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石泉战结
    羽林重骑投出标枪打开前路之后,赵云向着汉中军的军阵打量了一下,看到自己大军现在离汉中军军阵的距离已经太近,从时间上来看,已经不够再取出一支长矛的时间了。赵云见此心中不由的一紧,但是赵云又看了看前方,发现已经没有了盾墙的阻碍之后,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既然汉中军阵前已经没了盾墙阻碍,那羽林重骑没有长枪可用便也不碍事了,有弩箭和弯刀便也够用了!赵云想到此处,再次大喝一声:“持弩、取刀!”

    羽林重骑听到赵云的命令之后,都从马鞍上摘下已经装好弩箭、上好弦的弓弩和弯刀,赵云看了看前方的汉中军军阵,再次大喝一声:“目标:敌军弓弩手、全部三连发,然后俯身冲锋!众军跟我杀!”

    羽林重骑听到赵云的军令之后,随即都整齐划一的将弓弩瞄准汉中军弓弩手的位置,直接将弓弩中的三只弩箭都射了出去。弩箭射空之后,羽林重骑的军士都将弓弩挂在马背上,然后尽力俯下身子继续冲锋。

    此时汉中军军阵的前方已经有些溃散,军阵后方的弓箭手正要射箭的时候,突然看到泼天的箭雨向着自己所在的地方笼罩而来,众军士心中慌乱之下,急忙射出自己的羽箭,然后接着刀盾兵的保护,隐藏了起来。

    “叮叮!当当!……”

    汉中军军士刚刚藏身下来,南阳军的箭雨便射了下来。汉中军军士已经在预防南阳军的箭雨了,所以这波羽箭造成的伤亡有限。但是汉中军的弓弩手藏身在盾牌之下,也失去了射箭阻拦羽林重骑的时间。

    羽林重骑射出弩箭之后,便都俯下身子,汉中军的箭雨也随之射了过来。羽林重骑浑身都包裹着厚厚的铁甲,俯下身子之后,汉中军的箭雨射不到羽林重骑的要害,也只能无力的击打在羽林重骑的甲胃之上,然后再掉落在上地。

    羽林重骑冲过汉中军箭雨的范围之后,也终于来到了汉中军的阵前。赵云长枪一挥,扫飞几个挡路的汉中军军士,然后一马当先的杀入了汉中军的军阵之中。汉中军将士经过羽林重骑上次冲阵之后,众人已经知道了羽林重骑的厉害。汉中军将士已经知道自己必败无疑,还是保留下性命投降为妙。汉中军将是妈妈们看到羽林重骑啥杀来之后,便都纷纷溃散逃命,虽然也有一些军士想要拼死一搏,但是终究还是不能拦下羽林重骑的脚步。

    黄忠在送赵云和羽林重骑jin ru汉中军军阵之后,便开始在旁边为赵云掠阵。黄忠看着赵云率领羽林重骑在汉中军军阵之中纵横帷幄、所向睥睨,杀穿汉中军军阵之后,又再次杀了进去,胸中豪气顿生,黄忠指着在汉中军军阵中横冲直撞、左冲右突的羽林重骑,看向身后的一千轻骑,大声喊道:“纵横敌军之中,如探囊取物,大丈夫当如是也!羽林重骑所向无敌,在陛下面前大展威风,你们可心生羡慕?!”

    黄忠的一千轻骑看着羽林重骑在陛下面前这么露脸,心中早看的不是滋味了,特么的羽林重骑这么大出风头,又斩杀颇重,这得是多少军功啊!战后这得有多少赏赐啊!难道自己就只能在这干看着?黄忠身后的轻骑听到黄忠的问话之后,心中一动,都齐声回道:“我等愿追随将军杀穿敌阵,愿为陛下效死!”

    黄忠听到自己将士这么给力,看了看赵云还在汉中军的左半块军阵中横行,自己不便于和羽林重骑抢功。现在汉中军右半块羽林重骑还没杀过去,想来羽林重骑两次冲阵之后,马力应该也不泰兴了,这半块军阵便是自己的机会了!

    黄忠再次大喝一声:“好,既然众将士也有建功之心,那么本将便率领你们踏平敌阵!”黄忠说完之后,看了一处汉中军的薄弱之处,便抢先打马冲了上去。黄忠知道自己的骑兵都是轻骑兵,若是直接冲击汉中军盾墙的话,难免会造成一些无谓的伤亡。

    黄忠率军绕到了赵云之前冲阵的地方,这边的军阵经过赵云的强力冲击之后,已经伤亡惨重、兵无战心,看到黄忠领兵又冲了过去,汉中军士卒立刻四散而逃,无论汉中军将领如何呼喝威胁,都拦不住汉中军士卒的脚步。

    黄忠看到此处的缺口,心中暗道一声,就是你了!黄忠大喝一声,“建功立业、就在此时!”黄忠说完带头调转马头,向着汉中军军阵的缺口杀了过去。南阳军轻骑听到黄忠的呼喝,也都大声喊杀,跟着黄忠冲了过去。

