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永恒的利益
    杨松现在已经落魄到有家不能回的地步了,心思也就放开了,心胸反而变得有些豁达了。看到杨清这么着急的闯了进来,杨送给杨清倒了杯茶,然后笑着说道:“这么着急干嘛,我现在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难道还会更惨么?来,先喝杯茶去去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说吧。”

    杨清和杨松是过命的交情,看到杨松递过来的茶水,杨清便也没有客气,直接便伸手接过来了杨松手中的茶杯,先将茶水饮而尽之后,才将手中的纸条递给杨松,说道:“主公,这是这是从太守府传回来的消息。南阳军竟然把军中的那些士族子弟都放了回来,现在他们已经回到了南郑城中。张太守已经见过了他们,也知道了南阳军就要兵临城下的消息。”

    “张太守后来又着急众观议事,第件便商讨了石泉战事,太守府众位官员都对主公落井下石,要太守治主公的重罪,还扬言要太守斩杀主公,查抄我杨氏!太守最后先行按下了此事,让南郑各家士族以五十名精壮名,为自家子侄顶罪。在太守的强压之下,南郑士族已经接受了这个条件。现在主公新被不被太守所喜,现在南郑士族又落井下石,主公该如何做呢?”

    杨松看过手中的纸条之后,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将纸条放到了桌子上接着说道:“杨清不要着急,只要太守没有订我得罪,他们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只要我杨氏以后割舍些利益,他们便又是我杨氏最好的朋友!些许小事而已,不急不急!”

    杨清看到杨松知道了消息之后,还是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位杨松没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心中更加着急了。杨清便接着说道:“可是助攻,虽然现在太守没有定主公的罪,可那是因为主公尚没有回城啊,若是主公回城之后,太守定罪的话,哪有该当如何呢?”

    杨松听到杨清的话,再次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哈哈哈哈,你莫非认为我有了败军之罪,太守就会定我的罪么?”杨清听到杨松说到自己心坎里了,便向张口说话。可是不待杨请说话,杨松方若是自问自答般又接着说道:“不会的,太守要是想顶我的罪的话,只会因为我杨松和我杨氏没有了利用价值,而不会因为这些罪责。再说了,我虽然确实有败军之罪,致使大军全军覆没,可是死的大部分都是南郑各族的私兵不是么?我南郑士族之前杀死苏固迎接张鲁的画面,想必张鲁这辈子都会记得吧?你以为他会因为我将南郑各族的私兵搞得全军覆没,他会怪罪我么?哼!我看他是高兴都来不及吧?”

    “南阳军放出的那些南郑士族子弟,你以为太守经过交换之后,就会忘了它们曾经被俘虏审问的事情吗?你以为太守还会相信那些士族嘛?那些南郑士族本来就贡献了大半的私军,现在又被张鲁敲诈番,你以为他们心中会没有怨气嘛?哼!现在南阳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太守对南郑士族又不放心,我现在可以说是跟南郑士族已经成为死敌,他自然会需要我来帮他牵制城中的南郑士族。南阳军兵强马壮,南郑城中军力不足,太守也需要我杨氏来为他守城,他又怎么会因为些他乐意看到的事情而怪罪我呢?”

    杨清听到杨松的番话之后,这才明白了南郑城中的玄奥,这团和气下的丑恶真面目。但是杨清对这些肮脏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到了杨松没有为限制后,杨清便也没有想那么多了。杨清对杨松拱手拜,佩服的说道:“主公至高深远,在下佩服!听到主公的依法暖之后,仿佛拨云见日般,我才真正看清了南郑城中的真面目!”

    杨松伸手将杨清扶了起来,调侃着说道:“哈哈哈哈,杨清,你跟我还这般客气做什么。好了,现在有了这群士族子弟回城,再加上想必南阳军也应该快到了,我们已经安全了!赶紧收拾下,我们今天便入城,否则南阳军到了之后,我们就不好进城了。”

    杨清听到杨松的话之后,连忙下去开始准备,杨松整理了下姿容,出门看到杨清将战马准备好了之后,便直接上马向着南郑城赶了过去。杨氏的庄园距离南郑并不太远,杨松等人奔行了段距离之后,终于到了南郑城城下。杨松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南郑城,心中突然闪出了些别样的感慨,杨松仿佛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地打量过这座城池般,心中莫名的闪出丝亲近之情。杨松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心中暗道:自己终于又回来了,这次回归不是自己杨氏从此兴盛,就是我杨松葬身于此!杨松停下打量了会南郑城,然后卡拿了众人眼,说道:“好了,入城吧,直接去太守府。”

    南郑城中的百姓因为兵马的频繁调动,现在已经感觉到了丝丝战争的气息。再加上从太守府传出的些流言,城中的百姓已经猜出了南郑城就要打仗了,只是他门还不知道战争离他们有多么近而已。乱世之中,粮食必黄金更加重要,城中的百姓已经经历过了兵祸战事,自然更懂这个道理。城中的百姓都已经开始大肆采买粮食等生活所需,米点粮店也都开始挂上售罄的牌子,等着囤积居奇,百姓的喧闹喝骂声将城中战争的气氛烘托的更加紧张起来。

    杨松作为太守府的常客,守门的卫士自然没有不认识杨松的。可是现在卫士们都已经知道了杨松齐军潜逃,致使前方大军全军覆没的事情,众人对于杨松的作为感到不耻。再加上众人认为杨松现在已经彻底栽了,不会再得到张鲁的重用了,自然也没人对他客气了。

    太守府门前的卫士们看到杨松过来了之后,纷纷掏出兵刃便围了上来。杨松看到众人的模样,心中暗骂声,狗仗人势之辈,然后不屑的笑,举起自己手中的令牌,大声呵斥道:“我乃是汉中太守府长史杨松,你们擅自对我动用兵刃,莫非想早饭不成?”卫士没想到杨松都落难了还这么英气,心中更加不爽了,个卫士出声呵斥道:“你做下了那般事情,弃军而逃致使我大军全军覆没,竟然还好意思自持为长史不成?”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杨松听到此人揭自己的短,顿时心中大怒,杨松眼中寒光闪,然后冷声问道:“是非公道自有主公论处!主公册封我为太守府长史,而你说我不是,莫非你想坐上主公的位子不成?嗯!?”

