响,羽林重骑终于撞入了汉中军的军阵之中,没有巨盾兵的盾墙和长矛兵的长矛作为阻挡,汉中军的军阵就仿佛遇到烈火的冰雪一样瞬间被融,玉林重骑没有一丝阻隔的便撞入了汉中军军阵之中。在羽林重骑的**之下,汉中军军士顿时一阵惨叫声传来,无数的汉中军军士刀断枪折,然后吐着血被撞的冲天而起,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又重重的落到底下,被羽林重骑踏为肉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