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南郑军议
    李毅三人拜见张鲁之后,张鲁便令他们站起身来,然后看向了李毅三人,等着他们的回话,等着李毅说说,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事关汉中存亡的大事。张鲁看过李毅三人之后,便知道这事关汉中存亡的大事肯定是应在李毅身后两人的身上了,张鲁便好奇的看了两人几眼,只感觉这两人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们了。

    利益看到张鲁的目光之后,再次上前拱手拜,指着郑武两人说道:“主公,此人乃是城东郑氏子弟郑武,这人乃是城南周氏子弟周严,他们两人都率领家族私兵,跟着长史大人出兵了!他们两人乃是末将值守城门的时候发现并且截下的,和他们两人同行的还有四十余人,都是曾经跟随杨松大人出兵的各族子弟。末将听他们所言,长史大人已经兵败石泉全军覆没,知道事关重大。”

    “末将怕他们入城别人发现引起城中骚乱,便擅作主张将他们拦了下来,将他们安排在了末将在城外的院落之中。末将听到南阳军已经兵至石泉知道兹事体大,不敢隐瞒主公,便连忙带他们前来面见主公了。”

    张鲁听到李毅的话之后,已经完全有点懵逼了!特么的亏自己还以为杨松现在应该已经带兵到了西城了呢?没想到丫的竟然在石泉被人给灭了!不过从成固到达石泉应该也就三天的功夫,杨松已经从成固出兵七天的时间了,怎么到现在才有军报传回来,这事情有些不对劲。张鲁算了算杨松在成固出军的时间,便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

    不过李毅既然敢带着这两个人来见自己,张鲁不认为他们敢欺骗自己,张鲁想了会,然后出声问道:“长史如何了?难道战死了么?”李毅知道张鲁问的是郑武两人,便看了看身后的郑武,给他使了个眼色,自己没有上前答话。郑武看到李毅的眼神便知道是自己的机会到了,连忙上前拜,说道:“回禀陛下,长史大人并未战死,而是在我大军作战的时候,弃军逃跑了!按道理来说,长史大人行都有马匹,应该早已经回到了南郑,末将听到李校尉所说,长史大人并没有回城的时候,也感觉十分不对,但是其中的原因,末将就不太知晓了。”

    张鲁听到郑武的回话之后,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嗯,我知道了,你将长史兵败石泉和你们行人如何回归南郑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遍,不要遗漏任何事。”张鲁说这话的时候,用阴冷的眼神死死的看了郑武眼。郑武本来还以为自己捡了个给张鲁留下好印象的机会,但是郑武看到张鲁犀利的眼神之后,便知道自己是惹上了个大麻烦。

    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郑武也不敢隐瞒捏造事实,便客官的将杨松发现南阳军在城下列阵,道杨柏和黄忠斗将,两军大战起来,再到南阳军伏兵尽出,包抄自己大军后路,杨松弃军逃跑,在到最后自己等人被南阳军重甲铁骑辗轧不得不投降的事情说了遍。郑武说到此处的时候,思考了片刻,再想想张鲁那充满满煞气的眼神,郑武还是不敢隐瞒张鲁,便将自己等人投降后,贾诩和自己等人都单独谈过话,最后才无条件放回自己等人的事情,也说了遍。

    郑武的话说完之后,张鲁阴冷的眼神便向着两人又扫了过来,郑武和周严两人看到张鲁的眼神,连忙“普通、普通”的跪倒在地,急声说道:“主公,末将绝对没有背叛主公,末将愿为主公效死!”

