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张愧之谋
    张愧来到郡守府的时候,张鲁也被折腾的没有睡着,听到张愧前来拜见,张鲁连忙令人将其请入府中。张鲁虽然得到了军士的禀报,知道南阳军在城外有行动,但是因为没有南阳军攻城,所以张鲁也知道的不太清楚。张鲁看到张愧到来,便问道:“城外发生了何事,可是南阳军趁夜攻城?”

    张愧拜见张鲁之后回道:“回禀主公,南阳军只是前来袭扰,并没有乘机攻城。主公犒赏三军之后,我军士气大振,战意高昂,末将已经将军士分为两部轮番守卫,南郑现在固若金汤,末将必不会给南阳军可趁之机。”

    张愧说完之后,从怀中取出几封书信,正是南阳军**城中的箭书,然后说道:“主公,末将连夜前来拜见,所为的不是南阳军袭城之事,而是这几封书信的缘故。这几封书信乃是南阳军趁夜**城中的箭书,其中内容盅惑人心,末将认为不得不防。书信在此,请主公一观,再作决断!”

    张鲁本来以为张愧前来,所为的应该是南阳军袭城之事。本来看到张愧既然敢下城前来拜见自己,已经是南阳军之事并无大碍,心中还有几分轻松。可是没想到张愧竟然不是为南阳军袭城之事前来,张鲁心中也多了几分慌乱。现在南阳军情况不明,守城乃是第一要务,张愧竟然放下守城之任,给自己送来这几封书信,那么此事定然不可小觑。

    张鲁连忙上前接过这几封书信,然后看了起来。张鲁看完书信之后,心中怒急,大声喝道:“好胆!天子小儿竟然如此乱我人心?!”张鲁发泄完之后,然后看向张愧说道:“三弟,这几封书信想必你也已经看过来,在你看来大哥应当如何决断?”

    书信之事可不止牵扯到城中的百姓军队,可还牵扯到了城中的各家士族,张愧虽然身为张鲁胞弟,可是也不敢妄言。张愧看到张鲁问向自己,然后看了看左右的侍者一眼,没有说话。张鲁看到张愧的眼神,便摆了摆手让侍者退了下去,然后继续看向张愧。

    张愧看到人已经走了,然后接着说道:“主公,……”

    现在张卫已经死了,城中士族不可信任,张愧是南郑城中张鲁最为信重的不二人选。听到张愧的话之后,张鲁摆了摆手说道:“现在已经没了外人,三弟莫要太过客气,直接喊我大哥便可。现在二弟已经亡故,大哥能信重的人,只有你了!为了我张氏的基业,你我兄弟二人定要齐心协力度过此难!”

    张愧本来对张鲁九十分敬重,听到张鲁的话之后,心中感激涕零,拜道:“大哥放心,小弟定不负大哥信赖,定与南郑共存亡,誓死也要为大哥手下南郑!”

    张鲁看到张愧的表现,心中几位满意,连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张愧起身之后,然后接着说道:“大哥,小弟前来府中的时候,已经派出心腹军士在城中搜集箭书,但是南阳军不知**城中了多少箭书,而且位置十分分散,想来定不能将箭书全部搜集完毕,大哥应当早做打算。”

    “现在城中的两万大军乃是大哥的立身之本,先前南阳军气焰正盛、来势汹汹,城中防务便又后来募集的乡勇负责,而我大军在城墙防守。现在昨日之战已经挫动了南阳军的锐气,我大军将士也已经唤醒了身上的血性,想来守城的压力会减少很多。小弟建议大哥可令让乡勇上城墙守城,而调派我部分大军入城保存实力。”

    “调入城中的兵马,大哥可调派三千兵马在城中巡防,再调集两千兵马驻防大哥府中,,再留一下一部兵马驻防大营之中和城中要卡。如此而来,一可保城中无恙和大哥的安全,二可以,震慑城中士族,令其不敢妄动!”

    张鲁听完张愧的话之后,便开始沉思起来,城中百姓没有军械定然不敢作乱,就算是其有作乱之心,也挡不住自己的雷霆一击。城中兵马刚刚经过自己的厚赏,现在士气高昂,应该也可保一时无事。最为关键的就是城中士族了啊,城中士族有军械、粮草和人手,若是其真有作乱之心的话,对于自己南郑可就是灭顶之灾!

    苏固的前例就在眼前,自己不可不防。而且书信当中已经说了有部分士族已经投效了天子,就是不知是真是假!张鲁想到此处,便又想到了之前石泉之战中的那些被放回来的士族子弟。南阳军势大,再加上贾诩也不是易于之辈,谁又能保证那些士族子弟一定没有人投效天子呢?谁又能保证城中士族没有被放归的子弟说服呢?

    张鲁想到此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张愧看着张鲁的脸色,便隐约猜到张鲁在为什么事情发愁,便问道:“大哥可是再为那些放归的士族子弟担忧?”

    张鲁见张愧猜出自己的心思,也想知道张愧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便也没有隐瞒张愧,暗自的点了点头。张愧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思考过此事了,见张鲁果然为此事忧虑,便回道:“大哥,小弟有一策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鲁听到张愧的话,顿时眼前一亮,“三弟又是什么策略直说便可,你我兄弟二人不用担忧这么多!”

    张愧回道:“大哥,如果城中士族想要投效南阳军,那么这些士族子弟定然是其中的关键人物。杨长史虽然现在和城中士族看似水火不容,但是杨氏也是士族之一!小弟认为这些士卒不可再放到杨长史手中,而应该有大哥亲自掌控。大哥可将这些士族子弟收归府中看管,令其不能和外面互通消息,想来这些士族也能够安分一些!”

    张鲁心中也没了更好的主意,思考了片刻便点了点头,“嗯,就这么办吧!等到明日你便进行调防,再以担忧这些士族子弟安全为名,将其从乡勇新军之中调入军中,再一起驻入府中看管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