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巧言如簧
    我擦?你还有仁义之名?你特么的堵塞栈道、隔绝和关中的联系,终于汉室的人恨你入骨,你竟然跟我们谈仁义?到这里就不得不扒一扒刘焉和张鲁的黑历史了。当年刘焉做幽州刺史的时候,对你没看错,就是幽州刺史,刘备、关羽和张飞他们投军的时候,投的就是幽州刺史刘焉。最后刘备又夺了刘焉的儿刘璋的基业,由此便也看一看出刘备做的有多么的不地道了。

    不过刘备帮助刘焉平定了幽州的黄巾,刘焉没给刘备请功,也没有别的表示,这事儿刘焉做的也不地道。刘焉平定了黄巾之后,本来以为以后的日能太平一些了,可是没想到汉灵帝刘宏,没吸取教训,还特么的继续败家。刘焉看到汉灵帝刘宏这个败家玩意儿,将朝廷高的一团糟,朝纲混乱、王室衰微,知道大汉的天下要有打乱了,自己的好日不长久了。刘焉变想找一个地方躲避战乱,等到天下太平了再出来。

    本来留言看着胶州比较偏僻,想去那边躲祸,于是便向朝廷建议:“刺史、太守行贿买官,盘剥百姓,招致众叛亲离。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朝中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然后他本人自请为交州牧,这也就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的一个标志性政策,改刺史为州牧,从此以后汉室便彻底完蛋了,地方州牧都成了一个个的诸侯,彻底的有了跟中央叫板的政治本钱。

    本来刘焉都打算去交州了,可是他突然听侍中董扶益州有天之气,于是便改又向朝廷请求为益州牧。汉灵帝刘宏那会挺器重刘焉的,看到刘焉的请求之后,便又改凤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阳城侯,让他去益州做州牧了。刘焉到了益州,该杀的杀,不该杀的也杀,一阵腥风血雨之后,终于坐稳了州牧的位置。

    刘焉坐稳了益州牧之后,便想到天气的事儿了,变相割据益州先做个皇帝再。于是刘焉便派张鲁去占领了汉中,并且让张鲁截断栈道,隔绝了益州和外面的交通,并且斩杀了朝廷派来益州的侍者,从此之后益州便与中央道路不通了。刘焉又进一步对内打击地方豪强,巩固自身势力,对外防备荆州,从此益州便处于了半独立的状态。留言可以是从汉灵帝的时候就割据天下了,必天下人都早了一步,而张鲁隔绝道路、斩杀汉使,就是益州独立的第一号爪牙。

    所以大堂内众人听到张鲁自己有仁义之名的时候,才会分外的吐槽。大哥,这汉中还是我们帮你打下来的,打击都不是外人,你也特么的太虚伪了吧。就算是想蒙我们,你也找一个靠谱的理由啊!众人听到张鲁的话之后,感觉智商受了侮辱,自然心中十分不爽。

    但是这些话他们也只能在心里暗自吐槽,不能出口来,众人听到张鲁的话之后,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只能捏着鼻认下了,张鲁的法,等到杨松jin ru大唐之后,将他的心服口服再,到了那时张鲁也就没有理由护着杨松了。

    张鲁见自己服众人之后,便军士去将杨松带进来。军士们看到杨松还真的又翻身的希望的时候,连忙变得毕恭毕敬了。这些人都是张鲁的守门卫士,是张鲁的脸面,杨松也不敢苛责太重。看到众人认软之后,杨松便也冷哼一声,跟着军士来到了大堂之中。

    大堂内的众人看到杨松来到大唐之后,都齐齐的拥堵了上来,杨松看到这个情况心知大事不好,连忙呼喝道:“主公令我前来拜见他,你们却拦住了我的去路,莫非不想让我拜见主公,想要违背主公的命令不成?你们想要违背主公之令,莫非想造反不成?”

    打探内的众人听到杨松的呼喝声之后,也都不想应下这份罪名,都回头看了张鲁一眼。杨松确实是自己召见进来的,看到杨松还没有jin ru大堂,便被众人堵住,再听到杨松的话之后,虽然知道杨松是在利用自己,但是杨松的确实极为有道理。张鲁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脸色自然就不好看了。

    众人看过张鲁的脸色不好,怕自己等人又惹怒了张鲁,再被张鲁和杨松两人给合伙坑了,便也都闪开了道路,不敢再阻拦杨松。杨松知道自己得罪的他们越狠,自己便越有利用的价值,自己便约安全。看到众人推开之后,杨松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趾高气昂的仿佛打了胜仗一样的得胜将军一样,向着大堂前面走了过去。

    杨松整理了一下情趣,来到张鲁的面前之后,“扑通”一声,便拜倒在地,哽咽的道:“罪臣杨松拜见主公!罪臣为了报答主公的大恩,求胜心切,一时被查,中了南阳军的埋伏,虽力战之下,但是仍然兵败石泉,致使大军全军覆没!罪臣杨松自知罪无可赦,本应以死抵罪!但是现在南阳军进犯在即,还请陛下允许我战死城头,以赎自己之罪!”

