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赵云之威
    刘协在城头之上看着黄忠骗过汉中军,赵云率领羽林重骑顺利的冲入了汉中军的军阵之中,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痛快!实在是痛快!汉升和子龙配合的真是毫无瑕疵,汉中军败的不冤了。先生,你久经战阵之中,见多识广,见过西凉铁骑无敌天下时的风采。你看朕的羽林重骑如何?”

    家旭看着城下在汉中军军阵之中横冲直撞的羽林重骑,也大笑几声回道:“哈哈哈哈,陛下的羽林重骑足可和董卓贼子的飞熊兵相当了,只是汉中军弱,体现不出羽林重骑的无敌之姿而已。汉升将军和子龙将军智勇无双,天下名将之位必有他们两人一席之地。陛下麾下英才辈出,真碍事我大汉中兴之相!臣在这里恭贺陛下了!”

    “好!我要亲自给子龙和羽林将士们擂鼓助威!”刘协说完之后,走到城头出的战鼓之前,然后拿起鼓槌便开始击打起战鼓来。“咚!咚!咚!……”随着刘协的大力击打,令人热血沸腾的战鼓声向着城下的战场之上传了下去……

    赵云冲入汉中军军阵之后,汉中军将士措不及防之下,不是被赵云的战马踏为肉泥,就是被展飞撞飞倒地。赵云长枪前指,很快长枪之上便串起了一大串的汉中军将士的尸体。赵云看到长枪之上已经挂满了尸首,再次大喝一声,“弃枪!拔刀!不要缠战,全力冲锋,一定要击穿敌阵!”

    赵云喊完之后,便将手上挂满尸体的长枪扔下,然后从战马上取下了自己的银龙枪,又继续向着汉中军军阵的深处杀去。羽林重骑的将士们听到赵云的喊声,也都纷纷扔下了手中挂满尸体的长枪,抽出利于在马上劈砍的长刀,跟着赵云继续冲锋。

    汉中军军阵的中间多为一些弓箭手和刀盾兵,面对赵云和羽林重骑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弓箭和长刀击打到羽林重骑身上的中价值后,连个白印都留不下,而御林铁骑不管是撞到还是劈砍到汉中军将士的身上,都是一击毙命,汉中军根本不能给羽林重骑带来丝毫的伤亡。

    汉中军将士尝试攻击,看到不能伤到羽林重骑之后,顿时更加惊慌起来,都不敢在阻拦羽林重骑的冲锋。赵云和羽林重骑所向之处,汉中军将士立刻连滚带爬的避开,避不开的汉中军将士只能闭目等死。羽林重骑所到之处,所向睥睨,汉中军只能无奈的留下了一地尸首。

    汉中军将领看到纷纷避开羽林重骑锋芒的汉中军军士,知道自己如果不能阻拦羽林重骑锋芒的话,被玉林重骑击穿自己战阵之后,自己大军就真的完了。汉中军将领多为南郑士族子弟,个个都自命不凡,看到自己一万大军被南阳军的几百重骑给搅成这个样子之后,心中也十分郁闷,特么的!就知道杨氏私军和成固守军屁用没有!要不是他们露出破绽,轻易的让南阳军重甲铁骑冲入战阵之中,怎么可能会搞成这个样子!现在看来只能看自己的了!

    几名汉中军将领打量了赵云一番,看到赵云出手则必杀、一击则毙命,便知道敌将有些本事。几人互相交流了一番,觉得赵云借助大军之力,如果一个人上前的话,恐怕难以挡住,便决定共同上前挡住敌将。只要拖住敌将之后,便能令大军一拥而上拖慢重甲铁骑的速度。重甲铁骑失去速度之后,在自己大军之中,恐怕连个步卒都不如,自己大军轻易便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南郑韩忠前来领教,敌将快快受死!”

    “南郑王杰前来领教,敌将速速前来受死!”

    “南郑赵志前来领教,敌将速速前来领死!”

    ……

    几名汉中军将领齐齐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之后,便向着赵云冲锋的方向斜插了过去。汉中军将士看到自家将军前去迎击敌将,连忙闪开道路之后,也重拾胆气跟着自家将军杀了过去。赵云jin ru汉中军军阵之后,连个一合之将都找不到,虽然杀的很爽,但也只是虐菜而已,很快便没了兴致,便开始全速冲锋,仅仅看到挡在自己马前的汉中军将士才顺手杀了。

    正在赵云不爽的时候,突然看到几名汉中军将领高喊着杀了过来,赵云的眼中终于来了一丝的兴趣,想要我赵云的命,就要看你们的斤两如何了!赵云感慨过后,便挺枪向着汉中军将领杀了过去。赵云正在冲杀之时,突然听到石泉城墙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战鼓声,赵云冲锋的方向正对着石泉城头的方向。赵云听到鼓声之后,便抬头向着石泉城头看了一眼。

    赵云看到战鼓前面站立的人影,顿时双眼一凝,嗯?!看那衣甲,那是陛下的身影!陛下这是亲自为自己擂鼓助威!自己何德何能,能让陛下亲自为自己擂鼓助威!陛下如此厚待自己,自己不能不报!赵云看了眼前来的敌将,眼中神色一冷,也算是你们倒霉了!看来我要拿你们的的人头来报答陛下的厚恩了!记得下辈子投个好胎,不要再做乱臣贼子了!