    张鲁听到他们两人的话之后,不屑的笑,愿意为我效死?那你们为何没有战死在石泉呢?张鲁看了郑武他们两人会,已经想清楚了此事的毒辣之处。天子啊天子,自己还是小看你了啊,竟然敢在战事还没了解的时候,就放回我的将领,难道你就认定了,我不敢再用他们不行?!不过张鲁想到此处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敢再用他们,毕竟苏固的前例还近在眼前,张璐也实在不敢相信南郑士族所谓的忠心。

    张鲁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人,再想想城外的那群人,便不由得再次头疼起来,特么的这些人自己还朕的不好处理啊!自己弱说继续将他们留在军中的话,也不是不行,可是这些人都是城中士族子弟,自己不可能不给他们军职,让他们做个小兵。若是两个人自己这么办还行,可是现在南郑大半士族的子弟都在其中,张璐也不敢犯了众怒。可是张鲁也不知道他们之中到底有没有内奸,就算是他们中没没没有内奸的话,张鲁也不想让士族子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插手南郑城中的军权,否则他们若是想作乱的话,手中又有军权,那影响可就大了。

    可是自己若是不将他们留在军中,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话,又怕他们之中真的有内奸,到时候若是内奸串联南郑各大士族的话,也是个天大的隐患。所以张鲁也不敢啥都不做,让他们直接返回家中。可是自己若是将他们囚禁的话,又有些太不近人情,毕竟人家刚给自己拼命回来,现在南郑大战在即,这么做的话容易影响军心。而且这些人都是各大士族的子弟,自己若是这么对待这些士族子弟的恶化,就是明摆着不相信城中的各大士族了,自己现在还得依靠他们的力量守城,最少也得保证他们不会给自己捣乱,所以也不敢真的将这些士族子弟都下监了。

    张鲁想到这里便感觉阵心塞,特么的碰也碰不得,动也动不得,天子这是给自己送回来了群祖宗啊!特么的!张鲁想到最后也没有拿定主意该如何处理此事,张鲁也知道这些士族子弟回城,肯定瞒不住各大士族的耳目,便也决定不隐瞒这些人的新购只能怪,化被动为主动。张鲁想到此处,便看向门口说道:“传令下去,让城中大小官员速来大堂议事,你们跟着李毅去将他院中的那些人也都秘密待到府中,好了都下去准备吧。”

    张鲁吩咐完毕之后,众人连忙应诺领命走了下去,李毅和郑武等人跟随张鲁的亲卫回到自己院中将人都带到张鲁的太守府,其余的张鲁亲卫则都连忙去请南郑城中的大小官员。众人走了之后,张鲁便靠在案塌之上,继续闭目养神,准备着自己马上就要迎来的场大战。

    “主公人都已经到齐了,都在大堂等候了!”

    正在张鲁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外突然又传来亲我的声音。“嗯、知道了,现在就去大堂吧!”张鲁睁开双眼回了亲卫句,便起身离开书房,向着府衙大堂走了过去。张鲁来到太守府大堂之后,只见众人已经等待了会了,看到了张鲁进来,坐上主位之后,众人连忙拜道:“我等拜见主公!”

    “嗯,都起来吧,我叫你们过来是想告诉你们件大事,事关我汉中生死存亡的大事,好了将人带进来吧!”张鲁话音刚落,只见名张鲁的亲兵便带着郑武和周严两人走进了大堂之上。郑武和周严两人身为郑氏和周氏的杰出子弟,大堂之中自然有很多人都认识他们,众人看到郑武和周严两人之后,脸色变得立刻有些精彩起来,众人也都开始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好了,别吵了,大堂喧哗!成何体统!你们都听他们说吧!郑武、你将刚才在书房说的事情,再跟大家说遍吧!”张鲁看着堂下议论纷纷的众人,心中的小暴脾气顿时爆发了,张鲁对这堂下众人大声呵斥道。众人现在都已经知道了张鲁更年期到了的事情,看到张鲁发火之后,都已经见惯不惯了,便都纷纷停下了讨论,坐正身子,准备开始听听张璐说的生死存亡的大事,是什么事情。

    “诺!”郑武听到张鲁的话,也忙上前躬身拜,应诺领命。既然已经说饿了遍了,现在郑武便也不怕丢人了,郑武清了清嗓子,然后便又将刚才在书房跟张鲁所说的,杨松如何发现南阳军在城下列阵,杨柏又如何和黄忠斗将,两军又如何大战起来,再到南阳军伏兵尽出,包抄自己大军后路,杨松弃军逃跑的事,和自己等人拼死搏杀到最后,大军等人被南阳军重甲铁骑辗轧,自己不得不投降的事情,还有自己等人投降后,南阳军军士贾诩和自己等人都单独谈过话,最后才无条件放回自己等人的事情,又重新说了遍。