    大军很快冲到汉中军百步左右的距离,黄忠大喝一声,“正前方军阵,自由射击!”黄忠喊完,当先拿出自己的宝雕弓,伸手取出三只羽箭,一弓搭三箭,便向着汉中军军阵射了过去,只见弓弦响处,三名汉中军军士便栽倒在地。

    不说黄忠一弓三箭、箭无虚发,连绵不绝的射杀汉中军,黄忠的一千轻骑听到黄忠的军令之后,也都纷纷张弓引箭的向汉中军军阵泼出连天箭雨,汉中军军阵此时已经溃不成军,军士们都纷纷四处奔逃,以求保命。汉中军军阵之中仅有零星的箭矢向着南阳军轻骑射去,根本阻拦不了南阳军铁骑的脚步。

    “换兵器!冲阵杀敌!”

    黄忠看到到了汉中军阵前,便挂弓取刀踏入了汉中军军阵之中,向着汉中军军阵深处杀了过去。现在的汉中军已经完全没有了交战之心,敌将看到黄忠和赵云二人都不敢上前厮杀,黄忠两人率军在汉中军军阵之中,将敌军像兔子一样撵着跑,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陛下,差不多了,现在汉中军已经完全没了战意,没必要再杀下去了。此战已经打掉了汉中军和南郑士族的脊梁,汉中军中的南郑士族子弟,一定会把陛下的威名传扬回南郑城中,汉中经过此战大半定矣!”贾诩看着赵云和黄忠两人追杀汉中军,汉中军只能四处奔逃,看得实在是乏味,便出声对刘协说道。

    刘协看了看城下的战场,确实如贾诩所说,汉中军已经没了战心,再杀下去也没有意思了。这些汉中军现在都会成为自己的降卒,再杀下去就是折损自己的力量了。刘协看了贾诩一眼,便说道:“嗯,鸣金收兵,让子龙和黄将军都退回来吧。军师,我们也下城去吧。”

    城头上的御林军听到刘协的命令,便坐到一旁鸣金,让赵云和黄忠两人退兵。贾诩想了一下,现在汉中军已经没了丝毫的战意,再有御林军的护卫,向来陛下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便也应诺跟着刘协走下了城头。城头的晕林俊看到刘协下城,连忙护卫着两人向城外走去。

    正在汉中军中扫荡的黄忠和赵云,听到城头传来的鸣金声,便向着阵外冲了过去。汉中军军士听到了南阳军的鸣金声后,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也都不敢阻拦南阳军的去路,闪开道路,任由他们冲了出去。

    刘协贾诩下城走出城外之后,黄忠和赵云二人也都冲出了军阵,留下将官整军列阵之后,便都向着城池的方向迎了过来。黄忠和赵云二人,看到刘协走出了城外,连忙闪前拜见,两人刚想行李,刘协上前扶起两人说道:“两位爱卿不用多礼,此战两位爱卿辛苦了!”

    赵云和黄忠两人看到刘协扶住自己,便也顺势拱手一拜,说道:“末将多谢陛下恩典,为陛下效力,乃是陛下本分,不敢说辛苦之言。”

    刘协退后两步打量了两人一番,刘协看着两人身上虽然鲜血淋漓,但是精神饱满,杀气犹如实质一般,并没有受伤的样子,这才放心了一些,便轻声问道:“看到两位爱卿平安归来,朕就放心了。两位爱卿可曾受伤?是否需要休息一番?”

    黄忠和赵云两人本来被刘协死盯着看,还以为是自己二人没有收拾仪表,惊扰了力学。赵云和黄忠两人被刘协看的心里发毛,刚要上前请罪的时候,突然听到力学关怀自己两人的一番话。二人心中顿时感激涕零,赵云和黄忠对刘协躬身一拜,哽咽的说道:“末将多谢陛下恩典,让陛下为末将担忧,实在是末将的罪过。陛下放心,末将并未受伤,现在还能继续上阵杀敌,不需要休喜。”

    刘协看着赵云和黄忠两人的表情,欣慰的笑了笑,上前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笑着说道:“哈哈哈,两位爱卿乃是有大功之人,何来罪过之说!现在天色将晚,既然两位爱卿不需要休息,那边跟我上阵逼降汉中军吧。”

    刘协说完之后,不得众人答话,便从御林军手中接过战马,打马向着城外军阵中的高台跑了过去。现在汉中军虽然没了一战之心,但是还有一搏之力,黄忠等人本来不想让看到刘协上阵冒险。但是现在刘协军令已经下来了,人也已经走了,众人也只能连忙赶了上去。

    黄忠等人很快追上了刘协的战马,众人来到高台之处处后,便都下马走到了高台之上。刘协走上高台之后,这才有了近距离观察汉中军军阵的机会,只见眼前的汉中军军阵,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太特么的惨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具体惨到了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虽然现在汉中军还是对手,还是敌军,但是刘协看到汉中军的惨象之后,都有点替汉中军委屈了。刘协都感觉自己是不是派出赵云和黄忠这样的两名当世名将来蹂躏区区一万汉中军,这样的做法有点太残暴了。刘协看着眼前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的汉中军,军阵之中尸首横陈,到处都是残肢尸骸,鲜血已经将战场都淹没了,血水流的遍地都是,一些轻巧一些的物体,都能漂浮在鲜血之上。

