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初临李氏
    幽州蓟县。

    刘协经过一阵头晕脑胀之后,终于到达了黄巾起义的时期。好在系统还不算是太过于坑爹,好歹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时代。系统给刘协安排的身份乃是幽州蓟县的一家豪强李氏的少主、李牧、李凌峰!所处的时代正式黄巾起义刚刚发生,黄巾军渠帅程远志将要攻打蓟县的时代。刘协熟读三国,对于黄巾起义更加是十分熟悉,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刘协自然也是十分清楚。

    不对,现在刘协已经不叫刘协了,而是应该叫做李牧了!

    这日,黄巾军渠帅程远志在渔阳编练黄巾军马,不日便要南下蓟县的消息终于传来。幽州太守刘焉听到探马禀报黄巾军情,心里大急,连忙召校尉邹靖前来商议此事。

    邹靖说道:“如今程远志部大军五万,我们幽州兵马散布各方,城中兵马不够,不如实行焦土之策,在蓟县与敌决战。如今圣上下诏各地可以组建义军平叛,明公不如张榜,招募义兵,以壮声势!”

    刘焉听完邹靖所说,除了这个方法,刘焉也想不到别的方法了,于是也只能贴出招兵榜文,开始招募义兵以求抵御黄巾军。

    蓟县是幽州首府,城高池深,边地重镇。幽州,古燕国之地,民风彪悍,武风颇重,多是慷慨悲歌之士,北据蛮夷,现在朝中不稳,北方蛮夷多有作乱,所以幽州不缺敢战之士。

    市井多好汉,草莽遗英豪,乡野之间从不缺少人中之龙!

    榜单一发顿时很多人聚集过来,议论纷纷,毕竟身逢乱世,人人都有建功立业之心。其中一个青年长得端是俊朗,身长八尺,一身白衣,剑眉星目,恍惚之间双目中有精光闪过,来人正是被刘协附身的李牧李凌峰了。

    系统给刘协安排的这个角色,平日里为人义气,为人急公好义、武艺高强,在蓟县中颇有名声,周边的乡民都十分尊敬他。不得不说,刘协这次是沾了系统的光了!

    有人看到李牧之后,便说道:“李家郎君,你本事高强,乡中子弟都不是你的对手,想来在这天下也能有一席之地。不知你可有心思组建义军,前去建功立业?我们乡中子弟可与你同去”

    李牧(为了区分开,在这段刘协就用李牧这个名字)为了任务和奖品对于这事肯定是有意向了,但是现在还不是透漏此事的时间。招兵买马都是要钱的啊,好在自己所在的李氏也算是豪强之家,勉强也足够招兵买马了,自己还是得先求得老爹的支持啊!

    李牧看完了榜单,对着众人笑了笑没有说话,便直接回到家中,李牧到家之后,直接拜见老爹,说道:“父亲,如今天下,奸邪当道,荼毒天下,民不聊生,恐怕乱世将至。乱世之中,正是英雄辈出之时。乱世之中,最重军权,现在朝廷令各地组建义军平黄巾之乱,此乃天赐良机。我想组建义军,除贼安民,实现心中的志向,不知父亲如何看。”

    李忠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模样,满满的点了点头。李忠早知孩儿心有大志,现在看到自己儿子透漏胸中志向,便说道:“我知道你心有大志,如今乱世将至,也是我李氏出世之时。你且跟我进来,我交给你一些东西,也算是给你一番助力。”

    李牧听到老爹的话之后,便跟着他走了出去。只见李忠走入祖祠中,祖祠中桌上供奉着李氏先祖的排位,几根蜡烛在发出微弱的烛光,李忠拿起香筒自己抽出三根,也递给李牧三根,在蜡烛上点燃,对李牧说道:“来,先给祖先上几根香,以求先祖庇佑!”

