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又要进击的杨松!
    贾诩一直是一个稳重的人,刚才只是有些喝多了,才会给刘协提出大家一起比划比划的建议。贾诩刚才低头在案上写字的时候,人才回头神来,贾诩想想自己刚才的提议,脑袋上的冷汗都是逗留了出来。喝酒真特么的误事!自己难道年纪大了?以前和这么一点酒,自己一点事都没有。现在才喝了这么几杯,竟然就飘了。自己竟然跟陛下提出了这种笔试,若是自己想出的策略跟陛下的不一样,或者是超过了陛下,陛下会不会给自己穿小鞋啊!

    要不自己故意输给陛下一筹?或者自己干脆不写了?贾诩向到此处,想要下笔的手边有些犹豫了。但是贾诩转念一想,自己若是现在不写的话,那不是成了耍了陛下了?那事情就更加糟糕了,陛下一向大度,想来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记挂自己。哎!自己惹出来的事,也只能自己摆平了!贾诩心中哀叹一声,才在纸条上写上了自己的想法。贾诩怕自己写的字数太多,到时候不好跟陛下解释(额,不好胡扯把话给圆回来。),贾诩便在纸上写了一个字。

    贾诩写完之后,听到刘协的话,让自己和他一起将字亮给众人看。贾诩这才一狠心,拿起了自己桌案上的纸条。贾诩拿起自己桌案上的纸条,看到刘协也拿起了案上的纸条,便连忙看了过去。贾诩看到刘协跟自己写的都是同样一个“放”字,这才踏下心来。贾诩放松下来之后,将自己手中的纸条放下,然后抚须一笑,心中暗道:陛下果然睿智,本来自己还担忧如何说服陛下同意此事,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多虑了。

    黄忠和赵云二人也都是聪慧之刃,看到刘协和贾诩两人的纸条之上,都是一个“放”字之后,稍一琢磨,便也想到了此策的精妙之处。这些士族子弟首先是肯定不能杀的,否则刘协就将南郑士族甚至是整个汉中的士族给得罪狠了,对刘协以后统治汉中不利。若是有心人再加以传播的话,恐怕天下人都会知道刘协屠杀士族的事,对刘协的名声不利。但是这些人也不是都能用的,这些士族子弟,一来,刘协也不知道他们的为人和能力如何;二来,这些士族也不是真心投效刘协,只是被逼投降,其中大部分有能力的也都被暗杀了。刘协若是贸然将他们充入军中的话,恐怕用处没有多大,还会造成比将那些汉中降卒充入军中更大的隐患。

    这些士族子弟既然不能杀,也不能用,那么就只有放了!这些人不过是一些士族膏粱子弟而已,就算是他们回到南郑,对于张鲁来说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反而这些人回城之后,还会给张鲁带来不小的麻烦。这些士族子弟现在已经被刘协杀破了胆子,回到南郑之后必定会说起此战的遭遇,会搅动南郑的军心和民心。张鲁也不知道这些士族子弟有没有投效了刘协的,张鲁也不敢赌这些士族子弟之中,没有人投效刘协。要知道这些士族子弟和他背后的士族门阀,在南郑城都很有能量,若是有人趁刘协兵临城下的时候,在城内制造动乱,或者乘机袭击打开城门,那么张鲁就完蛋了。

    刘协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将这些士族子弟都放回南郑,就可以给张鲁带来很大的麻烦。张鲁到时候若是将这些人都看押起来,他们背后的士族肯定不同意,而且这些士族子弟刚刚为张鲁征战回来,正路弱势将他们都看呀起来,也容易寒了军心和民心。张鲁若是放任不管的话,那就更加呵呵了!刘协只要在其中埋上几个暗子,若是张鲁对这些人放任不管,到时候暗子爆发之时,便能将张鲁给炸的灰飞烟灭!到时候张鲁无论怎么处置对于刘协来说都是好事,刘协当然也乐于放走一些废物便让张鲁如此头疼了!

    黄忠和赵云想清楚其中的精妙之处以后,两人不要的打了一个冷战,陛下和军士真是太阴了!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老实一点,尽量少跟军师打交道为妙,要不然被这两人给坑了,自己可承受不住。当然这些赵云和黄忠两人只能自己偷偷的想一想,他们可不敢朕的说出来。黄忠和赵云两人看到刘协和贾诩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纸条,都拱手一拜,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古人诚不欺我,看来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陛下和军师慧眼卓识,智谋深远,末将佩服!等到这些士族子弟回到南郑之后,就有的那张鲁贼子好受的了!”

