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贾诩的狠辣
    黄忠等人将降兵之事处理完毕,又将遍地的尸骨火化之后,刘协看到战场之上鲜血横流,为了防止瘟疫,又令军士挖了一个大坑,将战场浮土都铲除掩埋,这才将战场料理完毕。众人将战场清理完了之后,刘协便令众人清洗一番到城内负压之中饮宴。

    黄忠吃过中午饭之后,一支苦战到现在还没有休息。刘协等人也是从远处飞驰而来,众人忙到现在都已经心神疲惫。刘协便令人众人不必顾忌礼数,先行喝酒吃肉吃饱了肚子再说。众人一番吃喝之后,终于填饱了自己的五脏庙。刘协令人撤下酒宴换上差点,便开始说起今日战事来。

    刘协喝了一杯茶水,消了消食,终于补足了自己的体力,身体舒服的差点**出来。刘协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看向黄忠说道:“汉升今日指挥若定以寡敌众,全歼了汉中一万五千大军,还俘获众多,乃是此战首功,军师且将他的功劳先行记下,等候战事结束之后,再做赏赐之事。”

    黄忠听到刘协给自己表功,连忙上前一拜,说道:“末将谢过陛下恩典!为陛下征战乃是末将本分而已,末将万万不敢居功!……”

    刘协摆了摆手打断了黄忠的话,接着说道:“汉升不必自谦了,有功必赏,有功必罚,乃是人主本分。此战若是不赏你之功,以后谁还愿意为朕征战沙场呢?”

    黄忠听到刘协的话之后,便也不再多言,对刘协拱手一拜,便退了下去。刘协看到黄忠退下,然后继续看向赵芸说道:“子龙随朕一路驰援,虽然汉升已经击败敌军,但是也多亏了子龙率军拼死冲阵,才得以顺利逼降汉中军。子龙冲阵杀敌有功,军师也且将他的功劳先行记下,等候战事结束之后,再做赏赐之事。”

    赵云已经有了黄忠之前的例子在,便也不再推辞军功之事,上前拜道:“末将谢过陛下赏赐,愿为陛下效死!”

    刘协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子龙不必多礼,你且先行退下。汉升,此战你部伤亡多少人,缴获多少?”黄忠来之前已经将这些数目统计完毕,听到刘协的问话之后,便回道:“回禀陛下,此战我部战死一千七百余人,重伤五百余人,轻伤无算,死伤之人多为步卒,骑兵并没有多大损伤。现在步卒尚且能出战者约三千八百余人。此战俘虏汉中军六千五百余人,缴获粮草三万余石,兵器战甲数不胜数。”

    刘协听到黄忠说的伤亡数字之后,就知道此战没有黄忠说的那么轻巧。这一场大战下来,黄忠的先锋大军六千步卒,仅仅剩下了三千八百余人,死亡了三分之一有余,已经是万分惊险了,哪里有黄忠说的那么简单,刘协看了一眼黄忠,然后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哎,此战辛苦汉升了!此战共得汉中军降卒六千余人,既然先锋军死伤惨重,朕也不能不做补充。汉升,你可以先行挑选一些精锐之士补足自身损耗,剩下降卒再做他用吧。”

    黄忠听到刘协的话之后,犹豫了一会,然后起身回道:“陛下,此战降卒和别的汉中降卒有些不同,恐怕补充入军之后,不能提升我军战力,反而会有所降低。现在末将担任先锋重任,不敢有所松懈,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刘协听到黄忠的话,也漏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我擦,什么情况啊!经历过战事的降卒竟然还有人不想要?重任听到黄忠的话,眼中也都漏出了一丝好奇之色,齐齐的看向了黄忠。刘协看到众人也都挺感兴趣,便对黄忠问道:“哦?那以汉升之见,此战的降卒和别的降卒有什么不同呢?”

    黄忠看到自己拒接圣命,刘协并没有生气,这才放下心来,接着说道:“回禀陛下,此战不同于寻常战事,此战的意义在于打灭汉中军的信心,击断南郑士族的脊梁,所以此战的杀戮比寻常战事,便更加凶狠了一些。一万四千汉中军甲士最后只剩下了六千余降卒,而且这些降卒都是被我大军冲阵数次才剩下来的。”

    “军中敢战之士基本都已经死绝,剩下的军士都已经被我大军杀破了胆子,心中已经没有了敢战求胜之心。汉中降卒被我大军震慑了心神,恐怕短时间内难以恢复过来。末将身为先锋之将,需要的乃是敢战之士,所以这些降卒现在不适合融入我军之中。否则若是战事受挫的话,恐怕我军会被这些降卒拖累。”

    刘协听完黄忠的话之后,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这些军士都被吓坏了,几百个人就能追着他们跑,知道耻辱的干预拼死一搏的人,都被杀绝了,剩下的这些降卒都是一些没有血性的,就算是有些战阵经验,那也只是一些老兵油子而已,人家不想要!