    李牧跟父亲祭拜过先祖之后,把香插入香炉之中,青铜的香炉上雕刻着一些图案,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李忠用手把桌上香炉转了三圈,只见一间密室便应声打开。李忠摆了摆手,便让李牧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密室就在祠堂的地下,面积也就几平而已,上面供奉着一个牌位,前面兵器架上搁着一把剑和一个长戈。

    父亲照旧上了三炷香,李牧这时才敢抬起头,看清牌位上一个名字:武安君白氏起。

    李牧看到这个排位,十分惊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李忠看到看着他惊讶的眼光,便对他说道:“牧儿,本想等我老了,再告诉你这件事。但是你心有大志,我也只能先告诉你了。我族本是武安君(白起)之后,先祖遭秦王猜忌自刎后,我们这一脉便改姓为李氏,逃到燕国一直传承下来。不想二世之后,秦便被汉所灭,我李氏乃是故秦臣子,所以我们李氏一族便一直隐居没有出仕。现在恰逢乱世,牧儿你心有大志,我李氏也到了正当出世的时间,你先跟我祭拜先祖先灵。然后拿着先祖的配剑和长戈去建功立业吧。”

    李牧看着牌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缓了一会,看了看父亲说道:“没想到我李氏一族乃是武安君后人。”李牧拜过先祖之后,便拿起兵器架上的兵器查看了起来,只见其中的佩剑尚在鞘中,另一柄长戈却是锋芒毕露,只见丰瑞之上寒光闪闪,隐有杀气蓬勃而出,端是好兵器。

    李忠说道:“这对兵器乃是先祖得到一块天外陨石交于秦朝最好的大匠制作而成,戈长丈八,重六十四斤,你一直修炼族中功法双臂有数百斤之力,用这兵器正好,不要埋没了先祖的英明。家族之中多年生聚,如今有些家资,城外庄园也有粮草,你可以用此来招兵买马。”

    李忠接着又从旁边书柜拿出竹简递给他:“这是家祖所写的兵书战策,记载先祖的用兵之法和亲军白衣卫的练兵之法,家祖曾靠这五千白衣卫横行百万军中,你一定不可坠了先祖名声,就交给你好好揣摩学习了。”

    李牧接过竹简,看了看道:“父亲放心,牧儿必不负父亲教诲,和先祖的英明。”

    两人说完之后,李牧便跟父亲走出密室,出了祖祠。

    李牧出来之后,看向李牧说道:“父亲,我先去街上打听消息,如今刺史下令组建义军,我且看看有没有豪杰来到蓟县,可以相邀一起共谋大事。”

    李牧出了家门之后,想道:要想练军必须要有军械粮草,练军之法和大将。现在自己本来就有成军之法,又得到了白起的成军之法,可以说是举世无双也有了。但是在乱世之中,人才才是最重要的。双拳难敌四手,不管是自己想要完成任务,还是想要获得大量的奖励,都需要找一些英雄豪杰来帮助自己。而且若是能够收复文臣武将的话,奖励肯定会十分丰厚,九路乃是消息畅通的地方,自己还是先去酒楼打听一下,看看附近郡县豪杰之士的动向。

    刘备、关羽和张飞三人的动向自己倒是知道,可是现在时间已经晚了,三人已经结为兄弟了,再加上刘备这人野心很大,自己不一定能够玩儿的过他,这次自己完成任务,获得太平要术才是重中之重,否则自己若是魂飞魄散那可就完蛋了。自己还是先不要招惹刘备为妙,还是先招揽别人去吧。

    李牧一边想着此事,一边便依照记忆中的卢锡安,来到蓟县最大的酒楼之中探听消息。李牧在酒楼中坐下,便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只见酒楼之中,精致典雅的黑楠木柱梁,雕梁画栋,巧夺天工,还有阵阵熏香气味传来,看起来十分风雅别致。

    幽州本来就是游侠聚集之地,在这间酒楼之中,自然也多是佩剑带刀的游侠儿,此时大家都在议论刺史贴出找冰棒,招募义军平定黄巾叛乱之事,众人说笑之间,不时还传来大笑之声,看起来十分热闹。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酒楼是乃是幽州豪强公孙氏的生意,便也没人敢在酒楼中闹事。

