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忽悠!
    李毅看着眼前这群还有心思斗殴的都比,也是无奈了,不过李毅转念一想顿时心中大喜,现在助攻还不知道杨松的大军已经出师了,自己是最先发现他们的人,自己要是将此事禀告给主公,那可就是大功啊。不过这群人也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要是别人知道了此事,或者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自己的功劳可就要废了,自己还得先唬住他们才是。

    听他们所说,杨松的大军已经全军覆没,只有杨松跑了出来,那么他们出现在此地,而且和死灰只有这些公子哥儿,连一个随从军士都没有,他们肯定是有问题,要想唬住他们应该不难才是。李毅想到此处,便接着问道:“嗯?既然大军已经全军覆没,那你们是如何逃出来的呢?”

    郑武等人听到李毅的问话,顿时脸色一变。他们自然都知道,他们是被南阳军俘虏之后,又被放出来的,可是他闷闷自己不知道,不掉表他们想把这件事说出去。毕竟被敌军俘虏不是一江光彩的事,而且说出此事之后,还容易引起一些别的麻烦。毕竟他们被俘虏之后,南阳军什么条件都没有,在战争结束之前,就将他们放了出来。这事儿不用说别人了,他们自己就感到十分诡异。再加上贾诩对他们木木们每个人都审问了一番,他们对此更加忌讳莫深,更不想让别人知道此事。

    李毅看到他们的神色变化之后,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他们出现在这里肯定没有这么简单。李毅看了看他们身上破破烂烂的衣甲,面黄肌瘦的样子,而且他们这多人身上缺一件兵器多没有,这太特么的不正常了。他们就算是逃跑也不应该吧武器扔了啊,毕竟武器又不重,带着还能防身,若是敌军追杀他们,他闷闷也不至于没没有一战之力。既然他们不是逃出来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被俘虏了,又被放出来的!因为他们的武器被搅和了,南阳军放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有还给他们,所以他们才没有兵器。

    嗯,应该就是如此了,自己且先诈他们一诈!李毅想到此处,神色一动,然后冷笑一声,说道:“哼!亏得我这么你这么多年的兄弟,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不成?这么多年我可没少照顾你们吧?再说了就算是你门不说,难道别人就看不出来你们是被俘虏了不成?”

    郑武等士族子弟都是一些想要跟着杨松去混混战功的公子哥儿,现在突逢大变之下,有刚刚确定了自己的安危,心神自然不太宁静,听到李毅道破了自己等人的心事之后,众人都猛地脸色大变。郑武等人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军士一眼,然后赶紧上前拉住李毅,说道:“哎,我们怎么会不相信李兄呢?只是这里人多口杂,你我且借一步说话如何?”

    李毅看到众人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李毅看到众人都心中慌乱了,心中大喜。不过李毅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虽然心中高兴,但是面上并没有表楼出来。李毅看到郑武想单独跟自己谈谈,就知道事情差不多搞定了。李毅装作不情愿的说道:“我也不是真心想管你们的事,只是看到你我都是兄弟,我实在不想看着你们吃亏而已。既然你们想借一步说话,那我们就去前面说话吧。”

    李毅说完之后,便向着城外的空地走了过去,郑武使了个眼色,让众人看住这些军士,然后又叫了两个人跟着李毅走了过去。郑武看到李毅已经知道了自己等人被俘虏过,便也不再矫情,直接说道:“哎,既然被杨雄看出来了,那我们也就不瞒兄长了。我等确实被南阳军俘虏了,之事机缘巧合之下我们又逃了出来。”

    李毅听到郑武的话之后,微微一笑,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骗老子,还机缘巧合之下逃了出来?就算是一个人机缘巧合之下逃了出来,难道还能三五十人都机缘巧合之下逃出来不成?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天爷专门照顾你们啊,天下的机缘巧合都找你们去了啊。李毅嘴角微微一笑,然后接着说道:“郑兄既然不想说实话,那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毕竟此时与我无关,我犯不着趟这摊浑水。我只是看在往日的交情上面,猜想多问两句,没想到兄弟还是不信任我啊。难道你们还能都机缘巧合了不成?”

    郑武听到李毅的话之后,也是微微一楞,自己都感觉自己找的借口有些愚蠢了。郑武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但是看到没有骗过李毅,郑武也只能说实话了。郑武摇了摇头,哀叹一声,接着说道:“哎,不是我等不想跟李兄说实话,而是怕说了你不相信啊。别说你了,我们现在都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回来了呢?如今既然李兄看破了,我们也就实话是说了。实不相瞒,我们是被南阳军给放出来的。”

    李毅听到郑武的话,便诧异的扫了众人一眼。你们们是被放出来的?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南阳军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你们出来!莫非他们其中有内奸?南阳军想要掩人耳目才将众人全部放回?郑武看到李毅的神色,就知道他没想正经事,便又接着补充了一句。“怎么?李兄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吧?可事实就是如此,南阳军确实是无条件将我等放回来的。”

    李毅虽然猜想了他们之中有内奸,可是这种得罪人的事,李毅肯定不会说出来了。李毅想要的很清楚,他就是想去给张璐禀报杨松军败、南阳军入侵的事,至于这个内奸之事,李毅不想弄弄清楚也不想掺和这种事。李毅听到郑武的话之后,便打了一个哈哈,略过了这个话题。李毅猛地做出一副惊吓的表情,然后接着说道:“哎呀!若是如此的话,那你们可就危险了啊?”