    张鲁听到杨松的话之后,玩味儿的一笑,呵呵,的这不错,求为保大恩、求胜心切就是为了给我打胜仗,来报答我的知遇之恩,才心急咯?呵呵,你特么的骗鬼呢?还虽力战之下,你丫的要是没有撒腿跑了,我跟你姓!你还跟我力战之下,你特么的白白净净的模样,伤疤都没有,你跟我力战之下?

    张鲁虽然也感觉杨松的话有些侮辱自己的智商,但是现在杨松还有用,还不能出事,张璐还得设法保全他,当然不能给杨松拆塔了。所以张鲁虽然心里不爽,但是也不得不捏着鼻,认下了杨松的这些理由。张鲁抚了抚自己赛下胡须,然后道:“杨长史一番话入情入理,令人感动,你们觉得杨长史的想法如何呢?”

    堂下众人现在脑袋已经有些炸了,特么的,你俩玩我们呢?刚才张鲁一弱智的理由,侮辱我们的智商。好嘛,张鲁为君,我们为臣,我们不好主公的坏话,就特么的捏着鼻认下了。现在杨松也用弱智的理由为自己脱罪,关键是张鲁你还特么的就真人了?你特么的敢自己真的相信了?你特么的糊弄鬼呢?!

    众人感觉自己的智商再次受到侮辱之后,顿时有些受不了了,还特么的令人感动?还特么的允许你战死城头?你特么的要是战不死呢?到时候怎么算,你还让我们再看一刀?你特么的休想这么简单过关!!!

    张鲁话音刚落,就见一人上前对张鲁一拜,然后道:“主公,杨松初次出谋,便累的我西城、上庸和房陵三地沦陷,再次出谋,就葬送了我汉中一万五千大军。杨松贼让我汉中丧师失地,实在是罪无可赦,请主公将其正法,以正军心!”

    张鲁听这他的话,貌似认可的点了点的头然后看向张鲁到:“此事长史作何解释呢?若是长史解释不了的话,那本公就不得不给将士们一个交代了!”

    杨松在庄园的几天,已经将这些问题豆思考过了,辞也准备了一些,听到张鲁的话之后,杨松装模作样的哀叹一声,然后接着回道:“哎!回禀主公,这两条罪责,确实是我的罪过。”

    张鲁听到杨松竟然这么乖乖认罪,就感觉有些不科学,果然杨松认罪之后,又是一句,“但是臣虽然认罪确是不服,我第一条计策虽然失败,让我汉中失去了西城、上庸和房陵三地,确实却也让我汉中看清了南阳的狼野心!我的计策实施了不过几日时间,南阳军就大举压境占领了我汉中西城三地,有此便可以知道,南阳早就有了图谋我汉中之心,对我汉中一直有狼野心!要不然南阳军怎么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调集了如此多的大军和粮草,而且还查探清楚了我汉中的城池地理大军不知情况?”

    “这只能明一点,那就是南阳军早就已经在准备此事了!我出谋划策之时,只不过是府中的一个属吏而已,用的情报都是阎圃调查的情报。此时的根源在于,因为阎圃的情报不准,这才造就了这次祸事,我只是恰逢其会而已!但是确实是因为我的原因才造成了如此大祸,所以我认罪但是我不服!”

    张鲁听完杨松的话之后,没有发表意见,而是看向众人问道:“杨长史的这番话语,你等可有反驳之处?”众人听完了杨松的一番话之后,虽然感觉杨松有些强词夺理,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而且当时大家也都认可了杨松的计策,现在阎圃又不在,没人能跟杨松当堂对峙,想到杨松的下一条罪名,大家都没有认可,杨松应该无话可,所以众人也就捏着鼻认了。

    张鲁看到众人无话可,便看了杨松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接着扯。杨松看到张鲁的神色,便接着道:“至于第二条罪责,我也认罪,但是我也不服!当时西城情况不明,我汉中可以是已经陷入危境之中,主公三番五次的向众人问策,可是堂中众人却没有一人能为陛下分忧。在下自知才疏学浅,但是也不能看着我汉中孤立困境之中,这才请命出战,师徒收回西城。无奈在下果真才疏学浅,致使自己性差踏错全军覆没。哎!毕竟这么多的将士因为而死,所以我认罪,但是我心中不服!”

    “主公,罪臣不能在为你效力,不能再为汉中征战,愧对因我而死的将士,心中不甘!最陈庆主公给我一个战死城头的机会,来洗清自己的罪孽!”