    刘协和贾诩两人听到赵云二人的话之后,想想张鲁那厮着急的模样,也都哈哈大笑起来。刘协笑了一会,然后摆了摆手止住众人的笑声,看向贾诩接着说道:“既然此计是先生相处,那么这些士族子弟也都交给先生处理了。到时候可以让史阿和你配合,一定要给张鲁一个大大的惊喜!”贾诩对这些是已经是手到擒来,听到刘协的话,便也拱手一拜,回道:“诺,微臣领命,定不负陛下所托!一定会给张鲁那贼子一个大大的惊喜,为陛下拿下南郑扫除障碍!”

    刘协也知道大军征战主要靠的还是大军实力,这些歪门邪道可以帮助自己赢得一时,但是不能帮助自己赢得一世。若是没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作为保障,仅靠一些歪门邪道,终究成不了大事。古来成就帝王大业的人,有哪个是靠的一些阴谋诡计,哪个不是靠的煌煌大军这些硬实力!刘协将此事交给贾诩负责之后,便也没打算多问。若是贾诩做好了此事,对自己有大用,那么贾诩自然会告诉自己。若是贾诩都没能做好此事,那么刘协插手也没个屁用。不过想来以贾诩的狠辣手段,这些世家子弟放到贾诩的手里,或许真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刘协心中想到此处,便也变得有些更加期待起来。

    。。。。。。

    石泉城西、六十里处!

    且不说刘协跟家旭等人饮酒作乐,算计张鲁之事,杨松看到黄忠的伏兵到来,数千南阳铁骑向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包抄过来之后,便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败了。杨松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了自己的大军,带着自己的亲卫骑兵掉头跑了出去。杨松现在已经胆寒,怕南阳军派出轻骑追杀自己,一路急行了六十余里,战马是在跑不动了之后,这才才停了下来。

    “主公,看样子南阳军并没没有追上来,现在天色已晚,马匹也已经没了体力,还是先找地方歇息一晚,明天再继续前行吧。”杨松的亲卫统领,也是杨松的家将杨清,看到杨松终于停了下来,这才连忙追上杨松,轻声对杨松说道。杨松这才有时间看了看天色,月经都已经升起来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杨松放松下来之后,身体也从紧张的状态放松了下来。杨松立刻便感觉有些饥饿难耐了。杨松借着月色,看了看四周都是荒山野岭的,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便用沙哑的声音开口问道:“嗯,确实该休整一下了。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距离石泉大概有多远?”

    杨清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看了看天色估计了一下时辰,想了一会,然后说道:“主公,看此地的地形,我还有一些印象。我们行军的时候,曾经路过这里。此地距离石泉应该有六十余里,算算我们一路过来的路程应该就是此地了。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前方应该有个村庄可以留宿,我们今夜可以先到那里去休息。”

    杨松听完杨清的话之后,仿佛对此地也有了一些印象。杨松也没没有更好的主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到,还是先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吧。杨松便点了点头,对杨清说道:“嗯,那今夜就先去那里留宿吧。你在前面带路,尽快赶到那里早些休息。”杨清看了看杨松的样子,听到杨松沙哑的声音之后,伸手取下自己的水袋,然后递给杨松说道:“主公,现在大家都已经没了吃食,主公先喝一点水吧。”

    杨松听到杨清的话之后,眼角不由得一酸,特么的自己好歹也是汉中杨氏的族长,没想到竟然落到了以水充饥的地步!杨松看了看自己身后垂头丧气的亲卫骑,不由得暗自摇了摇头,太特么的委屈了!杨松看到了杨清的睡袋之后,便感觉嗓子有些沙哑的难受起来。杨松将水袋接了过来,喝了几口水感觉好了一些之后,然后将水袋扔给杨清。杨松这才稍微打起了一点精神,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又清醒了一些,然后对杨清说道:“哎,老雷你们跟我受苦了!好了!现在天色已晚,赶紧出发吧,先休息一夜再说。”

    杨清身为杨松的心腹家臣,对杨松自然忠心耿耿,看到杨松终于打起了一些精神,有了一些人样,这才赶紧接过水袋,打马向着他所说的小村庄赶了过去。杨清在前面带路,众人又前行了两三里的鹿城之后,便看到了大路旁边的有一个静谧的小村庄。现在天色已晚大汉,没有什么娱乐节目,现在又是在乱世之中,再加上前两天还有大军路过此地,所以这个小村庄的村民也都不敢大晚上的还乱逛,村民也都已经早早的入睡了。

    杨松等人中午吃过饭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有进食,现在已经快饿疯了,众人看到村庄之后,便都向着小村庄冲了过去。一百余人的骑兵队全速奔腾起来,声势极大,村里的牲畜都被惊得吼叫起来,村民养的狗也都狂叫起来。村民入睡还没有多久,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便知道大事不好,都躲在房间里悄悄地往外面面张望。这个小村庄并不大,也就二三十户人家,杨松等人来到村中之后,便向着建造的最好的一个院落走了过去。

    杨松的亲兵来到院落之后,直接将院门顶开,便闯了进去。众人传入院中便将一个老者给提了出来,老者本来还以为是来了盗匪,到了院中看到众人的大半都是汉中军的模样,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是老者也知道乱世之中,兵就是匪,这两者没啥区别,看到杨松像是主事人的模样,连忙拜倒在地,说道:“小人拜见贵人,不知贵人深夜造访有什么事,是小老儿能做的?”