    残留下来的汉中军将士已经没没没了一丝一毫的作战**,有的躺在鲜血染红的地上,有的坐在别人的尸首上,有的依靠着兵器孤零零的站立着,有的在绝望的嘶吼着,有的重伤未死的将士在惨嚎着……

    刘协本来还对羽林重骑和自家骑兵挺有信心,再想想张辽和甘宁的战绩,觉得自己所部的伤亡应该不大,但是看到这伤亡遍地、尸横遍野的战场之后,刘协的信心便严重不足了。两军交战如此惨烈,自己大军不会也伤亡惨重吧?若是如此的话,那此战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刘协想到此处,便回头看了赵云和黄忠一眼,轻声问道:“汉升、子龙,我军的伤亡如何?可还惨重?”

    赵云过来的时候,已经清点了羽林重骑的伤亡情况,听到刘协的问话之后,赵云自豪的一笑,上前对刘协一拜,朗声说道:“回禀陛下,我军几度击穿汉中军军阵,斩首无算,我羽林重骑仅有轻伤几人,并无伤亡。只是现在军士和战马体力消耗过重,需要休息一番才能继续作战。”

    刘协听到赵云的话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只要羽林重骑没有伤亡便可,别的兵马还比较好补充,可是自己的羽林重骑都是精锐,若是伤亡太多的话,可不好补充。刘协上前将赵云扶起,夸赞的说道:“哈哈哈哈,子龙骁勇无比,果然没有辜负朕的厚望。黄将军,你部在刚才冲杀之时,伤亡几何?”

    黄忠听到刘协的问话,也是自信的一笑,上前一拜,谦逊的说道:“回禀陛下,说来我部还是占了赵将军的便宜。我部开始冲阵之时,汉中军已经被赵将军的羽林重骑吓破了胆。我军冲阵之时,并没有多少阻力。我部将士仅有数人身中流箭中了重伤,其人有些轻伤之人,战力基本没有损失。”

    赵云听到黄忠的话,对黄忠拱手一拜,也说到:“黄将军太过客气了,我部冲阵之时,也多亏了黄将军率部迷惑敌军,又为我大军打开了缺口,子龙万万不敢居功!”

    刘协也上前扶起黄忠,笑着说道:“哈哈哈哈,黄将军智勇双全,也是当世名将。黄将军的本事,朕清楚不过,黄将军就不必自谦了。既然你们两部伤亡不大,我就放心了,现在开始招降汉中军吧。”

    此战本来就是黄忠负责,现在赵云的羽林重骑已经没了体力,这扫尾的活也只能黄忠的先锋军来做了,黄忠看了眼身前的汉中军军阵,想了一下说道:“回禀陛下,现在汉中军已无战力,将士都有了投降之心!现在只需让四周的骑兵保持监视之态,再让步军大阵徐徐上前逼迫,必可逼降汉中军。”

    刘协听到黄忠的话,也感觉应该没问题,便接着说道:“子龙,你且带羽林重骑先下去休整,黄将军这汉中军之事,就交给你了。你们且下去准备,朕在高台之上观战便可,有御林军的守卫,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黄忠和赵云二人听到刘协的话之后,便都拜别刘协退了下去。赵云将羽林重骑带出战阵之后,黄忠便率领步军大阵开始徐徐上前压迫汉中军。黄忠率军来到汉中军阵前不远处,大喝一声:“陛下有令,弃械投降者生,持械顽抗者死!众军上前!”

    南阳大军听到黄忠的命令之后,都大声喊着:“陛下有令,弃械投降者生,持械顽抗者死!”,然后便踏上了汉中军军阵之内。汉中军将士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心气,就等着投降来保命了,看到南阳军过来之后,便扔下了自己的武器,然后呆愣在原地,该干嘛还干嘛。

    南阳军看到汉中军将士这么光棍,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是无言了,只能上前先将兵器收拢好之后,再将降卒变成是个一队,再让人押解下去。黄忠本以为汉中军还会顽抗一二,现在看到汉中军的样子,便也知道汉中军中算条汉子的人基本都死完了,剩下的人基本上都废了。

    黄忠本来兴冲冲的上前,还打算挑选一些俘虏来补充自己大军的损耗呢。看到了汉中军降卒这副模样之后,便也打消了这份心思。这些汉中军降卒已经完全被吓破了胆,已经没了心气儿,就算是再上阵也不过是送死罢了。或许长时间的调教之下,这种情况能有所改观,但是这些降卒不过是一些士族私兵,完全不值得黄忠花费这份心思。

    黄忠看到这些降卒已经没用了,便也没了跟废物打交道的心思。黄忠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看到收拢降兵的事情jin ru正轨之后,便将收拢降兵之事交给副将处理。黄忠明日还要继续行军,看到战事已经结束,便开始整理骑军回营休整,统计自己大军伤亡和缴获情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