    宗人听完郑武的话之后,立刻便炸开锅了,什么?!杨松已经兵败了?自己的大军已经全军覆没了,这么说来自己的私军也都没了?!特么的杨松!败家玩意儿!老子跟你没完!烫伤的众人听到自己的私兵已经彻底玩完的时候,顿时都炸了,开始纷纷上前弹劾杨松。

    “主公,杨松断敌错误,致使我大军全军覆没,西城丢失,实在是罪不可赦!臣请陛下查封杨氏、处斩杨松!”

    “主公,杨松轻敌冒进,又弃军而逃,致使我大军全军覆没!实在是罪无可赦,臣请主公查封杨氏、处斩杨松!”

    “主公,杨松不死报效主公恩典,弃军而逃,又不汇报军情,给主公示警,实在是罪不可赦,陈请主公查封杨氏、处斩杨松!”

    “查封杨氏、处斩杨松”

    “……”

    张鲁听着堂下众人的大呼小叫,嘴角不屑的冷笑声,哼!特么的杨松都没有回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张鲁知道他们不断地说杨松的罪责,来是为了报私兵之仇,二来则是为了给自己的子侄们脱罪,毕竟石泉兵败的事情,虽然杨松肯定是主罪,但是刘协放回来的这些人也都有败军之罪,更何况他们还被南阳军俘虏过,那更加是罪加等。

    堂下众人听完郑武的话之后,尤其是听到贾诩曾经将他们的子侄们单独审问过之后,更加的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现在既然败军之罪已经不能避免,肯定得找人担下来,那么杨松就是最好的背黑锅对象了。众人自然都纷纷的将黑水泼向了杨松,以求张鲁别拿自己的子侄们泄愤。但是虽然他们都是千年的狐狸,可是张鲁那也是修炼成精的任务,怎么可能就这么被他们忽悠过去。

    正路知道自己若是处理这些士族子弟的话,恐怕南郑士族立刻就会跟自己彻底的撕破脸,现在南阳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张鲁可不敢这时候跟南郑士族拼死相向,到时候便宜了刘协。但是张璐也不可能就这么的便宜了这些南郑士族。既然这些士族子弟不能处理,那么自己只能借此在削弱南郑士族的力量了。

    张鲁冷笑着看了堂下众人眼,然后给自己的心腹使了个眼色。张鲁的心腹官员,看到张鲁的眼色之后,起身走到堂上对张鲁拱手拜,然后又看了堂下众人眼,说道:“诸君怎么只说长史的罪责,而忽略郑武等人的罪过呢?他们战场之上不拼死报效主公,最后导致兵败当场,被敌军俘虏,这败军之罪也是在所难逃!”

    堂下众人都知道这人是张鲁的走狗,众人也知道张鲁肯定不会轻易的就放过自己等人,变也都停下来,等着听张鹭开条件。果然此人看到众人停下来之后,继续说道:“但是现在南阳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主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在下以为主公可以允许郑武等人以人抵罪!虽然那他们现在是罪将不能上阵,但是他们可以每人献上五十名精壮,为其替主公征战,让他们以此来将功折罪!”