    杨松现在肚子都饿了,加上刚刚兵败,也没精力搭理一个村夫,边看了杨清一眼让他交代此事,自己便下马向着房中走了过去。杨清看到杨松向着房中走去,连忙令人进屋收拾一下点上灯,将杨松迎了进去。杨清看到杨松进屋之后,交代老者赶紧叫醒村民,给自己等人准备饭食,再给自己等人喂养好马匹。杨清有些放心不下杨松,令几个亲卫看守好这个院落,其他人先去休整,便也跟着杨松走进房中。

    杨松现在已经极为疲惫,jin ru房间之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便开始思考起今天的事情来。杨松到现在都想不明明白为什么自己输得会这么惨,石泉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南阳大军。杨松看到今天的南阳军规模之后,已经知道南阳军肯定是已经大举入境了。或许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已经发生了。西城已经是被南阳军攻克了,而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发生内乱了。杨松想到此处,便感觉更加不可思议起来,南阳军竟然能够如此短的时间内攻克西城,而且还能做到攻克西城的同事,不让张卫发出消息向南郑示警,由此便可以想到,南阳肯定是派出了大军前来。

    可是天子不是还在宛城练兵么?西城开始收缩兵力的时候,南阳也没有任何兵马和粮草调动的情况。天子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调集了如此多的兵马和粮草军械呢?这特么的不符合常理啊!杨松有低头思考了一会,还是有些想不通此节。但是杨松也知道天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派出大军讨伐汉中,肯定是早早就备好了足够的大军和粮草。可是天子不是才刚刚入主南阳不久?难道天子入住南阳的时候时候,就已经在考虑攻打汉中了么?否则又如何解释天子调集了如此多的大军和粮草的事情呢?可是天子怎么敢在南阳还没有完全巩固的时候,就筹划攻伐我汉中呢?

    杨松现在心中已经被自己的心思搞乱了,现在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挫败之中。杨松最后也没有相处任何的头绪,便又想到了当日自己和阎圃在汉中太守府对峙的时候。自己那时挫败阎圃,取下汉中长史之位,令阎圃不得不回府闭门思过,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到头来自己兵败石泉,不得不以水充饥、讨食与乡野之间,又是何等的落寞!难道自己朕的不如阎圃?自己杨氏朕的不如阎氏?

    杨清进到房中之后,看到杨松坐在塌上,神色狰狞,宛如疯魔一般,也只能无奈的苦笑几声。杨清身为杨松的心腹家臣,知道杨松是何等的狂傲,杨松一路顺风顺水,现在突然遭逢大败,能不能走过这一关也只能看他自己了。杨清看到杨松现在失了心神,完全没有注意道自己,便也没有打扰杨松。杨清过了一会,看到杨松的神色越发的狰狞起来,便知道杨松的情况有些不妙了。

    “主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主公身为杨氏家主、汉中长史,还有再来一次的本钱!”杨清见杨松大事不妙,对杨松大声喝道。“噗!”杨松听到杨清的大喝声,顿时惊醒了过来,口中猛地突出了一地的鲜血。杨清见此,连忙上前扶住杨松,急声问道:“主公,你受伤了?”

    杨松吐出了血之后,神色便也清醒了过来,看了看自己身边是杨清,“没事,只是刚才伤了心神。杨清,这次多谢你了,要不然我……”杨清听到杨松的话,连忙出声说道:“主公万万不可言谢,这不过是我分内之事。虽然主公是主,我杨清是仆,但是主公待我如同兄弟一般,我杨清就算是万死,也难以报答主公的厚恩!”

    杨松慢慢的体力也缓了过来,便推了推杨清的手,让他放开自己,杨清看了看杨松已经有了精神,便也松手退了下去。杨松满满的站起身来,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你当的我一谢,我谢你是因为你唤醒了我!我杨松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比不过区区阎圃!你说得对,我杨松乃是杨氏家主、汉中长史,就算是现在落难,我也还有再来的本钱!我杨氏已经繁衍数百年,怎么会不如阎氏,我一定要让我杨氏成为汉中的第一豪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