    “之前丢了西城的时候,主公就已经大发雷霆,还训斥了长史杨松大人。现在你们又在石泉兵败,还被南阳军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南郑城附近,可想而知主公会发多大的火了!主公在南郑经营多年,你们刚才又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的行踪肯定会被主公。虽然你们不是主要负责人,但是现在长史大人还没有回来,主公也只有那你们来泄愤了!啧啧啧,你们可真的快惨了!”

    郑武等人本来一路之上就在担惊受怕,担心回道南郑之后,张鲁会出发自己等人,本来还想着天塌下来会有高个顶着,有杨松在,再加上法不责众,张鲁应该不会出发自己等人,所以他们刚才才敢那么嚣张。可是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天却是她下来了,可是特么的这个高个的,人家特么的没有回来,这下没人帮自己顶着了,只能自己等人扛着脖子迎上了。

    众人听到李毅的一番话之后,琢磨了一下确实是这个道理,就算是自己发火的话,找不到正主,也会拿别人来泄愤呢,更何况张鲁人家这个汉中之主呢。而且自己等人确实有错,张鲁找自己等人泄愤,别人也说不了别的话。众人想到此处顿时更加慌张了,郑武看了一眼李毅,见他神色如常,十分淡定,便死马当成活马医的,问道:“李兄遇到事请一项十分有主意,现在我们兄弟有难,不知道李兄可有什么主意能帮帮我们,我等一定不会忘记李兄的恩情!”

    众人听到郑武的问话之后,也都看向了淡定的李毅,看到他确实像又一些主意的样子,再加上众人都知道李毅是张鲁的心腹,对于张鲁的脾气和习惯十分了解,或许对此事是真的有些主意。众人现在看李毅就像是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都纷纷围了上来,劝说道:“嗯,郑兄说的甚是,李兄,你要是朕的有什么主意,但说无妨。就算是没有用,我等也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对啊对啊,还请李兄救救我等,主公一向十分器重李兄,想必李兄应该有就我等的方法。”

    “还请李兄高抬贵手,就我等一次,李兄这个城门校尉已经很久了,也该升一升了,是不是啊,兄弟们!”

    “……”

    李毅见自己装逼装的差不多了,再装下去就有些惹人方案了,便摆了摆手让众人停下,开口说道:“哎,我本来是不想趟这摊浑水的,但是兄弟们都如此说了,我也不能不帮忙。现在长史大人还没有回城,城中还不知道南阳军就要兵临城下之事。可是你们众人的相貌一向广为人知,若是你们现在进城的话,肯定会被别人认出来,你们若是被人认出之后,必会被人猜出是前方大军出事了,到时南郑城中必乱,主公本来就十分生气,再看到南郑城中混乱的话,那肯定更加气愤,我可也就救不下你们了。”

    李毅说到这里之后,便闭口不再言语,众人也知道李毅在等着自己等人表态。众人看了郑武一眼,对他点了点头,郑武这才回道:“嗯,李兄言之有理,那以李兄的建议,我们该当如何做呢?我等既然已经相信李兄,李兄便直说便可,我等一定唯命是从!”

    李毅听着郑武的话,呵呵一笑,唯命是从?特么的糊弄鬼呢?不过你们只要听我的话,让我功劳到手,再捞一份大人情就够了,之后你们爱咋地咋地,老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李毅看到自己暂时吓住了这群人,便接着说道:“你们进城的话,必被别人认出,难免引起骚乱,所以你们现在万万不可入城。不过为兄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套宅院,你们可以暂时去哪里歇息一会。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回来了,那这个消息便隐瞒不住了,你们都进城目标太大,那肯定不行。不过你们可以派一两个人作为代表,混在我的军士之中进城,你们可以各自写封书信让他们帮忙送回家中,说明此次大战和南阳军之事。好让你们各自家族之中对此事有个准备,一来,让家族不至于太过被动,而来,也可以搭救你等。”

    郑武等人听到李毅的话便点了点头,他们回南郑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回来之后先回家中再说。现在听到李毅说的方法和自己等人的想法差不多,而且比自己等人的打算更加的保险。郑武等人看到李毅确实为自己等人考虑,便对李毅也渐渐有了一些信任。

    李毅虽然想从他们身上挣一分功劳,可是李毅也知道他们这群人身后的力量加起来,到底有多么么的厉害,所以李毅也不敢真的害他们。李毅说的这个想法,确确实实是在为他们考虑,相信他们也能感到这一点。李毅说完此事之后,看到众人没有反对,便知道自己这个人情是到手了,南郑大部分士族都得记自己一个人情,这若是用好的话,可是一分很大的力量。

    李毅说完此事之后便接着说道:“既然你们的行踪已经瞒不过主公,在我看来那不如你们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去找主公说明此事。一来,你们只是听命行事,兵败之时不能怪罪你们。二来,你们连续奔走数日赶回南郑,向主公汇报重要军情,应是有功,主公便也没有拿你们泄愤的借口。三来,你们还有各自家族可以依靠,现在南阳军兵临城下在即,想来主公会给你们戴罪立功的机会。”

    李毅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接着说道:“若是你们信任为兄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前去主公府中,若是主公想要责罚你们,我也可以为你们求情。为兄追随主公多年,想来在主公那里说话也有一些分量,应该能为你们遮挡一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