    赵云眼色一愣,蓬勃的杀气从身上喷涌而出,这时那几名汉中军的将领也冲锋到了赵云马前不远处。赵云气势收敛的时候,汉中军众将还感觉不出来赵云的不凡之处,现在赵云放飞自我之后,汉中军众将感受到赵云无敌的气势,立刻意识到自己撞到铁板上了,众人顿时脸色一变。

    只是现在汉中军众将已经到了赵云的身前,无论如何也是避不过去了,其中一人大喝一声:“敌将勇猛,大家不要留手,都使出全力,否则我们今天就是在这里了!”,那人喊完之后,长刀一挥,一记力劈华山便向着赵云的脑袋砍了过来。剩余的汉中军众将,听到那人的喊声,也知道自己等人要是搞不死赵云的话,肯定就交代了。众人也都咬咬牙,硬着头皮、挥刀挺枪向着赵云杀了过来。

    赵云看到汉中军众将在自己杀气的笼罩之下,还能够递出杀招,也是眼前一亮,大喝一声:“来得好!我会给你们一个全尸!”赵云喊完之后,顿时枪出如龙、只见繁星点点的枪光一闪而没,赵云后发而先至,瞬息之间便将汉中军中众将的兵器都格挡开来。

    汉中军中将看到赵云须弥之间,就将自己等人的杀招都格挡开,心中大骇,不由得一分神,身体变微微有了一些僵持。赵云听着耳边隆隆的战鼓声,更加汹涌的战意呼啸而出,赵云再次大喝一声:“给我死来!”

    赵云话音刚落,只见赵云手中银龙枪宛如盘龙出动一般,以诡异的角度连点数下,汉中军群将的眼神中顿时没了生命的色彩,众将都咽喉冒血的栽落马下。汉中军军士在汉中军众将的挺身而出下,刚刚提起了一些战意。汉中军军士正在冲锋的时候,还特么的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自家将军竟然在顷刻之间,都倒毙马下。汉中军将士心中顿时宛如被一万只草泥马神兽践踏过了一样,战意也随之一泄,都争先恐后的四散而逃。

    羽林重骑的将士们看到,汉中军众将连赵云的速度都没有拖慢,便都变成了赵云的枪下亡魂,士气再次高涨了一大截,都大声乎喝道: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将军万胜!大汉万胜!”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将军万胜!大汉万胜!”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将军万胜!大汉万胜!”

    赵云不屑的看了一眼汉中军四散而逃的汉中军将士,正要继续拼杀的时候,听到身后羽林重骑的呼喝声,本来挺高兴,可是听到“将军万胜!大汉万胜!”之后,赵云心中不由的一紧,心中暗道:我擦,你们是特么么得想害死我啊!陛下呢?你们把陛下放到哪里了啊!

    赵云连忙瞄了一眼城上刘协的身影,看到城上刘协的身影没有变化,想了想战场上这么乱,声音应该传不上城头,这才心思稍定一些。赵云连忙长枪一挥,大声喝道:“羽林重骑、有我无敌!陛下万岁!大汉万岁!”

    云林重骑的将士们听到赵云的喝声也意识到自己喊得有点不对了,连忙跟着赵云大声呼喝到:“羽林重骑、有我无敌!陛下万岁!大汉万岁!”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陛下万岁!大汉万岁!”

    “羽林重骑、有我无敌!陛下万岁!大汉万岁!”

    赵云看到众军士将呼喝声改了过来,这才放下心来,挺枪继续向着汉中军军阵前面杀了过去。经过上次汉中军众将拦截失败,被赵云秒杀的教训之后,汉中军众将都收到了教训,都不敢再上前阻挡赵云。汉中军将领都是如此,更何况汉中军的军士,汉中军的军士也都有样学样,看到赵云和羽林重骑杀过来,也都纷纷闪避,赵云冲锋之时更加所向睥睨、锐不可当。

    赵云纵横汉中军军阵心中正爽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前方再也没有了汉中军军士的身影,赵云已经将汉中军的军阵给杀穿了。赵云和羽林重骑杀穿汉中军军阵之后,便都慢慢减速,停在了汉中军阵前,然后掉头重新整理军阵,开始准备再次重逢。

    “陛下,子龙领军杀穿敌阵了!”