    “你,……,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军士哪里敢认这个罪名啊,听到杨松的诛心之言后,军士连忙出生反驳。杨松看到军士手足无措的样子,更加不屑的笑,然后说道:“主公见不见我,自有主公决断,你们现在还不敢进去通报,莫非想替主公做主不成?!我就在这里等候,你们快去快回!”

    众人谁敢替张璐做主啊,听到杨松的话之后,连忙向着负重跑了进去。军士到达大堂的时候,张鲁等人还正在议事,军士抽了个空档,连忙上前拜道:“大人,长史杨松在府外求见,现在正在门外等候,请主公决断。”

    大堂中的众人还正在讨论些关于难挣防御的细节之事,听到军士说道是杨松回来了,现在正在府外等候,众人立刻就怒了!好你个杨松!把我们的私兵都给蒸腾完了,还敢抛下大军独自逃命,你竟然还敢回来!这事要是不整死你,老子跟你姓!众人现在刚刚经受了张鲁的敲诈,心中正是愤愤不平的时候,看到杨松竟然证上门来,而且现在主公好像对杨松也不感冒了,众人看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顿时心动了!

    “主公,贼子样送回来了,杨松此人奸诈狡猾,而且精于扣着只能,主公万万不可见他!”

    “对啊,主公,杨松这个小人不过是口舌之徒,石泉之战他弃军而逃,致使我大军全军覆没!现在我南郑马上大战在即,若是不严惩杨松的话,恐怕对我军军心不利!”

    “主公,杨松哪个贼子先是谋划南阳失利,让我军损失了西城要塞和上庸、房陵二地,现在又意孤行,致使我大军全军覆没。主公万万不可听他的谣言啊,请主公将其就地斩杀!”

    众人纷纷出声喝麻了半天,然后人突然拜道:“请主公为我汉中计,请主公斩杀杨松以正军法!”众人看到自己等人纷纷乱语,实在是没其实,可听到此人的话之后,也都跟着有样学样,齐声拜道:

    “请主公为我汉中计,请主公斩杀杨松以正军法!”

    “请主公为我汉中计,请主公斩杀杨松以正军法!”

    “请主公为我汉中计,请主公斩杀杨松以正军法!”

    ……

    张鲁看着眼前的众人也有些犹疑起来,自己该如何对待杨松呢?杀了他?不行,这肯定不行!杨松此次虽然有大过罪不可赦,但是此次损失的都是城中的南郑士族私军,和自己的干系不大、至于说杨松之前谋划西城和南阳的事情,很明显天子对自己汉中已经图谋不轨多时,杨松只是恰逢其会而已,最多也就是让南阳军轻松了点,这个也罪不至死、之前南郑城中都是铁板块,自己没法差劲手去,现在自己好不容易从南阳士族中间打开了个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是汉中两大家族之意的杨氏,自己玩玩不可以轻易放弃杨松啊、

    现在南阳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城中士族说不定那家会有反叛之心,自己还需要个人来帮助自己盯着城中的士族,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不用顾忌背后,全心全意的对付南阳军。再加上南阳军的实力已经炒股了自己,自己也需要留下杨氏来给城中大户做个榜样,来协助自己守城、以及捐献财物粮食。

    张鲁思考了会,想到的都是不杀杨松的理由,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杀杨松的借口,便也拿定了主意,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保下杨松。可是张鲁看着下面波涛汹涌的人群,就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这人也太特么的多了啊,自己若是说不杀杨松,下面的人得把自己吃了吧?而且自己若是说不杀杨松,这些士族便也能看出自己的心思,是为了留下杨松牵制他们,这样的话,自己和这些南郑士族可就彻底撕破脸面了。现在若是如此而为的话,可是有些得不偿失啊。

    不过张鲁转念想,既然杨松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来自己的府邸,想必是已经有了主意。自己还是先想那么多了,先给杨松个见自己解释的机会,先看看他怎么说话,观望他番再下决定。自己只是让杨松来大堂叙,并不是直接赦免杨松的罪过,免其死罪,想来这些士族也多说不了什么。

    张璐身后往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先停下不要说话。众人见此便也停下了自己的呼喝声,只是仍然拜倒在地,没有起身,以此来表达自己等人的无声抗议。张鲁看到众人这番模样,就知道自己选择对了,要是强行为杨松洗脱罪名的话,恐怕还真的有些不好搞了。

    张鲁看到众人不在说话之后,便接着说道:“诸位的心意我是了解的,可是不教而诛是为虐也!本公虽然不才,但是也有几分仁义之名,自然不能因为区区杨松而弱了自己的名声。诸位有理自然声高,既然杨松已经来到了本公的府前,若是我不召见他的话,恐怕世人会以为我和诸位是怕了杨松。我看不如将杨松传唤到府中,由诸位将他说个心服口服再杀了他如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