    “嗯,这个将功抵罪的想法不错,你们说此法如何呢?”张鲁听到此人说完之后,不给堂下众人反驳的机会,便接过话来直接说死。自家子侄不能见死不救,堂下众人见此也只能先应了下来。正路也知道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也容易激发自己和南郑士族的矛盾,但是南阳军已经没给张路留下多少时间了,或许明日南阳军就会兵临城下。张鲁在这个关头也只能先采用这个指标的方法,削弱南阳士族的势力,增加自己的势力,以此来保证南郑的安全了。

    张鲁见到众人应下这个条件之后,便接着说道:“现在南阳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你们有何退敌之策?”众人虽然被张鲁敲诈的心里不爽,但是他们也不能保证天子到了南郑之后,会比正路对待他们好。再加上若是乱兵进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这谁也不能保证。所以众人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也不像真的看到南郑城被迫,否则他们刚才也不回献出那么多精装了。

    只见张鲁话音刚落,堂下人起身走到大堂中央说道:“主公,南阳距离我汉中有千里之遥,臣以为南阳军攻伐我汉中,其粮草军械肯定难以供应。主公应该联络边地守军,再固守南郑,待到南阳军人疲马乏。粮草难以供应的时候,再里应外合定可战而定南阳军!”

    正路听到此人的话和自己所向的差不多,便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嗯,此计不错,甚合我意,其他大人可还有别的意见?”

    现在南郑城中只有两万正规军,众人虽然不知道南阳军到底来了多少人马,但是其先锋就有万,而且还有重甲铁骑,虽然出战的重甲铁骑只有五百,但是谁能保证南阳军就只有五百重甲铁骑呢?所以众人也都知道南郑靠着着两万兵马和城中精壮若是守城,或许还有自保之力,但是野战的话,恐怕多有不敌,所以众人也都没有提野战的,来找张鲁的晦气。

    众人听到张鲁说话和气起来,便也都纷纷起身发表意见,来活跃气氛。毕竟张鲁还是汉中之主,他们的主公,他们虽然心里不爽张鲁的霸道和压制,但是在没有找到更加合适的明主的时候,他们也只能继续辅佐张鲁。要想继续辅佐张鲁,他们就不得不主动认怂,来跟张鲁打好关系。

    只见张鲁话音刚落,又有人起身而出,上前对张鲁拱手拜,说道:“主公,现在我南郑城中只有两万兵马,数量多有不足。南郑以西,之前唯有成固有五千大军驻守,面对敌军有战之力。但是现在这五千人马已经被长史消耗空。现在南郑城以西之地,已经没有了大军驻守,唯有各个城池有些散兵驻守。现在南阳大局已经过了石泉,南郑以西现在已经无险可守,现在南郑冲阵兵马不多,在下以为我军现在万万不可再徒耗兵马。主公将附近城池的守军,都抽调回南郑防守,这样主公便可以再得支生力军,来抵抗南阳军的攻击。”

    张鲁听到此人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现在确实如此,那些城池的几百千守军都不过是给南阳军送菜而已,都给不了南阳军点压力,自己还是将他们都调回南郑城中比较好,这样来也能减轻自己的压力。南郑从桌案上抽出支令箭,然后说道:“嗯,可以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快速将附近城池的守军都集合到南郑城中!”

    “诺!谢过主公信任,必不负主公所托!”这人看到张鲁这么信任自己,将此事交给了自己负责,连忙上前接过令箭谢恩。张鲁让他退下赶快去处理此事,然后接着说道:“嗯,谁还有别的建议要说,有功之人,我定不会吝惜赏赐!”

    这时只见有人起身说道:“主公,在下听闻天子力学将手下的重甲铁骑都整编为羽林卫,现在羽林重骑既然出现在了石泉,那么天子肯定也到了附近了。据传天子的羽林重骑有千人之多,主公最后无论是追击南阳军,还是要歼灭南阳军,都得和羽林重骑战上场,在下认为主公应当早做准备。”

    张鲁听到此人的话之后,也不由的露出了副羡慕之色,自己提领汉中多年,也不过凑了五百重甲而已,其中还有三百是重甲步卒,只有两百重甲铁骑而已。可是天子呢,才出长安多长时间,竟然特么的东拼西凑的凑齐了千人以上的重甲铁骑,张鲁是真的羡慕啊!这好事怎么就特么的轮不到自己啊!董卓留下的群败家玩意儿,现在还得害的自己还得受苦!