    贾诩看到赵云杀穿敌阵之后,欣喜地对刘协大声喊道。刘协此时正在给赵云擂鼓助威,听到贾诩的喊声之后,刘协便放下鼓槌,来到了城头前面。刘协从城头向下望去,只见汉中军军阵已经完全裂成了两半,两个军阵之间留下了一个鲜血和尸骨造就而成的血肉通道。汉中军军阵已经完全散乱,通道两边留下了一群惊魂未定的军士们在暗自庆幸自己留下了性命。

    刘协看过汉中军的军阵,又看向了正在整队的云林重骑。只见站在阵前的赵云一身银甲,已经被鲜血全部染红了,衣甲和战袍之上鲜血淋漓,身上的血水宛如小溪一般不断地流淌下来。赵云身下的夜照玉狮子已经成了夜照血狮子,战马之上也都是鲜血淋漓,血水不断地从它的皮毛上滴落下来。

    赵云身后的羽林重骑一身黑甲上面沾满了鲜血,黑中透红,红中透黑,眼色变得更加妖异起来。重新列好阵势的羽林重骑身上杀气腾腾,军阵之上煞气喷涌而出,整支羽林重骑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战神一般,冷意袭人,令人望而生畏,不敢与之交战。

    赵云重新列阵之后,从左到右,从前到后的数了一遍,一列二十骑、一共二十五行,五百羽林重骑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无一伤亡。赵云清点过羽林重骑的数量之后,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嗯!这才差不多!若是对阵区区如此弱军,又在如此有利的战机之下冲阵,羽林重骑还有伤亡,那便是辜负了陛下和黄将军的一番苦心和自己身上的装备!

    赵云又扫了一眼军阵,看到众军士都准备好了之后,赵云便调转马头,然后长枪一指,大喝一声:“羽林重骑、有我无敌!跟我冲!”赵云选定了一个方向,便向着汉中军的军阵再次冲了过去。赵云身后的羽林重骑见此也大喊一声:“羽林重骑、有我无敌!陛下万胜!大汉万胜!”,也都挥舞着长刀跟在赵云的身后向着汉中军军阵冲了过去。

    汉中军将士看到南阳军的重甲铁骑又开始冲阵,心神再次开始慌乱起来。正对着赵云冲锋方向的汉中军将领一看,晦气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心中暗道:特么的,真特么的倒霉!现在赵云已经击穿了我军大阵一次,若是再来一次的话,大军就真的完了。

    现在既然赵云已经冲锋而来,我部就算是躲避恐怕也会伤亡惨重。现在我部军阵还算齐整,这就算是败也特么的要败的有骨气一些!若是我汉中一万兵马,被区区五百敌军击溃,还特么的如何做人!这员汉中军将领见这倒霉劲儿已经躲不过去了,心中一横,大声喝道:“我汉中还有男儿乎!我一万大军若是被区区五百敌军击败,天下会如何看待我汉中男儿!不是孬种的给我顶住!本将就在这里绝不退缩一步!”

    此处的汉中军军士本来就是人家的私兵,又被这员汉中军将领一逼迫,便也暂时稳定了下来!汉中军将领看到军心有了一些平复,再次大喝道:“巨盾兵给我顶住,长矛也给我钉在地上!弓箭手听我命令准备射箭!”

    赵云领军冲到汉中军军阵不远处,看到此处的汉中军竟然还能保持住阵型,没有四散而逃,赵云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光芒。赵云看了看汉中军的盾墙和上面斜立的长矛,知道自己仓促冲阵的话,难念会有些死伤。赵云见此大喝一声:“投矛准备!”

    羽林重骑听到赵云的命令之后,便将持在前面的的长枪,用右手举起然后身子微微后仰,做好了投矛的准备动作。赵云下令之后,羽林重骑又向前冲锋了一段距离,赵云看到距离到了投矛的杀伤范围之后,再次大喝一声:“投矛!扔!”

    随着赵云的一声大喝,五百零一支标枪便呼啸而出,每个标枪都长达丈余,可以用做长枪冲阵,也可以用作投矛飞射杀敌,标枪的枪尖乃是钢铁锻造而成,在夕阳的照射之下闪耀着血红色的光芒。密密麻麻的标枪借助马力,呜呜的向着汉中军军阵席卷而去。

    汉中军的将士看到无数的标枪向着自己呼啸而来,心中大骇,前排的巨盾在投矛的打击之下,不是被标枪击成碎片,就是被标枪的巨力击飞了出去。无数的汉中军军士被标枪射中身体又带飞出去,无数的汉中军军士被标枪串生一串,然后栽倒在地。

    赵云冲阵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那个呼喝的汉中军将领。赵云下令投矛之后,变猛地将自己的标枪向着那名汉中军将领飞射了过去,那汉中军将领看到投矛射来,正在让军士防备,等他听到有破空声向着自己飞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汉中军将领来不及躲避,便被赵云的标枪射中身体。标枪穿透了他的身体,然后钉在地上,汉中军将领便被赵云的标枪定在了地上,失去神色的眼睛还在孤独的看着前方。

    汉中军将士现在已经被羽林重骑的飞矛给射了一个人仰马翻,看到自家将军也丧命标枪之下以后,汉中军将士顿时神色大变!特么的!现在将军已死,也没没人监督自己了,自己还留下这里送死干嘛!汉中军军士看了眼席卷而来的羽林重骑,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寥寥数人,顿时再也没了战心,都一哄而散,向着旁边躲避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