    堂中众人听到杨松的狡辩之言,顿时都懵逼了!你丫的要不要脸啊!这是本来就是你惹出来来的好不,你不自己去解决,还让我们帮你去擦屁股啊!众人想到此处,便想要反驳,但是想到自己等人已经放过了杨松的第一条罪过,现在也不能再拿西城的事来难为杨松了。不提西城的事,可不就成了自己等人不肯为张鲁出谋划策,人家这才临危受命的!

    众人想到这里先恨得牙都疼了,都冷冷的看了刚才西城之事的那人一眼。呀呀呸的就这次的事,就足够搞死杨松了,你特么的还扯以前的事干嘛!这次特么的扯出坏事来了吧!这人本来先数了杨松的两条大罪,正在那得意洋洋,突然看到众人都冷冷的盯着自己,顿时也醒悟了过来,连忙缩起脖撞期鸵鸟来。

    你要人家是又计策错误了,可是人家都了自己才疏学浅了,是你们这些有能耐的不愿意上,人家无奈才顶上去的。人家最后又承认了自己才疏学浅才使大军全军覆没,人家都认了,自己等人再揪着不放反而显得有些气了。

    众人彼此看了一眼都没人话,这次不用张鲁在问了,就都知道了这两条大罪让杨松侥幸过关了!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都看到了郑氏家主的头上,让他上前话。郑氏乃是南郑的第三大家族,只在阎氏和杨氏之下,赏赐献出私兵的时候,郑氏就献出了七百人,仅次于杨氏和阎氏,现在自然是对杨氏恨之入骨了。

    这次看到有了整垮杨氏,或许能够取代杨氏成为第二大家族的机会,郑氏自然是十分积极联络众人出了死力,看到现在杨松一番狡辩之下,竟然有了脱离险境的机会,郑氏家族郑宇自然是有些坐不住了。看到盟友不给力,郑宇也只能亲自上前了。

    郑宇上前对张鲁躬身一拜,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杨松,仿佛老朋友聊天一样的问道:“不知长史如何解释,自己弃军而逃,致使大军军心大乱,最后突围不出,而全军覆没的事情呢?”

    之前杨氏一直不如阎氏,所以杨氏是汉中的第二大家族,对于仅次于自己杨氏的郑氏,杨松自然是十分了解。杨松也知道郑氏一直窥伺自己杨氏的地位,经常给自己使绊,当然杨松也一直在打压郑氏,所以郑宇和杨松那已经是恨不得对方出门就摔死的老交情了。

    杨松看道这个老狐狸现在又对自己落井下石,便恨得牙痒痒,真恨自己得势的时候,没有彻底铲除了郑氏!这个老狐狸问题挺刁钻嘛,不过这全军只有我和我的亲兵出了,现在自己以前的亲兵已经被自己打散,杨清不可能背叛自己,你就算是知道事实如此,你有证人不成?难道你还能去问南阳军我是不是逃跑了?就算你问出来了,那特么的是敌军,我还能承认不成?

    杨松毫不在意的一笑,然后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仿佛十分惊讶的道:“什么?我弃军而逃,致使大军军心大乱,最后突围不出,而全军覆没?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个事情呢?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呢?如果是全军覆没的话,郑大人又如何得知的此事呢?”

    郑宇知道杨松肯定不会乖乖认命,肯定会狡辩。蒸鱼还以为杨松当真是刚回来,还不知道降兵被放回来的事,便哈哈一笑,接着道:“哈哈哈哈,想必杨长史有所不知吧?我大军有部分将士也已经逃了出来,要不然我等怎么会知道杨长史的丑事呢?又怎么会知道南阳军来袭的消息呢?现在已经有了认证,杨长史还是乖乖认罪吧!我等会求主公给你一个全尸的!”

    郑宇之所以只是有人逃了出来,而不谁逃了出来,是怎么逃出来的,就是想诈一诈杨宋,让杨松心神失守的时候,自己承认此事。可是杨宋对于那些士族弟的事情已经知之甚晓,自然不会被张宇给诈到了。杨松毫不在意的一笑,然后接着道:“哦?竟然还有人突围出来了?那真是可喜可贺!不知我军突围出来了多少人马?都是哪些兵马突围出来了呢?”

    郑宇看到杨松气定神闲的气色,就知道杨松肯定知道了此事,现在在戏耍自己呢!丫的明知道自己的这些人都是南阳军放出来的,这丫的偏偏突围两字,而且这放出来的人里面其中还有他郑氏的孙。郑宇当然不想开口再这些了,可是张鲁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便给自己的心腹使了一个眼色。

    张鲁的心腹会意,便上前道:“杨长史笑了,郑大人的这些人不是突围出来的,而是被俘虏之后,又被南阳军放出来的。”

    杨松看到终于有人给了自己一个助攻之后,连忙接了上来,杨松假装脸色大变,道:“嗯?什么?郑大人的这些人竟然是被南阳军俘虏后,又放出来的?郑大人难道想以这些降卒的话来定我的罪么?郑大人莫非是在侮辱我不成?”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