    说起这公孙氏,那乃是幽州一等一的豪强。

    公孙氏乃是幽州辽东之地首屈一指的门阀,族中多有英杰,公孙瓒、公孙度更在朝中为官,都是英雄豪杰。

    现在的白马将军公孙瓒还没有后面,面对袁绍时候的落魄,公孙瓒此时手下三千白马义从纵横无敌,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三千白马义从清一色的全是白色的战马,背跨雕弓手执长枪,人人能骑善射,对公孙瓒忠心耿耿每逢战时均高喊:“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白马义从冲锋起来勇不可当,死不旋踵,是不可多得的百战精兵,每个白马义从放在寻常兵众中都可为十夫长百夫长,逢战是便可扩充起数万大军。

    公孙瓒更是师从大儒卢植,相貌英伟,有万夫不当之勇,曾率数十白马义从出巡逻关塞,遇到千人鲜卑骑兵,手执长矛策马带队冲入鲜卑队伍,杀伤数百人,追亡逐北数十里,杀得鲜卑人以此为戒,再不敢轻易越进关塞。

    李牧随便点了一壶酒,几个下酒菜便听起旁边酒客议论起来。

    “听说了么,现在朝廷大军已经开到九州各地平叛了,各阀精英子弟也统帅义军参与平叛了”

    “哪有什么稀奇,宝物动人心啊,天书三卷,太平要术,得之可得天下啊,听说袁阀天骄袁绍袁本初在冀州,袁术袁公路在宛城都组建义军讨伐黄巾,这要是让袁阀得了天书,这天下是姓刘还是姓袁啊”

    “禁声,禁声,袁阀也是你我可以讨论的。”

    “罪过罪过,喝多了,喝过头了,我先回家了。”

    李牧听着众人议论,不禁也有些好奇,这天书三卷有这么厉害?难道这处的时空和自己所在的时空有些不一样?不过根据自己的记忆,一些历史情况倒是都能对应的上,自己只要小心行事,想来应该不会有打的差错。

    不过想来张角得到天书之后,便以此天书,十年聚的数十万众,如此来看的话,这太平要术确实也不可小觑。再加上系统都需要天书来完善自己,看来着天书应该不简单,自己得到之后,一定得好好研究研究天书。

    可惜张角麾下没多少识兵之人,不然还真可能让黄巾得了这天下。不过自己乃是汉帝,这张角还是败落的好,自己只要天书败的什么都不管,张角你遇到我,也只能算你倒霉了!

    正在李牧考虑此事的时候,这时酒楼外面突然进来一伙商人。李牧抬头看去,根据自己的印象,倒是认出来了这几个人。这几个人乃是中山大商:一名张世平,一名苏双,二人经常来北地贩马,是酒楼常客,之前与李牧有些交情。

    正在李牧想要招呼他们的时候,突然有酒客问道:“你二人不是前些日子刚贩马回去么?怎么这么快又回蓟县。不会是遇到黄巾,把马匹抢了吧?”

    张世平回答道:“哈哈哈,兄弟说笑了,黄巾军主力还没有到达蓟县和涿郡附近,我们商队也有一些实例,怎么可能让马匹被黄巾军轻易抢了去。不过这些马匹虽然抢是没被抢,但是也没有卖出去,这些马匹乃是被我兄弟给送人了”

    要知道张世平所贩卖的马匹可都是良驹,都可以作为战马,现在乱世降临,这些马匹更是尽归。酒客听到张世平的话,都好奇的问道:“那可是数十匹良马啊,南边可不比我们这里马匹充足,价格比较便宜。不知兄台送谁了啊?”

    张世平讲到:“说起来诸位应该都知道,确是涿郡豪杰刘备刘玄德。”

    得,省了自己问了,自己且先听听刘备现在到底情况怎么样了。自己还打算借助程远志的黄巾军来扩展自己的实力,以求能够有获得天书的本钱。可不能让刘备领先自己太多啊!现在张世平已经给了刘备战马,想来刘备应该已经起兵了,自己也得抓紧时间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