    不过刘协转念一想也确实如此,这支汉中军的军士大部分都是士族私兵,以前都是背靠着大家族作威作福的人,还有很多就是这些家族的本家子弟,你能指望着这些人能有多大的血性。既然人家看不上这些人,那么刘协也不能强塞给人家了。

    刘协想了一会,然后接着说道:“嗯,依汉升之言,这些军士现在确实不适合充入军中。既然如此的话,汉升就从石泉县兵之中挑选一些精锐,先将步卒补足四千之数吧。剩下的等到战事结束之后再说吧。”

    黄忠听到刘协让自己从县兵之中选人,想了想石泉县兵约有八百余人,挑选两百精锐应该没多大问题。虽然人数补充的不多,但是黄忠能感受到刘协的拳拳之意,心中自然十分感动。黄忠上前一拜,然后回到:“末将谢过陛下恩典!”

    刘协解决完了黄忠兵源的事,便挥手让他退下。黄忠退下之后,刘协便着这六千降卒开始有些发愁起来,特么的,此战不能以战养战,特么的真亏大了!不过刘协思虑一番之后,也想明白了,这些降卒确实不可以充入自己大军之后,这些军士都是士族私兵,若是自己充入大军之中,那就等于将士族的势力放入了自己大军之中。

    而且这些军士足足有六千余人,若是都充入了自己大军之中,那这可是个不小的隐患!刘协刚才思路不周,没有想到这一步,突然想明白之后,不由的便感到一阵庆幸。俗话说得好,君无戏言!若是黄忠没有拒绝自己这个建议的话,自己还真有点不好反悔啊!

    刘协想通此节之后,又思考了一会,还是想不道到如何处理这些降卒的方法。刘协抬头看了看众人,最后将眼光定在若有所思的贾诩的身上,问道:“先生,关于如何处理这些降卒之事,不知先生有什么方法,可以指教我的嘛”

    刘协出言让黄忠挑选降兵精锐补入先锋军的时候,贾诩已经想到这样做的不妥之处了。贾诩当时便想出言阻拦,但是没等贾诩说话,黄忠变拒绝了这个建议。贾诩虽然不知道黄忠是想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还是单纯的看不上这些降卒的战斗力,听到黄忠拒绝了刘协的建议之后,贾诩才放心了下来。

    贾诩知道刘协肯定会询问自己如何处理这些降兵,贾诩之前有处理政务的经验,对于此事也有了一些想法。听到刘协果然问向了他之后,贾诩有思考了一会,整理了一下语言,然后回答道:“回禀陛下,趁夜认为这些降卒多为南郑士族私军,确实不适合补入我大军之中。”

    “一般士族私军的军士会分为两种,一种是家族的一些庄户和佃户,另外一种是士族的家臣家将和士族本家子弟。臣认为这些私军也应该分为两种策略来处理,陛下可以先挑选出其中的士族子弟,这支汉中军可以说是将南郑各家的私军一网打尽,可以说涵盖了南郑城中的大部分世家门阀。陛下将这些士族子弟加以利用的话,可以帮助陛下更快的拿下南郑。”

    “挑选出其中的士族子弟之后,剩下降卒便是南郑士族的一些佃户和家臣家将,陛下虽然不能将其收入军中纳为己用,但是也不能放了他们,否则他们回到南郑之后,还会再返回南郑的各家世家门阀之中。南郑城中若是多了这六千多经历过战事的士族私军,便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刘协听完贾诩的话之后,顺着他的思路一想,确实如此,这些人自己用不了,也不能放回去让他们为世家门阀所用,那该如何解决呢?难道把他们都杀了?刘协想到让自己杀六千手无寸铁的降卒,便心中一寒!贾诩不愧是毒士,他不是朕的打算如此吧?贾诩向到这里便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接着问到:“既然留不得也放不得,那以先生之见,这些人该如何处理呢?”

    贾诩还不知道刘协已经把自己想的这么狠毒了,看到刘协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贾诩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贾诩看了一下,自己连胜和身上没有问题,听到刘协的问话,便接着说道:“回禀陛下,臣之前处理南阳政事的时候发现,南阳郡的东部经过黄巾之乱后,当地的人口已经严重不足了。以臣之间的话,陛下可以将这些降卒迁到南阳郡东部诸县屯田。这样一来南郑的世家门阀便对他们鞭长莫及了,陛下一来可以多一些粮饷收入,二来也可以等他们消除世家门阀的影响之后,再收为己用。”

    刘协听到贾诩不是想杀了他们,便也放下心来,可是这些军士们都有家眷呢,就算是去远方屯田的话,世家门阀还会用这些降卒的家眷来影响他们啊。刘协想到此处,便接着问道:“嗯,先生之策一举数得,甚合朕的心意,可是这些降卒的家眷还在世家门阀的掌控之中,若是不能解决的话,这也是不小的隐患,此事该如何来解决呢?”