    张鲁想到这里心里就是阵抽抽,最后张璐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从西凉军手里抠出好东西来,只能按下了自己的心思。张鲁看到此人或许有对付南阳军铁骑的办法,便问道:“哦?这么说来,你是有对付重甲铁骑的办法了?若是真有此法,你但说无妨,我定重伤与你!”

    此人听到张鲁的承诺之后,嘴角笑的都要特么的列开了,“回禀主公,重甲铁骑刀枪不入、弓箭不伤,要对付重甲铁骑,当然是用重甲铁骑来对付最好不过了。但是现在我军没有那么多的重甲铁骑,那边只有用以步制骑的方法了。重甲铁骑身披重甲,利刃难伤,但是却可以用钝器来伤其军士。主公可以砍伐巨木,将其前端削尖,做成龙枪。巨木斜顶在地面之上,重甲铁骑便难以冲破我军阵。若是其强行冲阵的话,我军可以用龙枪将其军士定下来,再用钝器杀伤其军士,如此而来则羽林重骑可破。”

    张鲁听到此人的话之后,虽然也知道这种方法有些笨重,但是重甲铁骑不同于轻骑,冲锋的时候难以转弯,若是操作得当的话,这种方法的确可以击破重甲铁骑。张鲁想了想便接着说道:“嗯,此法不错,此事就交给你处理了,你立即领军去城外砍伐树木,将其都运到城中,来,可以将其制作成器械龙枪伤敌,二来,也避免南阳军用城外木材制作攻城器械杀伤我军。你且先去做这件事。等到大战结束之后,本公自然会论功行赏!”

    此人听到张璐将此事交给自己,那么城外的木材可就是自己的了,立刻心中大喜,拜道:“主公深思远虑,在下佩服。下官立刻出城去砍伐树木。”张鲁见此人这么识相,便拿出支令箭,说道:“嗯,你拿这支令箭可以领五千人马去砍伐树木,下去吧。”

    张鲁安抚完此人,只见又人起身而出,说道:“主公,南阳军既然路途遥远,难以运输粮草,在下认为主公可以实施焦土之策,将城外的居民粮食牲畜都收拢到城中,以免南阳军就地抢夺粮草。”

    “嗯,你持此块令牌领取两千兵马,此事就交给你去办!”

    “……”

    ……

    。。。。。。

    南郑城外,杨氏庄园。

    不提张鲁君臣再次其乐融融的商议南郑防务之事,且说南郑城外的处庄园之中,只见个威猛的汉子,突然闯入了间金碧辉煌的房屋之中,看到正在看书的中年男子,便急声说道:“主公,大事不好了!主公你怎么还看书呢,大事不好了!”

    这名中年男子听到威猛汉子的话,之后,才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了,杨清,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慌张?”

    没错,房中说话的的两人,正是从石泉赶回到南郑的杨松和杨清主仆二人。杨松和杨清两人返回南郑的时候,并没有声张,而是悄悄返回了杨氏在城外的庄园之中。杨氏在南郑的势力极大,虽然杨松身在庄园之中,但是对于南郑城中的情况,杨松还是切尽在掌握之中。

    杨氏在南郑经营多年,杨松在太守府中自然也有自己的耳目,再加上张鲁对于刘协放回的南郑士族子弟的消息也没有十分保密,所以张鲁等人正在商议南郑士族子弟的时候,杨氏的耳目遍打探到了消息。杨松的耳目自然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而且对于杨松十分不利,所以看到张鲁处置此事有了结果之后,便立刻将消息传了回来。

    杨清知道杨松需要外界的消息,所以杨清回到杨氏庄园之后,便亲自出马为杨松整理城中的消息,挑出有用的消息之后,再传达给杨松。杨清为了掌握张鲁的对象,已经吩咐过了,只要是太守府的消息,都要第时间送到自己手里。所以杨氏细作传回来消息不久,这个情报就落入了杨清的手中。

    杨清对于杨松弃军而逃、致使大军全军覆没的事情是亲眼目睹,所以杨清看到这个消息之后,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看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杨清便拿着这个消息,向着杨松所在的房间跑了过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