    贾诩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听到刘协的问话之后,贾诩冷笑一声,回道:“陛下,这些世家门阀助纣为虐、罪大恶极,陛下能免其死罪,对他们而言就是圣恩如天了,区区家眷到时向其讨要便可,想来她们应该不会拒绝!”

    嗯,不愧是“毒士”!这一言不合就要收了人家的私兵,还得让人家负责送出家眷,不过这想法,哥喜欢!你们好歹也是跟着张鲁混了一场,不让你们出点肉,怎么对的起你们的“原则”呢!刘协听到贾诩的话之后,也是甚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嗯,先生之言很有道理,那此事就交给先生来办吧。”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之后,躬身应诺便退了下去。刘协然后看向黄忠之言,接着说道:“汉升,分辨汉中军降卒之事就交给你了,你将降卒中的士族子弟全部挑选出来,然后草拟一份名单,交给先生便可。”

    黄忠听到刘协的话,连忙起身领命。因为明天还得行军,恐怕到时候就没时间处理此事了,黄忠走出大堂之外,叫来亲卫吩咐了几句,让他去找张武和杨开两兄弟负责此事,务必今夜将降卒挑选完毕将名单呈报上来。

    刘协看到黄忠吧事情安排好了,然后看向贾诩接着说道:“先生已经说了寻常降卒的解决之策,拿着其中的士族子弟,以先生之见,该当如何处理呢?”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之后,抚须一笑,便要开口。贾诩抬头看到刘协的眼神,仿佛刘协也已经有了主意,贾诩便将想要开口的话收了出来,然后接着说道:“臣看陛下智珠在握,想必也已经有了解决之策。微臣不才,想到一件趣事儿,陛下可想一试”

    刘协听到贾诩竟然说起趣事儿来了,眼中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诧异之色,我擦?贾诩竟然也能想到有趣的事?贾诩这个阴森森的毒士竟然还有幽默细菌?不得不说,贾诩所说的趣事儿已经成功地吸引了刘协的注意力,刘协好奇的看了贾诩一眼,然后开口说道:“哦?难得先生竟然有如此兴致。”

    刘协说完,又用开玩笑的口吻接着说道:“朕若是不陪先生一试的话,恐怕会抱悔很久了啊!先生既然已经开口,朕就陪先生试上一试,不知先生所说的趣事儿是什么事情呢?这趣事儿和处理这些士族子弟又有什么关联呢?若是这趣事儿和降卒之事没有关联,先生若是玩物丧志的话,别怪朕不留情面哦?”

    贾诩听到刘协的一顿调侃也是乐了,贾诩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哈哈哈哈,臣的这件趣事儿确实和处理这些士族子弟有些关联。陛下若是想以此难为微臣的话,可是就打错算盘了哦。臣想说的这件趣事儿,便是臣和陛下都将自己所想的,如何处理这些士族子弟的策略写在纸上如何?看看微臣想的策略和陛下的策略可是一致?”

    刘协听到贾诩的话,知道他这时想考较自己了,刘协虽然智商不如贾诩,但是刘协好歹还有几千年的信息压制,刘协自认为自己想到的策略应该不比贾诩的差。刘协便也不甘示弱,回道:“哦?听到先生的话,朕便也有些兴趣了!来人,取来纸笔。黄将军、赵将军,你们可也想一试?”

    黄忠和赵云现在只想打仗,可不想卷入这些事情之中,听到刘协的问话之后,两人都齐齐的摇了摇头,说道:“陛下,末将等人自比不如陛下和先生智慧深远、眼光卓著,所以末将等人就算了吧,我们在旁观看便可。”

    刘协听到黄忠和赵云的话,便点了点头,令人取来两套笔墨纸砚,分别放到自己和贾诩身前。贾诩对刘协拱手一拜,然后坐正身子提笔在纸上写了几笔。刘协看到贾诩已经下笔了,便也提笔在纸上写了几笔。两人写好之后,便都放下了手中的笔。

    贾诩看到刘协写好之后,便开口说道:“回禀陛下,微臣写下了一个字,不知陛下写了几个字呢?”刘协看了一眼纸条,然后笑着回到:“哈哈哈,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朕跟先生的字数一样,也是写了一个字。先生既然已经出过了主意,现在朕便也出一个主意,我们两人同时将桌上纸条亮出来,给众人一观,先生以为如何?”

    贾诩听到刘协的话,拱手一拜说道:“既然陛下有令,那微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贾诩说完之后,便将自己桌上的纸条拿了起来,刘协看到贾诩的动作,便也将桌上的纸条拿了起来。黄忠和赵云二人看到刘协和贾诩的动作,连忙便向着两人纸条上的字看了过去。只见贾诩和刘协的纸条之上,都写着同样的一个字,“放!”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